发展经济学的基本原理
金融保险是经济体系的血脉
企业家畅谈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用合伙人模式赋能产业经济
长三角营商环境水平最高

发展经济学的基本原理

2019-08-31 14:19 主页 来源:未知
发展经济学的基本原理


01、“发展”是“落后国家的较快增长”
长期以来,经济学家似乎一直没有阐述清楚的一个问题是:增长理论与发展经济学的差别是什么?为什么有了一套增长理论,还要有一套发展经济学理论?它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打开每一本发展经济学的教科书,前言都要讨论这个问题,但似乎都没有说清楚。有的人说,增长理论只涉及GDP增长,发展经济学还涉及制度的变迁、社会的进步等。但是,现在的增长理论已经把制度改革、制度效率的提高作为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了,已经不是过去的理论那样仅仅讨论劳动和资本这两个要素了。这样一来,两者的区别不就消失了吗?至于说到社会和文化的进步,它们一直与经济增长相关,但一直是社会学和人文学科研究的专题,经济发展理论从来不应该“入侵”到别的学科领域“包打天下”。
那么,发展经济学与增长理论的差别究竟在什么地方?发展经济学的特殊研究对象究竟是什么?
这几十年,经济在发展,我们都身在其中,我们研究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发展”这个概念的特殊含义。它的特殊性就在于,发展是落后国家的增长!发展经济学所研究的特殊对象是落后国家的经济增长!所有国家的经济增长,有其共性,比如都需要劳动,需要资本,需要技术进步和制度改进。但是,落后国家,处处落后,要什么没什么,有劳动力但缺少教育,收入低,资本少,技术落后,缺乏创新能力,体制上存在许多缺陷,不会管理企业和开拓市场。但是,落后国家还得增长,还得在已经被发达国家占领、“瓜分”了的世界市场上“挤出”一个份额。而且,落后国家还要增长得比发达国家更快,因为只有增长速度更高,才能够缩小差距、实现追赶,才能够实现“趋同”。如果美国每年人均收入增长3%,落后国家也增长3%,那永远不能缩小距离,就只有增长,而没有发展!这就是发展经济学要研究的“发展的悖论”:落后国家处处落后,还要比发达国家增长得更快!
另一个只是增长而不是发展的情况是,200年前英国的经济水平可能还不如我们现在高,但是那个时候英国不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不是“发展”的问题,因为没有比它更先进、更强大的竞争者。而我们今天要面临的问题是,在世界市场已经被发达国家、被跨国公司所占领的情况下,还要挤进去,要追赶,要逐步接近前沿,要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时候会遇到一系列的问题,包括今天遇到的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遇到的华为的问题。这就是发展的特殊问题,也是发展的特殊难处,更是“发展悖论”的一个内容。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发展经济学所研究的就是落后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关系问题,就是研究落后国家在发达国家已经占领市场的前提下,怎么实现增长的问题。这就是今天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我们今天可以进一步地看到,发展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开始的时候,因为处处落后难以实现持续增长,然后,克服困难发展起来了,有了一定的实力,但又会遇到新的难题:除了继续存在来自强大对手的竞争之外,发达国家还可能会动用非经济手段,动用国家机器“打压”我们的企业,抑制发展,甚至进行技术封锁,打贸易战、技术战,尽管这还不是真正的军事战争。
只有在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的关系中,才能理解所谓的“发展问题”;只有在这种国际关系背景下,落后国家如何实现增长才算是“发展经济学的问题”,而只讲一国自身就只是增长理论的内容。
02、“增长的要素”
发展经济学与增长理论的区别就是:增长理论是“一般理论”,它研究任何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要想实现经济增长,都无一例外需要拥有那些“增长的要素”;而发展经济学是一个“特殊理论”,即在一般理论的基础上,特别地研究落后国家的经济增长。下面,我们首先深入分析“增长的要素”,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的差别。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研究落后国家如何发展,如何利用好“发展的要素”。
最近几十年,增长理论本身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增长的要素已经由最初大家知道的劳动和资本,拓展到把技术进步、制度进步都作为增长的要素。最初,生产函数、增长模型当中只有两个要素,即劳动和资本(转化了的物质资源)。后来,人们开始用技术进步来解释计量模型中无法被劳动和资本所解释的“残值”,即“全要素生产率”。再后来,随着制度经济学的发展和人们对现实中制度改进导致效率提高的认识的深化,越来越多的理论把制度分析纳入主流的经济增长问题的分析中。因此,现在研究增长理论已经不仅包括两个生产要素,可以说是包括四个“增长要素”。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现在研究增长和研究落后国家的发展时,我们的眼界要超出劳动和资本本身,不仅是人口和储蓄导致增长,资本积累导致增长,而且更加关注技术进步,关注制度改革,这也是我们这些年正在做的事情。
从这个角度来看,落后国家即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差异就在于要素禀赋结构的差异。落后国家可能是劳动力人数不少,但是教育水平较低,算下来“人力资本”并不多;落后国家收入低,资本积累的水平就低,也就是“没钱”。更重要的还在于,科学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上的差别,以及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效率的差别。总之,前面所说的“处处落后”这句话的含义在于:落后国家之所以落后,是因为它们的增长要素结构的落后,优质要素较少。收入水平低,产业结构落后,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要素结构”落后才是最深层次的原因。
发达国家往往是在增长要素的四个方面都处在领先地位,而发展中国家在这四个方面都处于不利地位。40年来,中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在技术上仍然有短板,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仍然不高。在最近中美贸易摩擦、美国打压华为等事件中,可以看出,由于我国的科技创新仍处在追赶过程中,许多关键技术还较落后,才容易被发达国家“卡脖子”,这仍然是弱项。我国体制改革进行了40年,但是仍然有很多要改的东西,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还是不充分、不健全,经济效率仍然较低。我们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最关键的还是怎么深化体制改革,真正发挥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增长理论基本的内容说明了差距所在。发展中国家要看到这些差距,在最基本的层面上制定发展战略,从落后国家的角度来思考增长问题,认真思考如何大力发展教育,培养和吸引人才;思考如何发展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有效利用资本;思考如何发展基础科学研究和底层技术研究,如何形成有利于科技创新的体制机制;思考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样才能持续发展,别人想扼制但却无法扼制我们的持续增长。
这里需要再强调的是要素结构与经济结构的关系问题。过去人们知道GDP只是一个表面的指标,所以需要更多关注经济结构,较好的经济结构才会产生价值较高的收入。但是,经济结构取决于要素结构,或者说是“要素禀赋结构”(禀赋在这里的意思是到今天为止你拥有的东西),包括技术水平、体制效率、人力资本结构以及资本积累水平。要想有更好的、更高级的经济结构,你需要去努力发展和增长那些优质的要素,改善这些要素结构,这样才能够真正获得持久的增长。而不是像大跃进那样,以为只要大炼钢铁,有了一个经济结构的飞跃,就可以成为强国。由于要素结构没有变化,这种赶超的结果只能是浪费大量资源,并不能真正改变经济结构。如果基础性的要素结构没有改变,而只是经济结构人为地发生短期的改变,则最终是不可持久的。20世纪50年代的现象是大炼钢铁、重工业赶超,最近这些年的现象是“提升服务业比重”、唱衰制造业,都是同一类型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