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纪事
瑞银大降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欧盟经济火车头或陷入衰退
韩国经济陷入内忧外患
充分下沉 AI赋能实体经济

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纪事

2019-09-05 15:31 主页 来源:未知
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纪事


  赶超,跨越。70年间,新中国这个现代化的后来者交出的现代化答卷,令人惊叹。当人们探寻中国现代化的动力,寻找“中国奇迹”发展秘笈时,浙江无疑是最为典型的样本之一。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浙江实现了从经济小省到经济大省的历史转变——地区生产总值(GDP)从1949年的15亿元、1978年的124亿元跃升至1991年的千亿元、2004年的万亿元,2018年达56197亿元,超过2017年居世界第18位的荷兰,连续23年稳居全国第四。
 
  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凭借体制机制创新的先发优势,实现了从农业主导经济向工业化经济的转变,成为全国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之一。进入新世纪以后,在“八八战略”的指引下,历届省委、省政府抓住机遇,充分运用资源要素和环境严重约束形成的“倒逼机制”,率先推进经济转型和高质量发展,成功实现从传统的工业经济向现代服务型、创新型、数字经济的转变。
 
  观察浙江发展理念、发展方式、发展格局的这一历史性转型,我们不能不感叹:紧缺和约束,不局限于浙江;成长的烦恼也是谁家都有;“倒逼机制”也没有一个模式,更没有文件要求浙江实行“倒逼机制”。但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精心谋划、扎实推行的“倒逼机制”,成了浙江人勇立潮头的制胜法宝,也成就了今日高质量均衡发展的浙江。
 
  倒逼,逼出浙江经济新质地
 
  从被“倒逼”转向主动选择,逼出了“腾笼换鸟”、提升内涵的新思路,逼出了“借地升天”、集约利用的新办法,逼出了节能环保、循环经济的新转折,从而用“倒逼”之“苦”换来发展之“甜”,争取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飞跃。
 
  ——摘自《之江新语》
 
  钱塘江南岸,杭州滨江区阡陌路,这里集聚了包括海康威视、华三通信、安恒信息等一批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的科技企业。2018年,该区数字经济实现收入3070亿元,比上年增长17%。
 
  钱塘江北岸,杭州玉皇山脚下,一座江南园林若隐若现,富有古典韵味的中式建筑鳞次栉比。这里是近年声名鹊起的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各类基金管理公司在此办公,管理总资产达11200亿元。整个浙江,百个特色小镇的布局已经呈现。
 
  时光倒退20多年,滨江还只是萧山的三个镇,玉皇山南则是一片城中村和旧仓库。如果追溯到新中国成立之前,这些地方要么是农田,要么是荒地……而今,这些仍然带有集群化块状经济特点的新型平台,相对浙江传统块状经济而言已是今非昔比。
 
  新中国成立70年,与迅速增长的经济总量相对应,浙江的产业结构经历了从低层次逐渐优化升级,从落后的农业经济向先进的工业经济、数字经济转化的过程,三次产业增加值比例由1949年的68.5∶8.0∶23.5调整为2018年的3.5∶41.8∶54.7。
 
  浙江人明白,今日发展之“甜”,源自从前“倒逼”之苦!
 
  直至本世纪初,块状经济还是浙江经济的代名词。20年间,浙江经济结构已经发生重大变化。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三新”经济(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增加值占GDP的24.9%。2018年省两会,政府工作报告郑重宣告,浙江发展方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步入新世纪,率先发展的浙江,最早遇到了缺地、缺电、缺水的窘境,要素瓶颈让发展难以为继的警告正在变成严峻的现实,一些企业几乎被逼到了生存的边缘线上,“增长的极限”拷问着这片发展的热土。
 
  正是在此背景下,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正式提出“凤凰涅槃、腾笼换鸟”,坚定不移推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和增长方式的根本性转变。
 
  “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这话说得绝对了些。但世上有些事确实是‘倒逼’出来的……”针对当时普遍存在的认识误区,习近平在《之江新语》中这样写道,“现在,国家实施宏观调控政策和现实经济活动中资源要素瓶颈制约形成了新的‘倒逼’机制,实际上这也是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的一个契机。”
 
  从高增长中看到了高代价,高增幅中看到了不平衡,要充分运用资源要素和环境严重约束形成的“倒逼机制”,着力推进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的转变。很快,全省上下统一了思想,“腾笼换鸟”成为全省各地落实科学发展观、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一个战略性路径抉择。
 
  思深方益远,谋定而后动。遵循“凤凰涅槃、腾笼换鸟”的“倒逼”思路,浙江一手加快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一手淘汰落后产能。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巡视员凌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浙江淘汰和限制的“落后制造”项目,在其他许多地方仍旧是招商引资的重点。“其实就是自我加压,自己逼自己,这也使得浙江的产业结构调整早走了一步。”凌云深有感触地说,浙江经济能有今天的成绩,就是一以贯之地在“倒逼机制”下,主动淘汰落后产能,持续培育新兴产业。
 
  2008年,就在转型升级稳步推进之时,一场国际金融危机不期而至。浙江经济何去何从?是为了保住GDP增长而暂时放缓转型升级步伐,还是立足长远咬定转型升级?浙江省委提出:环境保护的“硬杠杠”不能宽,节能减排的“紧箍”不能松,困境中更要咬定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