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经济保卫战到三大攻坚战
经济逻辑:工匠是“精” 客户是
看河南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展
推动实体经济融资“量增价降”
降准0.5个百分点以支持实体经济

从上海经济保卫战到三大攻坚战

2019-09-08 16:02 主页 来源:未知
从上海经济保卫战到三大攻坚战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当天,军管会成立,陈毅任主任。接管上海任务复杂艰巨,毛泽东直言不讳:“进入上海,中国革命要过一大难关。”
 
  所有接收材料名单送到陈毅手中,现状与预想的大不一样。粮食分摊到每人仅5.5公斤,不足一星期的供应量,煤也不够烧一星期。存放在上海中央银行的黄金和银元被搬运一空,只留下了几近废纸的21万亿元金圆券。
 
  金融稳,城市才能稳。军管会确定人民币为唯一合法货币,在1949年6月5日前完全废止金圆券,以1元人民币折合10万元金圆券的比率进行兑换。
 
  上海市民用金圆券兑换完人民币后转身就去买粮食、布匹等,但南京路上四大百货公司竟然用银元标价,拒收人民币。有人叫嚣:“解放军可以打进上海,但人民币进不了上海!”
 
  侦察人员查明操纵黑市的投机分子,6月10日,时任淞沪警备区司令员宋时轮率士兵抓捕了1500多名投机分子,抄没黄金3642两、银元39747枚、美元62769元。
 
 
  银元投机的路被堵死后,投机商又疯狂囤积大米、棉纱和煤炭,带动新一轮涨价风。党中央及时调运各省物资,米、棉、煤源源不断进入上海。1949年11月,全市统一平价抛售筹措到的所有物资,物价基本回到了正常水平。
 
  上海经济保卫战,“其深远意义不亚于淮海战役”。能不能管理好城市,是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必须面对的课题。在解放前后的半年中,“上海经济保卫战”乃至全国的经济保卫战,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显示了从农村走向城市的中国共产党,有信心也有能力攻克这道难关。
 
  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是前人没有干过的崭新事业,类似的课题、难关还有很多。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坚定信念,为国家谋富强,为人民谋幸福,什么问题是拦路虎,就攻坚解决什么问题。
 
  改革开放后,中国逐步开始向市场经济转型,价格改革成为整个经济体制改革成败的关键。此前三十年,中国实行高度集中的价格管理体制,生产企业无法自主决定价格,加上固定的生产计划带来的供需不平衡,成为制约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一大难题。完善市场机制,必须啃下价格这块“硬骨头”。
 
  1980年,在国家鼓励开展“多种经营,以副养农”的政策下,北京市海淀区永丰公社亮甲店村第三生产队成立了皮件加工厂,制作皮包等产品。第二年,队长丁宝和又带人外出学习服装加工技术和经营管理,成立亮甲店村服装厂,开始加工外销订单。
 
  1988年4月开始,国内一系列价格改革方案出台,部分副食品、原材料、小商品价格逐渐放开。亮甲店村服装厂决定在国内市场闯自己的品牌,“绅士”衬衫随之走进了商场,从5元一件,增长到7元、9元、10元、13元,这家服装厂抓住了内销商机。
 
  改革进程从来不会一帆风顺,价格改革引起了很大震动。邓小平说:“理顺物价,改革才能加快步伐……中国不是有一个‘过五关斩六将’的关公的故事吗?我们可能比关公还要过更多的‘关’,斩更多的‘将’。过一关很不容易,要担很大风险……但是物价改革非搞不可,要迎着风险、迎着困难上。”
 
  事实证明,“价格闯关”确实是“过五关斩六将”。中国共产党根据现实情况出台相应的措施,逐步放开价格,推动改革一步步前进。到1993年,中国社会零售商品总额的95%、农副产品收购总额的90%,以及生产资料销售总额的85%,都放开价格由市场供求决定。
 
  在这股浪潮中,亮甲店村服装厂改名为绅士服装有限公司,丁宝和也由厂长成了董事长。绅士衬衫继续丰富产品种类,提高生产工艺,立志做世界上最好的衬衫。
 
  “价格闯关”最终成行,“用市场价格机制配置资源”从此成为中国经济制度的基础,市场活力得以迸发。经过40多年发展,中国经济创造了持续高速增长的奇迹,经济总量已经稳居世界第二,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
 
  发展速度上去了,发展质量也要提高。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这些都制约着高质量发展,只有攻下最难的堡垒、啃下最硬的骨头,全面建成小康才是真正的全面,才能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在四川、云南、贵州三省交界处的乌蒙山区,世代生活着汉、彝、苗、白等众多民族,村庄毗邻、鸡犬相闻,被叫做“鸡鸣三省”。赤水河和渭河相汇于此,悬崖陡立、激流深壑,曾为红军长征一渡赤水创造了有利条件,但如今也给群众脱贫致富带来很大阻碍。
 
  这里昼夜温差大,清甜的冰脆李是特产。悬崖一侧的四川叙永水潦彝族乡,祖祖辈辈都种李子树。水潦卖2元钱一斤的李子,运到对岸云南镇雄县城就能卖5至8元。但一背篓李子四五十斤,背下山坐渡船过河后又得爬山,中间还要蹚过一条河,两天一夜才能到。煤炭等大宗货物运进来也只能依靠人力背运。
 
  修桥,是两岸群众多年心愿。但在如刀砍一般、垂直高度达到180米的绝壁上开“天门”,谈何容易。
 
  脱贫攻坚,解决贫中之贫、困中之困。2016年7月3日,鸡鸣三省大桥正式开工。大桥主跨180米,为悬臂扣挂悬浇拱桥,是西南地区第一次采用这种高难度工艺施工的拱桥。中心点桥面距离河底有50多层楼高,拱座开挖土方量达12万方。全桥起重吊装作业全靠吊装系统施工,弃土也需垂直调运。
 
  塔吊操作员张春华夫妇,每天处在整个工地的最高点,距离水面256米。张春华30岁时开始跟丈夫陈世军学塔吊,第一次爬上去时,丈夫在前,她在后,塔吊晃了一下,她吓得不能动弹。如今她看着256米的落差,一看就是一天,也不觉得怕了。工地两岸各有一个塔吊,张春华在云南一侧工作,丈夫在四川一侧工作。张春华说,“人家隔一条银河,我们隔一条赤水河”。
 
  经过3年奋战,2019年7月7日,鸡鸣三省大桥主拱合龙,乡亲们爬上山头观看,大桥上“传承长征精神,决胜脱贫攻坚”几个字格外显眼。“越赤水,通云川。”大桥有望在今年年底正式通车,到那时,去河对岸开车仅1分钟,步行只要300米。
 
  70年,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艰苦奋斗、攻坚克难,一步步走到今天。夺取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新胜利,还有许多雪山、草地需要跨越,还有许多娄山关、腊子口需要征服。
 
  五千年中华文明孕育出中华民族不畏艰难、进取拼搏的精神与品格。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向着民族复兴伟大梦想前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矢志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