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瞩目的降息,为何迟迟不来
调整步伐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改善和加强对东北振兴金融服务
经济放缓格局变化风险加大
四方面数据显示中国经济良好

万众瞩目的降息,为何迟迟不来

2019-09-19 18:25 主页 来源:未知
万众瞩目的降息,为何迟迟不来

在经济疲软、贸易摩擦、区域性冲突的持续影响下,包括美国、俄罗斯等发达国家在内的全球大部分国家均采取了不同程度的货币宽松政策。

随着中国最近一次降准政策的实施,国内对于中国即将步入降息周期的呼声日益高涨。

但现实总是和人们的预期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中国式降息未能如期而至,究其原因,大概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

流动性工具饮鸠止渴?

从以往的几个降息周期来看,降息这个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2008年以来,中国基本经历了三次真正意义上的降息周期,2008年下半年-2009年上半年大幅下调基准利率与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为了应对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但由于当时实体企业的经营风险较大,市场整体的风险偏好较低,央行释放的大量流动性并没有渗透进经济实体中,反而大部分最终流入了房地产市场,推高了房地产市场的整体性泡沫,一定程度上主推了中国经济长期被房地产行业绑架的局面;

2011年年末小幅下调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2012年以后恢复平稳走势,由于调整幅度不大,对当时经济和市场的影响不甚了了;

2014年下半年-2015年上半年大幅下调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由于外汇占款的下降带来了基础货币投放的下降,使得市场中的整体流动性偏紧,只能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加大基础货币的投放量。

万众瞩目的降息,为何迟迟不来

 

但由于经济还未企稳,消化如此大量的流动性还为时尚早,再叠加资本市场尚未成熟的监管政策及国际热钱的推波助澜,推高了资本市场的泡沫,使得上证综指已接近市场有史以来的高点,但没有经济基本面支撑的股市终究还是昙花一现。

通过以往的历史经验来看,在经济基础尚不牢固的情况下,一味通过加大市场流动性来推动经济总量的提升,而不注重经济质量及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无疑是饮鸩止渴。

对于流动性的释放要根据实体经济的实际需求,采取量化式、渐进式的货币市场调节工具,如公开市场操作、MLF(短期借款便利)、SLF(中期借款便利)、PSL(抵押补充贷款)等,可以调节金融机构向央行融资的成本,引导其向需要提供支持的实体经济部门注入低成本流动性,以降低特定实体经济部门的融资成本。

降息并不迫切

从当前的利率市场化政策来看,降低基准利率好像显得并不是那么迫切。

首先,参照基准利率及存款准备金率的走势图来看,目前的存款准备金率和基准利率水平均处在历史的相对较低水平,存款准备金率为13%,银行基准贷款利率为4.25%。

更重要的是,从央行近期发布的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形成机制来看,这次改革的主要措施是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提高LPR的市场化程度,发挥好LPR对贷款利率的引导作用,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LPR价格是每月20日由各报价行基于MLF(中期借款便利)向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中心集中报价产生的,最近一次公布的一年期LPR4.25%,5年期LPR为4.85%。

但为配合国家针对房地产市场调控的需求,目前针对首套房贷的利率是不能低于相应期限的LPR,二套房贷的利率上浮60个基点,同时贷款银行可以根据本区域房地产市场形势及借款人风险状况确定房贷利率加点数值。

经过加点之后的房贷利率基本上没有太大的下调空间,保持在稳定的水平,而针对企业的贷款可以根据企业客户的资质,采取有差别化的贷款利率,如果是优质的客户,可以采取LPR报价利率为优惠贷款利率。

万众瞩目的降息,为何迟迟不来

 

由此看来,未来的政策趋势是管住房贷利率,放开企业贷款利率,使利率逐步走向市场化,形成实体经济发展的长效机制。

降息时机还不成熟

从当前的经济基础和市场环境来看,降息的时机还不成熟。

一方面,相对于6%左右的经济增速,近期的CPI已经连续6个月时间保持在2%以上了,特别是近日公布的8月份CPI已经达到了2.8%,通胀水平相对较高,如果在CPI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贸然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可能会对当前的CPI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将经济推向滞胀的危险境地。

另一方面,为了应对美国单方面挑起的贸易战,近期的人民币汇率出现了明显的贬值,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贸易关税增加给中国出口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国家采取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形成机制的体现,如果在此情形下,再施以较大力度的降息政策,势必对人民币造成较强的贬值预期,带来国际资本大量的撤离,进而造成宏观经济和投资市场较大的波动。

万众瞩目的降息,为何迟迟不来

 

以上两大因素,成为近期阻碍中国采取降息政策的最主要因素。

综上所述,身处全球降息潮的大背景下,中国降息政策的出台仍需谨慎客观,在经济结构转型、创新经济接棒传统经济的过程中,重要的是引导资金对标实体经济,有效降低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而不再像过去那样采取大水漫灌的货币政策,推高的不是经济增速,而是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资本市场的泡沫、消费市场的通胀。

中国虽未采取降息政策,但自2018年4月以来,央行已经连续五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在一定程度上抵御了经济衰退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