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气最大的城市,GDP排省内第一
电商成为浙江经济发展的金名片
数字经济为“一带一路”增添新动
网贷左手备案右手清退
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力度加大

经济学家:中国不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2019-03-29 11:43 主页 来源:未知
经济学家:中国不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不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外界总是盯着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因为大型经济体几十年保持每年10%的增长率是空前的,而中国从1980年到2011年间就做到了。但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年均增长率降到了7.2%。李克强总理在最近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将2019年的增长目标定在了6%至6.5%的范围。

对于“中国怀疑论者”来说,这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时刻。这似乎印证了可怕的中等收入陷阱的警告——快速增长的发展中经济体在第一次尝到繁荣的甜头时,往往会回到一个弱得多的增长轨道。对这一现象的早期研究在预期方面是准确的:随着人均收入进入1.6万美元至1.7万美元的区间(按2005年美元购买力平价算),可以预期持续的经济增速将放慢大约2.5个百分点。

对于“中国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的判断,笔者有以下五个理由驳斥。

第一,中等收入陷阱可能根本不存在。中等收入陷阱是兰特·普里切特和劳伦斯·萨默斯基于对125个经济体在1950年至2010年间表现的广泛实证研究得出的结论。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结果是增长不连续和均值回归的强烈趋势。在最近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萨默斯进一步评估了快速增长的发展中经济体可能出现的结果,他将经济放缓的任何逆转都称为仅仅是缩小“后奇迹时代差距”的一种趋势。毫无疑问,统计上呈现的这种周期性增长差距,与陷入增长陷阱、不能自拔的状况大不一样。

第二,将陷阱门槛固定在1.6万至1.7万美元的区间或许是一种很好的文学手法,但在动态的全球经济中,这基本没有实际意义。自2012年有关中等收入陷阱的早期研究发表以来,世界经济增长了约25%——收入标准也应相应提高。

第三,并非所有增长放缓都是同一回事。从一个经济领域向另一个领域的结构性转变会让人觉得增长中断了,而实际上可能是有意实施再平衡政策的结果。当今中国正从增长较快的制造业和其他第二产业向增长较慢的服务业(第三产业)转型。如果这种转变是中国战略再平衡的预期结果,增长放缓就不那么令人担忧了。

第四,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挑战,远比增速放缓是缺口还是陷阱来得重要。中国确定了要从进口向本土创新的转变。对于寻求迈入技术前沿的发展中经济体而言,中等收入还是高收入是相对而言的。尽管周期性的外部干扰,会产生暂时影响,但赶上前沿国家,加入这些国家的行列并努力超越这一水平,才是经济发展的最终回报。

最后,在决定一国发展前景方面,生产率增长远比GDP增长更重要。笔者更担心的是中国掉入生产率陷阱而非GDP增长陷阱。过去5年的趋势其实鼓舞人心:每年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约为3%,第三产业增长尤其强劲。服务业为主的中国经济再平衡,正给整体经济带来有意义的生产率杠杆效应。

因此,没错,中国10%的增长时代已经结束。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真正的原因是中国产出从数量向质量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