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长的秘密在于这“三驾
2019年经济师考试如何拿高分?
“夜经济”点亮国庆假日消费
经济复苏的曙光即将来临!
区域贸易自由化与企业跨国并购

中国经济增长的秘密在于这“三驾马车”

2019-10-05 09:42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经济增长的秘密在于这“三驾马车” 

回顾过去,国家取得什么成就,存在什么不足;展望未来,中国经济模式还应如何自我更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章奇撰文剖析独特的中国经济模式,以往经济改革更多关注政府和市场间的关系,社会力量相对薄弱,今后则更应注意从战略的高度,通过制度建设,加强社会自生能力和自治水平,形成政府——市场——社会的良性互动,最终实现三驾马车拉动下的包容性增长。】


1978年,中国启动改革开放以来,其经济发展的速度和成就可谓一骑绝尘。
截至2013年,中国经济以接近10%的年化平均速度快速增长。2010年,中国的GDP总量以近5.9万亿美元的规模,超过超过日本(5.4万亿美元)成为总量仅次于美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后,中国名义GDP进一步从2011的48万亿元人民币上升到2016年的74亿人民币,期间GDP年均增长7.3%。
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推动下,人均收入水平也不断提高。从2005年至2016年,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GNI)从1760美元上升到8100美元,大幅超过世界银行所设定的中高收入国家水平(人均4036美元)的标准,并进一步向高收入国家水平(人均12476美元)迈进。
中国经济的成就不仅仅表现在总量的增长,结构性变化也十分显著。不仅第二、第三产业在总产出中已经占到80%以上的份额,而且从2016年起,服务业(包括餐饮、金融等)首次超过第二产业(包括制造、采矿、建筑)成为对产出贡献最大的产业。
由于经济增长而催生出来的绝对庞大数量的中产阶级,其收入和消费水平也不断提高。根据一项预测,虽然私人消费在2016年(4.4万亿美元)仅占GDP的39%,但到2030年在不发生重大冲击的情况下家庭可支配收入将达到8700美元,而消费预计可达9.6万亿美元,占GDP的43%。
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民,不仅为中外各国企业提供了极具吸引力的市场,且他们的消费能力也推动了高科技的发展,甚至影响其创新方向,例如对消费金融、电子商务、保健、保险、旅游,家用电器等领域产生极大的影响。这种消费驱动科技创新的演变路径,意味着中国科技在特定领域有可能通过弯道超车的方式赶超先进国家,对中国经济的进一步走向也极为重要。
产业结构的变化、消费水平的上升和中产阶级的壮大也推动了城市化。截至2015年,从乡村向城镇的人口流动使得城镇人口增长了五亿。目前,中国超过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并进一步催生了大城市和超大城市的诞生。到2015年末,100多个城市的人口都超过了一千万。放眼国际,人口超过一千万的大城市中,有六个在中国:上海、北京、重庆、广州、深圳、天津。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有16座城市已经属于高收入城市经济体,其人口均超过500万,总和达到1.7亿。城市化所带来的规模效应和聚集效应,有利于提高资源利用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从而进一步推动经济增长并提高经济效率。
按照目前发展趋势,如果接下来5——10年内,只要国内外环境不发生颠覆性的不利变化,那么中国将在2020年实现“十三五”所规划的GDP和人均GDP在2010年水平的基础上翻番的目标几乎是必然的,甚至下一步经济发展迈向更高的目标和阶段也大有希望。中国成功走出中等收入的陷阱,跻身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这一并不遥远的愿景,无疑极为鼓舞人心!
强政府主导发展下的政策导向:增长优先和分配效应
中国过去数十年的经济发展成就,即使从世界范围来看也不遑多让。事实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展中国家中除了众所皆知的亚洲“四小龙”及其他少数几个小国和地区外,通过持续经济增长实现工业化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和地区屈指可数。和中国发展经历相比,这些后来被视为发展成功典范的“发展型国家”也有着很多相似的经历,这说明了成功的经济发展具有相当的共性:
稳健的宏观经济政策和环境,例如较低的通货膨胀率,强调预算平衡甚至盈余而不是赤字,具有较高的储蓄率和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强调投资,尤其是对制造业的投资,并通过提高出口部门的竞争力来打开国际市场;
强调产业政策的作用,通过产业政策的鼓励和限制,尤其是贸易政策和信贷政策的引导,实现制造业的增长、出口的增加、技术水平以及产业竞争力的提高;具有一个稳定的政治环境,包括相当规模的中产阶级、一支职业化、专业化和自主性的官僚队伍等等。
其中,尤为引人注意的是,无论是亚洲发展型国家还是中国,其经济快速增长和持续发展,除了离不开坚持市场化和对外开放的大方向之外,均是在与西方政治体制迥异的环境下取得的,且都拥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和训练有素的官僚体系。强有力且具备发展倾向的政治领导层和职业化官僚体系两者相结合,使得中国等发展型国家具有强大的国家能力(state capacity),不仅能从长远角度出发,克服各种利益集团的阻力,控制腐败和寻租,制定有利于经济增长和竞争力的产业政策并解决实施中的协调问题,还能有效动员储蓄,实现对特定部门和产业进行投资,从而降低发展的阻碍,实现经济增长和技术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