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不惜一切救经济!
这只是又一次对经济衰退的恐慌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新风景
55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
宜宾市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

如何从年销10亿元沦落到停产拍卖

2019-10-10 18:55 主页 来源:未知
如何从年销10亿元沦落到停产拍卖

“工厂停水停电,职工都走完了”,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保安李鸿(化名)说。

自2014年停产,到2016年部分线路恢复生产,再到2019年被母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西奥奇丽)打包拍卖,国产老品牌“田七牙膏”生存颇为艰难。

5月30日首次拍卖流拍后,广西奥奇丽计划第二次拍卖工厂及“田七”相关商标,底价从首次拍卖的1.63亿元下降至1.39亿元。

7月17日阿里拍卖·司法平台发出公告称,第二次拍卖已经撤回,原因是“债权人申请广西奥奇丽进入破产程序”。母公司的破产,直接宣告了田七牙膏的“休克”。

10月8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来到位于梧州工业园区一路的广西奥奇丽,尝试从这里开始了解从梧州走向全国的民族品牌田七牙膏,从万众瞩目到跌入谷底,这些年田七牙膏到底经历了什么?

田七牙膏调查:如何从年销10亿元沦落到停产拍卖

宣布破产后的广西奥奇丽,鲜有人出入。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王敏

“拍照喊田七”让田七牙膏走向全国

2003年,广西奥奇丽开始进入最辉煌的时刻。

出租车司机黎先生指着路牌告诉记者,在广西奥奇丽没搬进梧州工业园区之前,老厂在从西堤三路拐到江滨国际大酒店这条支路附近,这里是梧州最繁华的地方之一。

“一整条路都用奥奇丽来命名,外地人慕名而来,本地人没有不知道的,这是当年梧州工业发达程度的象征”,黎先生说。

广西奥奇丽的前身是创立于1945年的中国植物油料厂梧州分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更名为梧州市日用化工厂。

林文(化名)进入梧州市日化厂的时候,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如今已白发苍苍,“可以说我把全部青春都贡献给了这里。”

在林文印象里,那时候工厂日化品产量和销量都不错,职工待遇和福利在当时的梧州属于中上水平。说自己在日化厂工作都是很自豪的。

田七牙膏是日化厂的产品之一,尽管田七牙膏于1984年就已经获得广西名牌产品称号,但当时工厂生产更多的是建国肥皂。后来随着环保标准的提高、产品升级、居民使用习惯等因素,建国肥皂逐渐被替代。

田七牙膏的产量和销路慢慢扩大,越来越为人熟知,成为建国肥皂之后崛起的另一个品牌。林文认为田七牙膏的中药成分,具有止血散瘀、消肿止痛的功效,自己用了都觉得很有疗效,是名副其实的卖点;其次是作为老国企的日化厂对产品质量把关非常严,消费者用起来也比较放心。

1994年,日化厂改组为梧州日用化工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梧州日用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又改为广西奥奇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作为田七牙膏母公司的广西奥奇丽被哈尔滨晓升集团收购,随后广西奥奇丽展开了一系列战略调整:实业+宣传。

2003年,奥奇丽集团重点策划田七牙膏的宣传方案,以拍照时“拍照喊田七”“1、2、3,田七”等亲民的广告文案,迅速获得消费者喜爱和青睐。原本市场集中在广西及周边地区的田七牙膏,通过铺天盖地的广告效应将市场拓展至全国。

亲历者这样描述当年的盛况:“从2003年3月到2004年年初,所有的产品都不够发货,需要经销商排队订货。梧州工厂里9条生产线全部排满了仍不够用,新增产能远远不足,需要工人加班加点,生产线上的工人不停地包牙膏,包得手发抖发软,回家连饭都做不了。”

2004年11月,田七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同年,田七牙膏年销售量超过4亿支、销售收入约10亿元,一度跻身全国牙膏品牌4强。2005年10月田七牙膏荣获“中国名牌产品”称号。

此时,林文已从普通工人升至生产环节的管理人员,他眼见着一个地方发展起来的品牌走向国内市场,也细微而直观地感受到田七牙膏受欢迎程度。林文没有办法预知工厂的未来,“那些大层面我们没有那个能力去感知,作为工人只负责安全生产。”

田七牙膏调查:如何从年销10亿元沦落到停产拍卖

奥奇丽路因广西奥奇丽而得名。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王敏

从高峰坠落 工厂停水停电停产

今年是40岁的李鸿(化名)在广西奥奇丽当保安的第10个年头,他每天站在门口,进行出入人员登记、巡逻、检查消防......记者到广西奥奇丽公司时正值工作日,但是厂区鲜见人员出入,即便有人路过也都是神色匆匆,不愿多言。诺大的场地空空荡荡,只能看到李鸿一个人。

2014年,广西奥奇丽深陷债务风波并开始进入停产状态。

2019年梧州高新区相关负责人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广西奥奇丽债务比较重,严重资不抵债。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广西奥奇丽的自身风险多达285条,关联风险达228条,并被梧州万秀区人民法院、佛山南海区人民法院等列为失信企业。

李鸿告诉记者,工厂的变化,并不是一下子就到来的。这个过程像温水煮青蛙,直到前不久广西奥奇丽宣布破产那一刻,他才真的相信工厂垮了。即便在此之前,他发现水电费缴费单不通过保安室,而是收费人员直接去找领导要钱,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峻。

此后工厂的水电全停了,欠费约十万元。现在广西奥奇丽用的电是从临近的公司拉的,说好听是借来的,三个保安室只有李鸿这里有电,李鸿指着头上发出吱呀呀声音的旧风扇,无奈地笑笑说。

停水停电还不是最严重的,李鸿躺在木椅上头往后使劲仰着,长叹了口气,“公司已经将近45个月没有给我交社保、养老金了,工资就那么一点......我也不懂怎么讲,反正其他人也是一样。”

关于公司欠缴社保、养老金等问题,职工早已极度不满。职工担心公司管理层欺骗他们,一旦公司把原料、货物拉走出售之后,依然对职工赖账。他们在5月下旬进行罢工,把广西奥奇丽的生产原料、代工货品等扣押进仓库,大家轮班守着不让外人接近,甚至把仓库门焊死。

“要是不这样,那我们还能拿到钱吗?社保、养老金就算一个月一千块,三年多拖了何止三四万”,李鸿忿忿不平地算起来这笔帐。

对峙持续了近两个月,直到7月22日,法院、公安等部门按照破产程序将职工们扣押的物资转运出去,这一下工厂彻底成了空壳。职工们失望地散去,有的还抱有希望,有的已无言可说。

问起未来,李鸿情绪复杂。但他认为,这么大个工厂总不会没人管,至于什么时候管起来,像他这种基层人员也不知道,“但早晚会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