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不惜一切救经济!
这只是又一次对经济衰退的恐慌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新风景
55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
宜宾市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

平顶山经济增速强势超越许昌

2019-10-15 18:00 主页 来源:未知
平顶山经济增速强势超越许昌

如果时光倒流,回到上个世纪末,相信在河南提起平顶山那是顶呱呱的。河南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做为全国重要的煤炭工业基地,举足轻重的尼龙生产基地、火力发电基地,就全国来说,平顶山的地位也是至关重要的。在中原,提起郑汴洛平,那就更是家喻户晓,素有“中原四条龙”之说。不管是会议,还是组团,郑汴洛平通常是一体出现的。城市的街头也经常会看到“热烈欢迎郑汴洛平检查团”之类的红色横幅。以至于后来的河南省机动车车牌编码顺序,直接就用“ABCD”代表了“郑汴洛平”。
 
但就像人们常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间就是把杀猪刀。随着改革开放不断地向纵深发展,河南省的地市经济格局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反映在曾经的“中原四条龙”身上,就是其中的开封和平顶山开始扶摇直下。在进入新世纪大概二零年代以后,开封和平顶山的经济发展速度开始明显减速,后来也就江河日下,一发而不可收拾。被大哥郑州和二哥洛阳给远远地抛下了。
 
紧接着,河南省这个大家庭里,被黄河母亲所孕育的其它众兄弟们就迎头赶上,特别是许昌、南阳、新乡等几个弟兄的表现的尤为抢眼。经济发展速度和总量不但连续多年超越平顶山和开封,而且其势头直逼郑州和洛阳,紧随其后。在这里我们要重点说下后来反超的许昌,和新世纪以来一直萎靡不振的平顶山。
 
平顶山和许昌这两个地级市有着很深的渊源。两座城市不单互为邻居,民间往来密切,可以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更重要的是在行政区划上,两者也有着千丝万缕,扯不清理还乱的关联。平顶山本来是许昌辖下的一个省直管市。后来从许昌市剥离出来,成为了平起平坐的兄弟。而且分家时直接从许昌拿走了郏县、襄城两座县城,其所辖行政区域也超越许昌。后来平顶山鼎盛时期,曾经一度要将现在的禹州市纳入麾下。但后来随着平顶山工业结构的调整转型,发展开始放缓,反观许昌的社会经济则不断高速发展,终于超越平顶山,成为河南省紧随郑州洛阳之后得重量级城市。这个过程中,襄城县也最终又重新回到了许昌的怀抱。但尽管如此,因为地域上的联系,襄城和平顶山仍是难分难舍血脉相连的。
 
但天下大事就是这般,你方唱罢我方登场。从2017年开始,平顶山的经济发展速度开始明显增速,虽然GDP总量仍远远落后于许昌,但各个经济指标一直呈现强势增长势头,有些增速在全省已经名列前茅,显示了其强大的发展后劲。而反观许昌经济,虽然体量犹在,但其发展势头已经出现了疲软。这或许与两个城市的工业基础和资源配置不无关系。
 
让我们先来看看刚刚出炉的河南18市最新财政数据,即2019年前8个月的财政收支数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也是最能反映地方整体经济情况的数据之一。所以我们就从这个数据入手。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郑州凭借844.79亿元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额,继续领跑,占全省总量的超三成。排在第二位的是洛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247.07亿元;新乡排在第三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30。89亿元。南阳、许昌紧随其后,分别为129.72亿元、122.70亿元。漯河、鹤壁、济源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量暂居后三位,分别为63.31亿元、47.45亿元和38.84亿元。
 
公共预算收入总额反映的是一地的经济发展水平,而公共预算收入的增速则反映的是一地的经济发展现状,也就是一地的经济发展前景。所以,从上表中我们还看到了,洛阳、南阳、新乡、鹤壁、平顶山、周口的同比增速排名较去年同期出现了明显上升,分别提升了8位、7位、6位、5位、5位和4位;而安阳、濮阳、许昌、三门峡等地的增速排名则出现下滑。尤其是平顶山,增速从去年的15.9%,到今年的9.8%,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排位从第11位飙升到今年的第6位。而前8个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22.7亿元的许昌市,却是呈大弧度的下滑趋势,从去年的16.6%一直落到今年的4.2%。排名也从第10位急剧下滑到第18位,垫底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速度。其落差不可谓不大。而从下一张表中,我们又可以看到,2019年前8个月的公共预算支出额,平顶山已经领先于许昌。
 
那么,平顶山这两年为何经济发展有了起色呢?这自然于平顶山雄厚强大的工业基础密不可分。只要有人愿意去唤醒和驾驭这艘庞大的工业战舰。平顶山总有一天会重振雄风,傲啸中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