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面临的风险及转
前三季度货运量、港口吞吐量较快
5G成为经济转型升级的“加速器”
经济增速创新低背后的“新意”
有钱任性新葡京赌场开幕,黑珍珠

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面临的风险及转型问题

2019-10-26 16:01 主页 来源:未知
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面临的风险及转型问题

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是指依赖货物贸易出口拉动国内经济增长的国家,这些国家走上出口导向型发展模式的最初原因不外乎都是因为内需不足。具有出口导向型特征的国家普遍为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初期国内消费和投资需求都叫弱,发展经济的捷径就是走出口:为其他国家生产产品,从中获取国民收入。当然,严格意义上讲也有部分高收入国家是出口导向型,例如中东石油产出国,这些国家的特点是经济规模有限、对单一产业依赖严重。

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受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较重,将外需减弱时必将面临较大的波动风险。当前全球经济放缓压力加重,保护主义抬头预期增强,外部环境对新兴经济体干扰明显增大,特别是以出口为导向的发展中国家受到的冲击较大。2019年以来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普遍存在制造业持续走低状况,经济下行压力不减。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对以资源生产加工和出口为主的国家有显著影响,贸易保护主义和国际市场需求放缓则会放大这一影响。国际CRB指数普遍处于较低水平,在略低于400点的位置,表明全球市场需求叫疲软。另一方面,全球流动性环境转变将加重新兴经济体货币波动和资金波动压力,不利于经济平稳增长。

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面临的风险及转型问题

 

 

当前,出口导向型经济体主要面临三方面风险:

一是新兴经济体面临新一轮衰退风险。近几年新兴经济体劳动生产率和投资增长放缓,经济内生潜在增长动能减弱。同时,受到发达国家保护主义的影响,对新兴市场的外溢效应在减弱,外部环境变化将加重新兴经济体面临的风险。金融风险外溢性增强,首先受到冲击的将是经济基本面较差的新兴国家。外汇储备不足、经常项目赤字比较高、外债规模特别是短期外债较大的新兴国家经济结构脆弱,国际市场波动可能导致这些国家出现债务危机和金融震荡。

二是全球性贸易衰退风险。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经济系统造成很大的破坏作用,全球性关税升级直接导致国际贸易成本上升和市场萎缩,影响到全球性经济增长放缓。并且摩擦从贸易领域扩展到科技、金融等领域的可能性增加,逆全球化思潮逐渐显现。这将造成全球产业链割裂,导致全球产业链重构,市场空间、生产制造、利益分配模式发生持续变化,冲击全球经济格局,特别是对出口导向型国家影响较大。国际间科技研究、教育合作、文化交流以及人才流动等出现裂痕,从多个维度削弱全球经济增长动能。受此影响,所有开放型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首当其冲的就是出口导向型国家。

三是全球宏观政策重回宽松环境蕴育新的风险。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主要经济体结构性改革缓慢,期待已久的新一轮技术革命还未形成系统性生产力,没有出现新的经济增长点。随着近几年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全球经济迎来拐点,经济下行预期增强。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和通缩风险,2019年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在转变,可能加大流动性投放力度,释放出再次转为宽松的信号。年初以来,已有20多家央行已经降息,未来可能有更多的央行降息。其中最典型的是美联储降息,年初以来联邦基金利率下降两次,累计降低50BP至1.75%-2%,这是2008年12月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首次开启降息周期,距前一次(2018年12)加息不到仅仅八个月。在新一轮降息潮中,如果全球市场债务过度扩张,债务增长快于经济产出增长,必将进一步推升杠杆水平。这将显著加重经济运行的风险和隐患,带来新的债务泡沫风险,外向型经济体抗风险能力将经受考验。

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面临的风险及转型问题

 

 

如果出口导向型国家的经济结构较为单一,通常对外资依赖度就比较高,容易受贸易政策、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国际资本流动、商品价格波动影响。而内需主导型经济虽然对内部政策和市场需求要求较高,但在应对外部冲击时韧性更强,经济发展较为稳健。未来,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在平衡好外需与内需的同时,有必要加快经济结构转型,构建内需主导型经济增长模式。当然,不同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发展的路径是不同的。

出口导向型国家主要分为两类:资源能源出口型、制造业产品出口型。资源能源出口型国家主要是指有丰富的工业、农业初级原料和初级商品,以来初级产品出口拉动经济增长,这样的国家主要包括巴西、南非、俄罗斯、委内瑞拉以及部分东南亚、非洲国家等。制造业产品出口型主要是指出口工业产品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以中国、印度等国家为典型代表。在当前全球经济结构和产业链变化过程中,不同类型的出口型国家将有不一样的转型路径。

对于资源依赖型出口国家而言,加快推进结构改革转型,降低对资源出口的依赖程度,逐渐提升制造业在经济中的占比,是主要的转型路径。对于制造业依赖型出口国家而言,需要提升制造业在全球产业链上的位置,从粗放式低端制造业向中高端转型。与此同时,部分国家内需扩大之后具备了外向型向内需型转型的条件,需要降低出口依赖度,让经济发展靠内需拉动。当前,大量制造产业从中国和部分高收入国家向东南亚、拉丁美洲转移,全球产业价值链正在经历重构,为发展中国家结构转型提供了条件。并且亚洲部分国家国内消费群体不断扩大,并且这些消费群体中的中产阶级比重持续提升,为这些国家提供了内生增长动力,也提供了转型条件。

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最大的国家,在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下必将受到严重冲击,必须加快转型升级步伐,降低对出口的依赖。

一方面,要向内转移。也就是从出口导向型向内需拉动型,经济增长更多地依赖国内消费需求。改革开放40年以来,随着我国经济增长,老百姓收入水平持续提升,内需规模不断扩大,为我们向内转移提供条件。现在的问题是产业结构转型滞后,现在的产业仍然是以外向型为主,而满足国内消费增长的供给却严重不足。近几年我国出现大量消费外流现象,就是去其他国家旅游购物,甚至把其他国家的产品卖断货。这意味着并不是我们消费能力不足,而是供给落后跟不消费需求。如果我们需要的产品都能在国内买到,都能自己生产,那么意味着外向型向内需型转变就成功了。

另一方面要向上转移。也就是我们庞大的制造业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转移,比如发展高端制造业、高科技产业,包括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科技、信息科技等等领域。通过这样的发展,能够缓解中低端制造业需求萎缩、产业链向外转移的压力。当然,向上转移将推动我国在全球利益分配、产业竞争格局中逐步升级,已经并将加重与发达国家的正面竞争与冲突,带来外部压力加大。这是我们现在和未来必须碰到的困难,必须积极面对和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