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明年经济增速6%左右有信心
存量经济时代的投资之道
山东前十个月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经济增长平稳 留意结构化特征
中国旅游业增长时代接近结束

存量经济时代的投资之道

2019-11-23 11:06 主页 来源:未知


存量经济时代的投资之道

       面临全球经济放缓的趋势,私募股权投资则依然被看作富有顽强生命力,作为新兴产业发展的幕后推手,私募股权投资亦是推动经济转型的核心力量。

  经济发展转型期,为私募股权投资带来了很多良好的机会。那么正值时代的风口,哪些行业和产业将获得更大发展和投资机遇?股权投资领域又可以布局哪些新赛道?

  2019年11月15日,在“海银财富尊享客户年会”上,德同资本董事长邵俊提出,中国已经进入存量经济时代,投资打法、要素组合已经与经济增量时代截然不同。如果还没有转型,还用原来的模式做投资或者做企业,一定会走到死胡同去。

  邵俊还表示,“挣快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将来,我们会看到更多地同行之间的并购,以及产业上下游的并购。一个企业、一个行业要想健康地生存,必须做纵向的上下游整合,这也是另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

  作为投资机构,一定要避免投那些只有模式创新的企业,应该更多的关注供给侧改革,尤其是通过技术创新来增加企业的“护城河”;还要通过深入了解不同生态圈的核心优势,让投资的企业通过嫁接资源,以获得更快速发展。

  过去,产业分工是全球化的,每个国家做自己效率最高的那部分。但是现在,世界格局发生变化,全球化分工被打破被细分。在新经济形势下,一定要聚焦高新技术及战略新兴产业领域的投资机会。在退出方面,要“以退定投”,提前对项目退出进行规划并选择合适的退出时点和退出方式,以争取最大化项目收益,进而促进资金回流保障投资节奏。

  以下为德同资本董事长邵俊演讲实录,由融中财经(ID:thecapital)整理:

  增量时代已经过去

  不转型一定走到死胡同

  今年7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已经做了明确说明,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需要用各种手段确保稳定。过去多年,中国享受了两位数的GDP经济增长,但并不是一切都是好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过去的野蛮生长留下了非常多隐患,无论是制造业的污染、高能耗还是利用廉价劳动力红利带来的高速增长。

  中国是个消费大国,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消费行业的伪劣产品、品牌没有辨识度,这是很大的问题,尤其过去是大家只讲规模、讲速度的时代。

  这是传统行业,那么新经济会不会好一点?未必。

  过去跑马圈地的时候,新经济领域的独角兽企业,都是靠不停烧钱砸出来的,根本没有解决真实的市场痛点和需求。前几年,共享经济烧掉了很多投资资源;后来的无人商店,一年不到就偃旗息鼓。另外,过去,花很少的代价就可以买到各种各样的数据,现在,政府开始关注数据保护,近期我们也看到很多数据公司被查被抓。

  所有这些现象,都是伴随高速增长的“增量经济时代”的特征。

  在增量经济时代,当一个经济体、一个行业处于高速增长的过程时,更多的是依赖资本投入、产能扩张,效率改善就显得没那么重要,大家都是“斗快斗大”,这是资本和产能拉动的时代。但是现在,增量经济时代已经过去,如果还没有转型,还是用这种模式去做投资或者做企业,一定会走到死胡同里去。

  中国已经进入存量经济时代,投资打法、要素组合与经济增量时代,截然不同。

  存量经济时代,最主要的是提升效率,效率为王,不再只是规模为王、速度为王。

  企业要正视自己的内功,提升自己的管理效率,深挖库存来过冬;同时,有外延式的并购和产业整合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

  将来,我们会更多地看到同行之间的并购。效率高的企业,通过并购方式挤压出效率低的企业,使整个行业平均效率更高。

  我们也会看到,纵向的并购,即产业上下游的并购。

  过去,产业分工是全球化的,每个国家做自己效率最高的那部分。但是现在,世界格局发生了变化,全球化分工被打破、被细分。这种情况下,一个企业、一个行业要健康地生存,必须做纵向的上下游整合,这也是另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因为不能再依靠于所谓的细分合作伙伴,必须要靠自己。

  别再抱“挣快钱”的心态

  四大投资重点需要关注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挣快钱的时代已经过去,大家千万别再抱着挣快钱的心态。从投资角度来讲,一定要关注以下四个投资重点:

  第一,考虑如何提升企业的经营能力、效率以及产业链整合能力,包括大家非常关注的企业服务。

  美国企业级服务公司非常多,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好几家,但是,现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都在做消费互联网,真正做服务的企业非常少。过去,出了一些做后端企业软件、ERP服务的企业,这也只是非常小的部分。

  这背后深层次原因,就是因为在跑马圈地时代大家不去追求效率,创始人凭自己的经验拍脑袋决策,更多是在拼胆量和速度。现在,大家一定要关注企业的效率,这是经营企业的第一关注要点。

  第二,迎合消费新变化的产品、技术、模式。

  不要去争论现在到底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一个不争的事实是,00后已经登上消费的舞台,90后00后的消费习惯跟上一辈人不一样。如何理解新一代的消费需求,进而能从贴近他们的需求来设计产品和服务。不管是企业还是投资,都必须要关注消费市场。

  第三,什么行业可以贯穿经济周期?什么行业与GDP增长关联度没那么高?医疗行业。

  一方面,这是刚需;另一方面,现阶段,中国医药行业发展非常快,尤其基因治疗和生物医药方面,中国有很多很好的团队和产品,可以满足大众百姓对健康的需求。

  再加上,老龄化影响,中国已经正式步入老龄化时代。麦肯锡报告显示,80%的医药医疗服务支出在65岁以后生成,中国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这一块的支出会加强加大,而这跟GDP的关联度又很低,也是现在经济增长不确定形势下值得大家高度关注的一个方面。

  第四,一定要通过技术升级创新、扎根生态圈,再辅助产业并购,使我们的产业在一个纯良经济时代立于不败之地,走出困境,最终助推经济转型升级。

  这方面需要关注未来的资本市场。中国的资本市场有很多问题,A股那么多上市公司,很多都是僵尸企业。以前在并购方面卡得严,但随着资本市场整体改革,可以比较确定地预见,未来几年将是一个大量行业、包括上市公司收购兼并整合的时代,这会有大量投资机会。

  金融回归服务实业,投资要靠战术

  德同资本的投资逻辑都是基于对宏观经济发展阶段、资本市场发展阶段,以及产业发展阶段的判断,推演出的投资打法。

  战术一:从模式创新转战为技术创新。

  模式创新的壁垒是靠资本不停地堆砌和推动,但是在存量经济时代,不能依靠资本推动规模扩张,如果企业要通过模式去战胜对方,这是非常糟糕、非常危险的事情。

  从投资角度来讲,要避免投那些只有模式创新的企业,应该更多的关注供给侧改革,尤其是通过技术创新来增加企业“护城河”的。

  战术二:在存量经济时代,一定要依托生态圈。

  独立企业竞争要转为生态圈的竞争。企业很难独善其身,尤其当这些“巨无霸”已经产生,无论创业还是投资,都要善于在生态圈里寻找机会。换句话说,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以前,很多企业担心这些“巨无霸”会把创业企业的知识产权以及模式“借用”,然后再利用他们自身的规模把小企业吃掉。所以,很多中小型企业、创新型企业心有余悸。但现在,企业与企业、产业与产业的界限被重构,行业边界趋于模糊甚至消失,开始进入一个“无疆界”的竞合时代。

  其实“巨无霸”发展到今天也有很多挑战和烦恼,因此他们会用更加开放的心态跟各类创业企业合作。在这种情况下,中小企业、创新企业应该主动拥抱这些“巨无霸”,融入他们的生态圈,在这个圈里聚焦最擅长的技术、产品或服务,如此一来,企业抗御风险的能力会比单打独斗强很多。

  作为机构投资者,要通过深入了解不同生态圈的核心优势,让其投资的企业通过相应的嫁接来资源,以获得更快速的发展。

  战术三:“以退定投”,提前对项目退出进行规划并选择合适的退出时点和退出方式。

  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国股权投资市场资本管理量超过10万亿,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股权投资市场。然而,与发展较快的投资市场相比,我国股权投资机构的退出情况受政策环境、经济环境、市场成熟度等因素影响并不乐观。

  据统计,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退出案例数量仅为投资案例数量的20%,不到五分之一,退出难已逐渐成为股权投资机构的共识。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堰塞湖。

  这是很多原因造成的,包括IPO审批制度、上市公司收购兼并的重重障碍,都造成了退出不畅顺。如果不能形成一个正循环,钱不能再回到池子里去支持更多创新企业时,投资就走进了一个死局。

  令人欣慰的,为了使金融脱虚向实,从科创板到深交所改革,监管层出台多项利好政策拓宽退出渠道,把市场存量盘活,把并购市场配套融资等元素配置齐全。

  从投资机构角度讲,三分之一投资通过IPO上市退出已经很了不起,但更多的企业需要通过整合并购,这条路比原来IPO的堰塞湖更堵塞,我们希望,一系列金融改革把退出路径理顺,这样才能够形成良性的或者正向的循环。

  新经济形势下的投资机会

  高新技术及战略新兴产业

  值得一提的,德同资本与海银财富进行了战略合作,二者共同推出一支科创板基金,更多扶植硬科技企业早日登陆科创板。该科创板基金主要关注三大领域:

  一,TMT领域,关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消费分级。

  二,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的提升。中国公共医疗服务不堪重负,基本只能满足最基层的需要,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尤其是对健康的向往,预示着需要各种层次的高端专业化医疗服务,这便给所谓的创业企业和民营企业提供了很多机会,对投资人而言,也是很好的机会。

  三,高端制造、新能源汽车、新材料以及新一代信息技术。中国是制造大国,制造业的升级也带来巨大的存量经济机会。

  现在,虽然整个宏观经济压力很大,虽然我们面临很多不确定,但是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只要大家有足够的定力、足够的观察,顺势而为,找到在存量经济时代适合的打法,我认为,在中国巨大的市场中,机会还是比比皆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