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蓄势新发展
一人经济:孤独背后的商业狂欢
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大牵引力
中国经济的周期性仍然存在
为何深圳没有顶尖大学

一人经济:孤独背后的商业狂欢

2020-01-02 18:38 主页 来源:未知
一人经济:孤独背后的商业狂欢


在中国,像何椿这样的单身青年实在太多。他们多出生于1985年至1995年,是中国“独一代”和“独二代”。按照媒体对这一群体的“画像”,他们的父母大部分都还在职,因而他们赡养压力较小,家庭负担轻。与此同时,城市的便利性与生活压力,也延迟了他们进入婚姻的时间。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他们的消费方式逐渐呈现出与传统观念不同的一面——不再集中于房地产、医疗和教育等产业,而是更注重“及时行乐”,更愿为眼下的舒适生活方式买单。
 
这种敢消费,甚至超前消费的消费观念,催生了中国“一人经济”的起步:一人食、迷你家电和迷你KTV等囊括了各种消费场景和领域的产品,一时间备受热捧。
 
人们不禁想,“一人经济”风何以刮到了中国,又如何改变了中国单身群体的生活态度?
 
一个人也能好好吃饭
19世纪,美国作家梭罗在静谧的瓦尔登湖畔搭建了一座小木屋。此后两个月,他独居于此,并写下广为流传的散文:“我就像住在大草原上一样遗世独立,我拥有属于自己的太阳、月亮与星辰,一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小世界。”
 
彼时,“单身社会”尚是个遥不可及的名词。但如今,新的浪潮正到来——年轻群体正成为独居人口中增长最快的一个群体。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已经超过2亿,独居成年人口超过7700万。
 
何椿是其中之一。24岁的她目前在成都一家建筑公司工作,并于2018年,在父母的帮助下买下一套房,约50平米。
 
这是一套典型的单身公寓,推门而进,左侧是厨房吧台,右侧是卫生间,再往内走,一张大床正对一台挂壁电视。阳台上,何椿养的边牧犬正躺着晒太阳。
 
在这座朝气蓬勃的新一线城市,这种没有客厅的公寓设计备受单身青年们青睐——毕竟,对于单身而言,这种”公共区域“的使用率已然很低。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更是如此。
 
一人经济:孤独背后的商业狂欢
 
单身公寓已少见客厅
 
“我觉得这样的生活状态挺好。”何椿称,尽管偶尔也会想谈恋爱,但在真正心动之前,一个人的生活反而更加自在。
 
以家庭需求为首的传统观念,正在土崩瓦解。结婚生子、养家糊口不再是人生头等大事,追求个人舒适度成为了他们更看重的事。他们中的很多人不再恐惧单身,而是乐在其中,热衷消费,看淡储蓄。
 
尽管何椿仍然会因父母隔三差五的催婚电话倍感苦恼,她想晚婚的决定却少有动摇,最主要的原因则是,“我如今已经习惯按照我的个人意愿消费,哪怕只是晚饭吃什么。生活状态是孤独的,但心态是愉悦的,我很享受孤独。”
 
以前,何椿最想恋爱的原因是“想吃火锅却找不到伴”。
 
何椿的朋友如今大部分都在一线城市工作或上学,留在成都的好友寥寥。单身的她即便约不到昔日好友,也不愿和同事一同吃火锅,“工作时的社交已经让人很累了,出了办公室的时间只想留给挚友或者自己。”何椿坦言,只有这种时候,她会不那么享受孤独。
 
但如今,她不必再为此困扰。
 
2018年,在距离何椿公司不到500米的一个转角处,一家有些特别的火锅店开业了——这家火锅店辟出三分之一的店面,一改八仙桌和四条长凳的摆设,设计出两排单人小隔间,木质的隔板为每个人提供了独自品尝火锅的空间。
 
何椿成为了上述火锅店的常客。与何椿一样有着想“独自吃火锅”愿望的人,聚集于此,而互不打扰。
 
一人食为舶来品
“其实,中国的一人食餐厅很多都是模仿日本。”何椿曾到日本旅游,专程去了以“单人小间隔设计”闻名的一兰拉面。
 
当时的她为此颇受感动,这家理念为“鼓励顾客一个人专心吃好面”的餐厅,充分考虑到顾客隐私,服务员和顾客间也有一帘之隔,小隔间内还配备自动接水的龙头、杯架和餐具。“你需要做的,就是认真享受独处时刻”。
 
凭借“一人食”主题,连拍了八季的《孤独美食家》是何椿最爱的一部日剧。她以男主五郎曾说的一句话,阐述了一人经济背后的态度,“孤独也是有正能量的,它代表着每个人所能拥有的自由和独立。”
 
如今,“一人食”餐厅也悄然在中国兴起,何椿在这里也能感受到同样的“对独立的追求”。
 
人们突然发现,面向单身人群的这个市场体量庞大,并为多个消费领域提供了新的商机。
 
仅是在“吃”这项最基本的需求上,就蕴藏了极大的空间。《中国消费族谱餐饮特篇》数据显示,在90后消费者群体中,55%的人有独立在外用餐且不超过1小时的习惯。
 
外卖虽然方便,但更好的体验仍在门店。一时间,除了主打“一人食”的餐厅遍地开花,“一人一锅”的呷浦呷浦备受热捧,卖零食的良品铺子也推出了即时方便火锅。不可避免地,大分量的饮食场景正在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