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不惜一切救经济!
这只是又一次对经济衰退的恐慌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新风景
55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
宜宾市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

任泽平:短期经济形势严峻

2020-01-30 09:23 主页 来源:未知
任泽平:短期经济形势严峻


 

  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我相信在座的诸位听到的负面观点、唱空经济的言论比较多,如“洗洗睡”“离场论”。但是我想谈一点不同看法,我对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前景比一般的经济学家乐观,因为大部分经济学家都看的太短了,尤其在市场上的经济学家。

  什么叫成长呢?国家的转型,一个人的成长一定是经历阵痛的,所有的生物界的蜕变、凤凰涅槃,都是痛完以后整个人成长了,国家也是如此。我认为现在中国经济处在一个这样的转型期。其实我也想借这个场合给我们的经济学家群体提一提建议,少谈些主义,多研究点问题,多提建设性意见,一起来推动社会的进步。

  下面我讲一讲对未来经济形势的看法。

  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宏观经济形势,短期的形势是比较严峻的。但是中长期来看,我认为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

  改革开放40年,每隔十年就有唱空中国经济的言论,一波高过一波,不仅是我们自己内部,很多老外也看不懂中国,什么原因?在过去几十年,有不少观点认为中国经济要崩了,中国经济要危机了,中国经济要怎样怎样的。但是我们中国度过了黄金的四十年。中国过去四十年发生了什么,我跟诸位讲一下。中国过去四十年,1978-2018年,中国GDP增速年均是9.5%,我说的是实际增速。如果我们加上价格因素,年均是14%左右。什么概念呢?我们国家高速增长,为每个人提供的宏观上的资产回报率14%左右。

  1978年中国城镇化率比印度都低,17.92%,不到18%。但是今天中国城镇化率60%,已经远远超过印度了,印度是不到40%。我们人均GDP在1978年比印度还低,现在中国人均GDP是9700美元,再过五年,只要不犯大错,我们人均GDP就将进入发达国家行列,这就是我们取得的成就。

  但是回顾过去这些年,我们一帆风顺吗?显然不是。我们经历了1989、1998、2008、2018,哪个不是大风大浪,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不断克服困难才能不断进步。其实在中国这片广阔的投资沃土上,没有任何理由去看衰,去抱怨,因为每天都在给我们提供了惊心动魄的创业机会。

  短期经济形势有它的严峻性,GDP增速马上要进入5%的时代,但是我觉得一点都不可怕。现在中国经济进入5%时代了,我在五年前,2014年就提出“新5%比旧8%好”,预测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平台在5%左右,2015年就提出来中国经济L型。

  短期经济下行,原因并不复杂,世界经济近期都在下滑,所以全球新的一轮货币的宽松,投资包括基建、房地产、制造业。基建之所以今年起而不动,主要是因为地方没有钱。制造业是因为出口不行。

  谈到房地产的时候,我现在特别担心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房地产一半是金融,一半是制造业,房地产也是实体经济。过度放松和过度收紧都是错的,房地产也是制造业,大的房企都是高端制造业,所以应该客观、专业、冷静的来看待。

  我今年还有一个观点,最近大家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的PPI创了新低,负的1.6%,通缩。但是我们猪价推动了CPI高达3.8%的增长,你会发现历史上很少出现,我们的工业品价格和社会品价格出现了如此大的背离。最近经济学家圈争论很大,有人认为是通胀,所以应该加息。有人认为是通缩,所以要降息。我的观点是通缩,拿掉猪以后都通缩,不能为了一头猪牺牲整个中国国民经济,所以我认为该降息了。这是我的观点,6到8月份争论比较激烈,8月份以后,央行连续三次降息。

  我们对货币政策的建议是,不要大水漫灌,也不要过度收紧,回归中性、稳健就可以,目前来说我们的货币政策还是有点紧,尤其是做企业的人,应该都有明显的感受。

  对于2020年的政策,我的建议是除了适当降息、降准之外,要大规模减税降费和大规模基建。其实这个问题争议也很大,第一个减税降费,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一定要防止收过头税,我建议越是经济不好,一定要减税降费。很多人说经济不好,地方的财政都很紧张。按照历史上来说,如果地方政府在这种情况下要保证财政平衡的话,那企业就危险了。所以这时候就是一定要减税降费,中央要给地方空间,提高赤字率。这是我对财政的第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对于人口流入的城市群、都市圈和区域中心城市,可以进行适度超前的大规模基建,而且对地方政府不要搞终身追责制。为什么?我跟大家讲一个故事,大家知道我是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过五年,当时主要是研究公共政策、参与公共政策制定。当时我那个部门叫宏观经济部,就是研究宏观经济政策的。1998年的时候,当时亚洲金融风暴,朱镕基总理推国债项目,什么意思呢?就是发国债来修路。

  我曾经翻过那时候的文献,当时很多人争议,说你修了很多路,路上都没有车跑,批评我们的政策。结果十年以后,这些路都拥堵了。到了2008、2009年,我们搞了四万亿,客观讲四万亿目前来说争议都比较大,我就跟大家说,我认为四万亿里面的财政政策90%都是对的。当时四万亿出来以后,我们也是修了很多路、搞了很多轨道交通。当时也有人说,我们的基建过剩,我们修的路都没有多少车通行。大家现在来看,不仅我们一二线城市拥堵了,很多三四线城市都拥堵了。所以我们一定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中国。

  中国现在城镇化率是60%,发达国家城镇化率是85%以上,所以唱空中国的城镇化,都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中国城镇化还有20年,未来基建的空间很大,缺口很大,中国体制的优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

  唱空房地产也是没道理的,这个行业没有问题的,困难都是暂时的。很多人认为,我们跟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日本很相像,即经济崩盘以后,进入失去的20年。这些观点特别能引发别人的焦虑,但是都经不起推敲。中国现在能跟90年代的日本比吗?90年代初,日本的城镇化率都90%多了,而且人口老龄化非常严重。已经没有任何空间来消化它的问题了。

  中国现在的人均GDP和城镇化率大致相当于日本的什么阶段呢?日本60年代末70年代初。大家看看70年代初以后日本发生了什么,就是中国的未来。如果我们能够推动新的一轮改革开放的话。

  这是我对短期经济形势的看法,短期经济形势压力比较大,所以我们建议应该降息降准,建议应该财政减税降费,大规模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