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不惜一切救经济!
这只是又一次对经济衰退的恐慌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新风景
55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
宜宾市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

美国2019年经济增速“不达标”

2020-01-31 18:09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2019年经济增速“不达标”

  周五(1月31日)现货黄金震荡微升,虽然美股走高风险情绪重燃导致金价回落,但因公共卫生事件担忧情绪蔓延,且2019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长2.1%,2019年全年的经济增速创三年来最低,支撑金价。

  美国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2.1%

  美国商务部周四公布,10月至12月,美国GDP经季节性因素和通货膨胀调整后的年增长率为2.1%,2019年全年增长率为2.3%。经济学家预计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2.1%。第三季度的增长率也是2.1%。

  上一季度的经济扩张反映了出口增加和进口大幅下降带来的贸易提振。消费支出增速放缓,企业投资连续第三季度下降,住宅投资回升。与2018年第四季度相比,产出增长了2.3%,与2009年年中开始的大部分经济扩张时期的平均增速一致,也是自2016年以来最慢的增速。

  不过,多数经济学家认为,鉴于美国强劲的劳动力市场、近期中美贸易争端的缓和以及低利率环境,2020年的前景是乐观的。美联储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三次降息。本月美联储维持基准利率不变,并重申了不采取任何行动的立场。

  周四的报告显示,消费者支出占经济总产出的三分之二以上,第四季度消费者支出增速放缓。个人消费支出同比增长1.8%,第三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增长3.2%和4.6%。

  贸易和库存这两个波动较大的类别对去年第四季度的整体增长数据产生了巨大影响。私人部门库存使第四季度的增长率下降了1.1个百分点。美国商务部表示,库存下降反映了零售库存的下降,尤其是汽车经销商的零售库存。与此同时,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 Workers)的罢工持续了10月份的大部分时间。

  贸易在第四季度的表现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净出口为第二季度2.1%的增长率贡献了1.48个百分点,为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大贡献。出口以1.4%的年率增长,进口以8.7%的速度下降,这可能反映了支出放缓和最近对中国消费品征收的关税。

  衡量企业支出的一项关键指标——非住宅固定资产投资(反映了在商业建筑、设备和软件等知识产权产品上的支出)下降了1.5%,反映了结构和设备投资的下降。衡量潜在需求的指标有些疲软。剔除不稳定的贸易、库存和政府支出后,国内私人买家的销售额年增长率为1.4%,低于整体GDP增速。

  住房市场连续第二个季度表现强劲。住宅固定投资在第四季度以5.8%的速度增长。第四季度政府支出同比增长2.7%。

  目前的扩张始于2009年年中,7月份成为有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不过,平均增速并没有超过2%,低于2001-2007年扩张时期2.9%的增速和1991-2001年初3.6%的增速。

  2017年底,国会通过了1.5万亿美元的减税计划,这是特朗普总统将经济增长率提高到3%以上的计划的一部分,这标志着之前的强劲扩张。

  在减税法案通过后不久,2018年全年经济增速略低于这一水平,在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和全球经济疲弱的情况下,2019年也没有达到这一水平。

  美国经济正在回归缓慢但稳定的步伐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周三表示,预计美国经济将继续温和增长。他对全球经济前景表示谨慎乐观,称最近的指标表明,制造业在经历了最近的疲软期后可能已经触底。

  尽管本月早些时候签署的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贸易紧张,但随着2020年的到来,其他因素可能会削弱增长。受诸多风险因素影响,金价后市应该也会走高。大宗商品经纪公司SP Angel表示,考虑到美联储可能继续降息,以及欧元区经济问题,市场依然看好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