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持续增强
中央企业“稳经济”的重要作用
一朵花撬起苏北小城的“美丽经济
疫情对经济和预期的影响分化
影响全年经济增长最重要因素

中央企业“稳经济”的重要作用

2020-02-03 09:04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央企业“稳经济”的重要作用

2020年是我国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着力做好“六稳”工作,积极推动高质量增长,是确保今年经济发展运行在合理区间的重要前提。中央企业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具有重要地位和影响力,应更加积极作为,攻坚克难,高效率发挥“稳经济”的重要作用。
 
中央企业天然具有“稳经济”的重要职责
 
2019年,在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以及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下,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达99.09万亿元,增长6.1%,保持了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但也要看到,今年经济下行压力不可小视。
 
另外,预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将对我国经济稳增长造成一定负面影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关乎人民生命和社会大局稳定。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过程中,很多地区采取了隔离措施,预计将对我国经济增长,特别是消费增长,产生影响。消费已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第一引擎,对经济增长贡献度接近60%。如果疫情对消费冲击过大,需要及时出台稳经济增长措施。
 
因此,今年落实“六稳”的重要性依旧十分突出。在落实“六稳”相关重要工作中,应高度重视和充分发挥中央企业“稳经济”的重要作用。
 
中央企业主要分布在涉及我国国计民生、国防安全等基础性行业,具有行业主导地位,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和命脉。中央企业除了具有经济责任外,还具有十分重要社会责任,中央企业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经济决策部署的先锋队和主力军,在遇到突发事件、重大自然灾害时,中央企业应更加义不容辞。高效率发挥“稳经济”的重要作用,可以说是中央企业责任的集中体现,也是我国央企企业制度优越性的重要表现。
 
中央企业拥有“稳经济”的经济基础和资源优势
 
经过长期改革发展,我国中央企业均已建立公司制,积累了较强的经济实力。2019年,我国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30.8万亿元,同比增长5.6%,累计实现净利润1.3万亿元,同比增长10.8%。中央企业实力雄厚,能够在稳经济中直接发挥巨大作用。此外,中央企业具有行业核心或龙头地位,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力,拥有较丰富无形资产,更加有利于发挥乘数作用和稳经济的示范作用。
 
高效率发挥央企“稳经济”作用的主要建议
 
2020年,我国经济运行仍将努力保持稳中有进,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议中央企业在以下领域发力,高效率释放“稳经济”的重要作用:
 
第一,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聚焦央企主业高质量发展。
 
只有坚持新发展理念,才能突破传统方式的发展瓶颈,打破路径依赖。中央企业要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融入到治企理念,融入到企业的全面深化改革,融入到企业的转型升级,为中央企业做强做优做大提供重要保证。中央企业要抓住历史契机,要做落实新发展理念、创新驱动发展和实施国家重大战略的先锋,要带头促进高质量发展,对标国际一流水平,在法人治理结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淘汰落后产能等方面,积极推动产业改革升级,成为国内经济发展的标杆。另外,央企应聚焦实体经济发展,做强做精央企主业,充分发挥国有资本的投资、运营公司功能,将国有资本更多配置到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以及投向战略性新兴产业。
 
第二,完善落实三项制度改革,提升央企机构内部效率。
 
切实将劳动、人事、分配三项制度改革落到实处,切实通过三项制度改革,解决束缚员工创造性的痛点、堵点和难点,要保证公开、公平、公正,减少行政化干预,强化内部管理流程化、制度化、标准化,置于群众监督之下。以三项制度改革为契机,强化央企的创新战略和人才战略,打造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实现央企人力资源素质的全面提升。三项制度改革永无止境,要真正激发中央企业内部的队伍活力,将干部职工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调动起来,要将中央企业内部优质人力资本的价值充分释放出来,提升人力资本价值创造对中央企业业绩增长的贡献度。
 
第三、加快央企数字化转型,挖掘数据资产价值。
 
数字化是实现中央企业信息化、智能化的基本前提和重要基础。只有顺利实现数字化转型,中央企业才能在国内外数字经济发展浪潮中发挥更大作用。当今时代,数据是实现经济增长的重要资源,数据的处理和应用新方式、新手段,已经成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中央企业无论是涉及企业内部经营管理,还是服务外部客户,拥有待挖掘。中央企业应当积极加快数字化转型步伐,将中央企业重要的数据充分利用起来,增强与社会连接,为我国经济数字化发展赋能。
 
第四,加速央企混改工作,发挥混改作用。
 
中央企业混改已经取得很大进展,混合所有制企业的数量和比重大幅增加,要注意破解混改的积极性问题,以及参加混改的央企或央企成员单位的用人制度和分配制度与混合所有制相适应问题、员工持股问题等。应以改革创新精神,积极加快步伐,锐意进取,积极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市场化的收入分配机制,以及涉及的股权激励、分红激励、员工持股等政策措施,切实通过混改转变经营机制,提升中央企业的经营管理效能。带动社会资本和外部企业共同发展,释放协同效率。
 
第五,提升央企融资效率,优化融资结构。
 
中央企业从银行获得信贷资源优势明显,但是,中央企业应当注意保持杠杆水平,不可一味提升负债率,应当更多运用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进行融资,提升股权融资比重,优化融资的期限、利率、币种结构,降低融资成本。另一方面,中央企业可以用自身信用实力,积极帮助产业链上下游的优质民营企业和合作伙伴融资,弥补金融服务信息不对称的影响。
 
最后,中央企业在落实“稳经济”工作过程中,也要注意提升风险防控能力,坚持底线思维,深化经营管理体制机制改革,严格内部管理,建立完善风险防控机制,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掌握发展战略主动权,避免战略失误,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