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要时将延长加码经济纾困措施
央地齐施策,抓紧复工复产稳经济
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只是暂时的
中国经济信心满满 快来关注吧
脱贫奔康不动摇 县域经济谋未来

央地齐施策,抓紧复工复产稳经济

2020-02-10 15:25 主页 来源:未知
央地齐施策,抓紧复工复产稳经济

近日来,虽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仍在发酵,但各地正在努力组织复工复产工作,最大程度降低疫情对生产经营的影响,稳定经济运行。
 
据消息,国务院日前印发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和有关企业既要切实做好春节后返程和复工复产后的疫情防控工作,又要及时协调解决复工复产中的困难和问题,尽早恢复正常生产,并作出推动分批有序错峰返程返岗等8条具体规定。
 
国家发改委经贸司副司长陈达在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除了湖北省外,全国其他30个省份均已部署安排企业复工复产。
 
从目前各地复工节奏来看,为落实有序复工,上海提出下列企业和员工优先复工,包括:对涉及疫情防控、事关国计民生、保障城市运行和群众生活必需的企业;按照“四个论英雄”经济贡献度高的企业;市场订单足、防控措施实的企业;核心管理人员、一线熟练操作工人优先保障复工。
 
陕西提出,工业企业方面,以保障疫情防控物资需要、满足民众生活和社会正常运行、本地用工为主和本地产业链较为完整的生产企业优先复工;服务业方面,对提供送餐外供连锁性餐饮、提供生产性物流服务等企业优先复工,家政、影院、剧场等娱乐场所则视疫情情况复工复产。省属国有企业、疫情较轻的市县优先复工。建设工程方面,原则上按照重点民生工程(包括市政重点工程、轨道交通工程、省市重点工程等)、一般民生工程(包括安置房等建设工程)和其他工程(包括房地产等建设工程)的顺序有序推进复产复工。
 
另据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消息,四川实施企业联络员制度,建立复工复产日报制,推动在落实疫情防控基础上企业有序复工复产。截至目前,全省规模上工业企业复工率15%左右。
 
分析师认为,短期复工仍将面临一定的疫情防控压力,距离全面复工、复产都还需要一定时日。全面复工可能至少还需要一至两周,全面复产可能还要1-2个月,不同行业复工时间可能还会存在一定差异。
 
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发文指出,目前全面复工存在两方面的限制,一是复工会提高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输入性以及聚集性风险,二是以目前的产能看,以口罩为代表的日常防护用具整体较为稀缺,无法满足全国8亿劳动力的日常佩戴需求。不少企业表示,虽然其对外宣称将于2月10日开始复工,但考虑到各省市对外地返工人员的隔离要求以及工人的返工情况,全面复工可能至少还需要一至二周。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基于口罩的供应情况预计,在人员调配、衔接流畅,口罩分配合理、高效的情况下,未来一周,第二产业全面复工的难度较高,复工率或仅达30%。至月底,二产有效复工可达80%,工业生产与建筑业基本恢复正常。而如果考虑到百姓、商家囤货、地区协调、不合理采购,复产或将更加困难。
 
根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截至2020年2月8日,春运第三十天共发送旅客1124.2万人次,较去年同期下降84.0%。而从各行业的生产水平看,春节过后6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高炉开工率仍在下探。
 
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这从侧面说明当前部分企业的复岗工作尚未完成。基于交通运输数据简单计算,仍有11.36亿人次的返工行程尚未实现。复工的完全实现可能仍需22-23天(大约在3月1日前后),同时考虑到外地返工人员仍需7-14天的隔离期,复工时点可能会进一步延后。
 
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进一步指出,在部分地区复工弹性制,以及上下游行业复工传导和短期终端需求不确定性较高的背景下,部分行业即便复工后,企业复产并非迅速全面展开。复工过后全面复产或存在1-2个月左右的缓冲期。
 
值得注意的是,在防疫要求下,部分地区对企业复工方面要求严格,并落实防控主体责任,从员工管理、物资提供、隔离区设立等多方面对企业达标带来更高标准,或影响部分企业生产的开展。
 
随着复工时点临近,中央与地方近期陆续出台多种措施,加强中小微企业资金和政策保障。分析师认为,当前企业面临的核心问题仍然是现金流短缺,现有政策有助于企业渡过短期难关,未来可能还需要更多中长期纾困政策。
 
以上海为例,具体措施包括,中小企业承租本市国有企业的经营性房产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先免收2个月租金。对相关企业和个人给予税收优惠。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抗击疫情和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及中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疫情防控期间相关贷款利率参照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至少减25个基点等。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马春雷在周六的发布会上表示,上述一系列政策可以为全市企业减轻负担300亿元以上。
 
明明表示,延迟复工对经济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供给端,部分企业可能会面临生产经营延后、资金周转承压等难题,但考虑到当前政策对企业的支持力度,延迟复工对企业的影响只是阶段性的。从行业来看,对地产、基建的影响相对较小,对制造业、服务业的影响较大。
 
“当前企业核心问题在于现金流短缺,一方面减产造成收入减少,另一方面人工成本与原材料物流成本有一定上升。”花长春说,目前的政策对于中小企业渡过短期(一个季度左右)的困难具有成效,但也需要更多中长期中小企业纾困政策,积极聚焦中小企业生存环境、劳动密集型行业就业等结构性问题,避免疫情对实体经济造成长期影响。
 
花长春表示,这些中长期纾困政策包括发行特别国债,成立国家及地方中小企业救助基金进行择优救助,增加临时公益性岗位帮助失业群体再就业,落实重点疫区和行业的减税降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