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不惜一切救经济!
这只是又一次对经济衰退的恐慌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新风景
55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
宜宾市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

疫情对经济短期冲击较大

2020-02-24 17:47 主页 来源:未知
疫情对经济短期冲击较大

        新冠肺炎疫情较SARS疫情传染性更强、扩散速度更快、范围更广,国内、国际政府与社会反应更强烈。2003年SARS疫情导致2003年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率较第二季度下降2个百分点。相比之下,①此次疫情传播范围更广;②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更大,经济对疫情负面影响消化能力更差;③疫情对服务业消费影响较大,而我国经济现阶段对第三产业和消费支出的依赖性更强;④春节期间大多数省份与单位假期延长10天,实际复工时间可能更晚。因此可以预测此次新冠肺炎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显著大于SARS疫情。本文预测,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第一季度,2020年第一季度GDP增长率或低于2019年第四季度2个百分点以上;受影响的需求具有延迟效应,可能出现报复性反弹,疫情对2020年GDP增长率的影响不超过0.4个百分点。
 
  “三驾马车”短期内都将受到疫情的较大冲击:由于隔离防控与人口流动限制,一月份消费支出大幅减少;工人无法及时复工,制造业、房地产、基建投资短期基本停滞;国际人口流动受到限制,国际贸易短期内将受到较大冲击。
 
  餐饮、旅游、航空、酒店、影视、商场购物、交通运输等行业短期内受到巨大冲击;医疗、游戏、短视频、电商物流、在线办公与教育等新经济获得意外发展机会。
 
  新疫情对宏观信用短期冲击较大,民营、中小企业流动性风险面临严峻挑战。目前疫情对部分企业采购、生产、销售、现金流回款造成冲击,企业的正常偿债资金筹集活动也将受到影响,尤其是民营、中小企业将会遭遇短期流动性困难,无法按期偿付债券本息。由于信用的在企业产业间的广泛关联性和联动性,若无有效政策措施干预,将对总体宏观信用产生较大冲击。
 
  特殊时期应采取债券展期等特殊政策措施。在信用日益成为企业生存发展首要资本的当下,我们呼吁特殊时期采取特殊政策。政府应尽快出台信用债到期展期、展缓回售等明确政策,以对冲突发疫情产生的企业信用违约。同时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帮扶企业度过难关。
 
  本次疫情的发展和应对过程中暴露出部分区域与行业的管理问题,这是我们对其进行反思调整的良好契机。对政府行为引入有效监督机制,引进更多的专业人才进入管理机构并且发挥其重要作用,有利于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一、 新冠肺炎扩散速度更快、范围更广、对生产和生活的影响更大,对经济的冲击更强
 
  根据国家卫健委统计,截止2020年2月2日,全国感染人数已达到24324人,死亡人数490人,医学观察人数18.6万人,感染人数仍在高速增长(详见表1)。与17年前的非典型肺炎(临床诊断病例5327例,死亡349例)相比,“新型肺炎”扩散速度更快、隐匿性更强、控制难度更大、波及范围更广。
 
 
  目前,政府与社会已经对疫情做出快速反应,民众实行自我隔离,“不聚集,少移动”成为全民共识。武汉及多个城市“封城”,普遍延长假期。全国内大部分省市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WHO于1月30日宣布将此次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月28日,钟南山院士推测,疫情可能在2月上旬就会达到顶峰,然后逐渐减少。乐观估计,疫情可能在4月底得到控制。若疫情控制工作顺利,经济将从5月份开始反弹,需求与供给得到释放,从而有可能熨平疫情对第二季度经济的负面影响。
 
  二、新冠肺炎疫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1.预测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第一季度,短期对经济冲击较大
 
  根据以上疫情分析,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拥有相近的基因序列,也拥有相似的传播机制,但这次疫情传播范围大于2003年SARS范围,因此对经济的影响程度也更大。
 
  回顾2003年SARS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主要影响在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速从2003年第一季度的11.1%下降至2003年第二季度的9.1%,下降幅度为2%,短期内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较大(见图1)。疫情结束之后,GDP增速迅速回升至第三季度的10%,全年GDP增长为10%。在长期内,决定经济走势的因素仍然是经济基本面及逆周期经济政策,疫情影响有限。从2001-2006年的GDP整体增速来看,SARS对我国经济的影响难寻踪迹。可以预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应集中在第一季度,5月之后需求会大幅反弹,“熨平”经济冲击,预计对2020年全年GDP的影响不超过0.4个百分点。
 
 
  2019年经济环境与2003年不同,GDP增长率经历了较长时期的下滑后显现出周期性触底企稳的迹象(见图2),即所谓的“L”型走势。2019年年底,政策面与外部经济环境边际改善:非金融企业存款显著回升、制造业部门筑底回升、汽车、电子通讯销售同比增速反弹、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重回荣枯线之上。但市场内生增长动力依然较弱,货币与财政政策空间较小,经济仍存在较大的下行压力。此时出现疫情,经济对负面影响的消化能力较差。
 
 
  2.新冠肺炎对第三产业影响范围大、持续时间久,参照SARS期间数据,第三产业将导致GDP增速下降1个百分点左右。
 
  从三大产业来看,疫情对第三产业的影响最大,尤其是线下服务也与消费行业,相比之下影响持续时间也会更加持久。2003年第三季度SARS疫情过后,第一产业同比增长率从二季度的1.7%反弹至三季度3.3%;第二产业从11.3%迅速反弹至13.2%;第三产业则从8.7%增长到8.8%,至第四季度才反弹至10.1%(见图3)。相比之下,第三产业的反弹要滞后一个季度,因此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对服务业的影响大概率会从1月持续到8月或更久。
 
  2003年第三产业对GDP累计同比增长的贡献率为39%,2019年则增长为59.4%,因此此次疫情对服务业的负面影响范围加大,这会直接反映在短期GDP上。2003年第二季度,第三产业增长率下降1.8个百分点,以此为依据计算19年第三产业将导致GDP增速下降1个百分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