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不惜一切救经济!
这只是又一次对经济衰退的恐慌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新风景
55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
宜宾市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

资本市场老兵“携气”闯关科创板

2020-03-11 09:54 主页 来源:未知
资本市场老兵“携气”闯关科创板

  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苏州金宏气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宏气体”)最终选择主动撤回主板上市申报材料从而转战科创板。

  有投资者问,金宏气体够格吗?

  面对质疑,金宏气体用这样的描述来证明自己——“金宏超纯氨的成功问世,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

  从公司历年的业绩情况来看,金宏气体用“实力说话”了。然而在靓丽业绩的背后,暗藏着众多的问题又有着怎样的玄机?

  携“气”闯关IPO

  金宏气体是一家专业从事气体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环保集约型综合气体供应商。该公司的主要产品分三大类:特种气体(超纯氨、氢气、氧化亚氨、氦气、混合气、医用气体和氟碳气体等)、大宗气体(氧气、氮气、氩气、二氧化碳及乙炔等)以及天然气。

  此次金宏气体携“气”闯关,选取的也是“不差钱”的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查看金宏气体的财报发现,公司近些年的业绩呈现迅速增长态势。

  具体来看,2016年至2019年期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5亿元、8.9亿元、10.6亿元和11.6亿元,同比增长17.99%、36.51%、19.74%和8.49%;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04万元、8073万元、1.38万元和1.77亿元,同比下滑76.73%、增长542.7%、75.2%和27.43%。

  究其业绩增长的原因,这与供给侧改革等因素的影响有关,2017年以来普通工业气体市场行情较好,从而使得金宏气体的盈利能力迅速提升。

  金宏气体在招股书提到,产品新兴领域的市场空间开阔、产品品类丰富等也是影响公司营收增长的原因。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金宏气体客户主要集中在华东地区,报告期内,江苏、上海、浙江三省市的合计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8.68%、88.60%、87.85%和 86.23%。

  “如果华东地区客户对气体需求量下降或公司在华东地区的市场份额下降,将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金宏气体称。

  应收账款风险如何破

  在这靓丽的业绩背后,金宏气体暗藏的第一个风险就是应收账款。

  根据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其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占资产总额的比例较高。

  期间公司应收账款账面净额分别为1.26元、1.36亿元、1.57亿元和1.63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10.73%、9.84%、9.84%和10.4%。

  如果相关客户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应收账款存在不能及时收回的风险。

  而在金宏气体上半年应收账款前五名里,聚灿光电、亨通光导和亨通光纤也同样存在,聚灿光电应收账款1,157.80 万元,占比6.72%,亨通光导925.18万元,占比5.37%,亨通光纤则为423.15万元,占比2.46%。

  为何应收账款如此快速增长?这或许与公司的业务模式有关。

  金宏气体目前主要业务仍然以零售为主。2019年上半年,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亨通光电3,149.20万元,占比6.35%乾照光电1,229.16万元,占比2.48%,江苏美特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212.21万元,占比2.44% 聚灿光电952.34万元,占比1.92%, 华灿光电795.20万元,占比1.60%。

  仔细查看金宏气体的客户情况会发现,其主要客户呈现分散模式,最高时期前五大客户采购额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也没有超过15%。

  这意味着公司85%以上的销售份额都来自当地生产经营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不得不说,这将为其今后的可持续经营性带来一定的风险。

  还有一个隐藏着的风险就是,哪怕公司真上市成功了,但也存在着“一言堂”的风险。

  从上图可以发现,金宏气体主要股权仍旧牢牢地被金氏家族控制着。

  据了解,金向华为金宏气体法人、董事长以及总经理,其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持有公司36.41%股份;其叔叔朱根林通过直接方式持有公司13.69%股份,通过苏州金梓鸿间接持有公司0.03%股份;其母亲金建萍通过直接方式持有公司9.93%股份,其母亲的妹妹金小红通过苏州金梓鸿持有公司0.03%股份;其妻子韦文彦持有公司0.67%股份。

  总共算下来,金氏家族总共持有金宏气体60.76%的股权,并且家族人士在公司都担着重要职务。

  倘若公司成功上市,公司又如何保障其他投资者的权益?又如何能够避免“一言堂”的情况发生?

  安全事故频发如何治

  除了以上问题,金宏气体最令人担忧的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安全事故。

  在公司官网上,一篇题为《安全管理工作中侥幸心理要不得》的文章还引用了“海恩里希法则”称,每一起严重的事故背后,必然有29起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似乎在提醒要时刻注意安全。

  可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近年来金宏气体发生了多起安全事故。

  2014年1月,金宏气体原子公司靖江市泰和气体的充装车间发生爆燃事故,造成一死一伤。当时,靖江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给予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该公司主要负责人朱根林对发现的隐患未及时采取措施,未履行法定职责,对该起事故的发生负有主要管理责任,对朱根林作出罚款2万元的处罚,并于2014年11月予以强制执行。

  2015年6月,金宏气体厂区内超纯氨生产车间发生液氨钢瓶筒体撕裂,钢瓶内氨气泄漏,造成现场3名作业人员呼吸道和面部灼伤。

  2016年8月22日,淮安市环保局盐化新材料产业园区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淮环盐罚[2016]30号),金宏气体的子公司淮安金宏因高纯氯化氢项目在未取得环评批复的情况下开工建设,被责令停止建设的同时罚款2万元。

  连自身安全问题都无法很好地保障,倘若金宏气体上市,如何治理安全问题?又如何保障投资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