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提质增效”
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的出路何在?
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3.9%
全球经济要靠游戏来“续命”了?
共享经济迎来政策风口

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的出路何在?

2020-05-16 11:50 主页 来源:未知
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的出路何在? 


“黄河流域GDP占全国的比重在2012年后明显下降,工业化也逐步滞后于城镇化进程。”——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安树伟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应把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作为重点,上游地区应以生态恢复和提高用水效率为主,整个流域应建立生态补偿机制。促进产业高质量发展、城市高质量发展和区域高质量发展,支持中上游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发展。”——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长肖金成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如果没有经济发展做支撑的话,长期烧钱肯定是不行的。要促进人口向中心城市聚集,减少生态敏感区的人类活动,提供经济效率。”——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陈建军
“黄河流域那些处于经济盈利边界之外,又没有特殊的生态和文化保护价值的资源枯竭型地区、自然条件恶劣的贫困地区等问题地区,其人口和产业应转移到条件更好的都市圈城市群发展,建设紧凑型都市圈和紧凑型城市群。”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研究员杨开忠表示,从地理经济来看,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的根本出路,在于建立高效、包容和可持续的经济区域。
 
昨日,中国区域科学协会“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专题研讨会以线上视频的方式举行,参加会议的专家学者近80人。
 
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杨开忠教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长肖金成教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候任理事长李国平教授出席会议并发言。暨南大学经济学院覃成林教授、兰州大学经济学院郭爱君教授、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陈建军教授、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秦尊文研究员、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贾若祥副研究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安树伟教授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山东东营,航拍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壮观的河流脉络/视觉中国
 
规划范围尚未确定
 
2019年9月,“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首次与另外四大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同框,被明确为“重大国家战略”。
 
此后,作为我国第五个重大国家战略,“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在多个重要场合被频繁提及,但有关黄河流域的规划范围至今还没确定。
 
肖金成认为,划定黄河流域的规划范围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他主张不要以县为单元,也不要以省为单元,而是以地市州为基本单元来确定规划范围,黄河流经的地市州都纳入到黄河流域,此外经济联系密切的山东半岛城市群、中原城市群以及关中城市群应该整体纳入。
 
目前,黄河共计流经9个省级行政区、68个地市州和361个县市,若按省市县三级划定规划范围,三者总面积分别约占全国面积的37.32%、22.33%以及 12.54%。
 
虽然具体的规划范围尚未确定,但在中国经济向南偏移的趋势下,黄河流域经济地位下滑确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黄河流域GDP占全国比重明显下降
 
安树伟假定黄河流域规划范围包含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南、山东7省以及内蒙古中西部8盟市,2015-2018年,黄河流域常住人口占全国的比重,大致始终维持在24.1%-24.3%之间,但GDP占全国的比重在2012年后明显下降,且明显低于人口占全国比重,工业化进程也开始逐步滞后于城镇化的速度。
 
 
2005-2018年,黄河流域GDP、常住人口占全国的比重
 
提升黄河流域的经济发展水平,有两个保障条件,一是动能要转换,二是市场要有效。
 
但据安树伟调研,黄河流域8个省份中,市场化程度比全国平均水平高的只有山东和河南,其余市场化程度都比全国平均水平低,其中青海市场化指数最低。
 
而在新旧动能转化方面,2015-2018年,黄河流域仅有山东和陕西的R&D经费投入强度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持平,其余六省的经费投入强度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内蒙古最低。黄河流域研究经费投入不足的同时,创新产出成果的分布也极其不均衡,2006-2017年,山东的有效专利数约占黄河流域的一半。
 
面对重重制约因素,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的出路在哪里?
 
促进人口产业聚集,提升经济效率
 
“黄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如果没有经济发展做支撑的话,长期烧钱肯定是不行的。”
 
在陈建军看来,黄河流域的生态环境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二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生态保护是烧钱的,经济发展是赚钱的,如果不赚钱,烧钱是不可持续的,所以黄河流域要找到赚钱的方法,这一点非常重要。
 
陈建军提出,减少生态敏感区的经济活动和环境破坏活动,促进人口和产业向中心城市集聚,可以提高经济效率。
 
而从产业体系角度分析黄河流域的区域分工,安树伟提出,上游地区应该是构建绿色循环的产业体系;中游以能源重化工基地为依托,加快资源型经济转型;下游则以都市圈为载体,打造先进的制造业集群。
 
关于黄河流域未来的经济空间发展格局,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覃成林表示,黄河流域要继续大力推进城市化,引导产业集中布局,提高整个流域人口和经济活动的空间集聚度,一方面可以缓和整个流域的人地矛盾,另一方面可以提升经济空间发展的效率。
 
同时,还需加快快速交通网络和现代信息网络的建设,更新黄河流域经济空间发展的基础设施,使整个流域能够跟上高铁时代、5G时代的步伐,缩小与东部发达区域在发展条件方面,尤其是基础设施方面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