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商汇聚 经济复苏的新“展”望
两个“硬核”老板的一次握手
要构筑市场经济的法权基础
为什么河南经济却不如山东?
能源保障给经济发展打足“底气”

两个“硬核”老板的一次握手

2020-06-15 11:46 主页 来源:未知
两个“硬核”老板的一次握手


尽管分属不同行业领域,但两家企业的进取之道,都明显烙上了老板的深刻印记,具备极强的“硬核”风格。
 
6月9日-10日,老乡鸡集团董事长束从轩到访郎酒,与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碰面交流,深度了解郎酒的发展历史、生产经营、品牌建设以及产能储能建设规划。
 
参观完郎酒庄园,这位因手撕员工减薪信而意外走红的老板大为感慨:郎酒与老乡鸡的发展理念不谋而合。“它们都是在竞争激烈市场经济时代,及时找到自身产品特色,洞察消费者需求,从中寻求最大化结合点,从而找到市场新蓝海,创造更多发展空间。”
 
 
郎酒与老乡鸡的“不谋而合”,不仅仅存在于企业层面,还体现在企业领头人身上。汪俊林和束从轩,一个被行业称为“狼王”,一个长期有“鸡王”美誉。一个做白酒生产,一个做快餐连锁,尽管分属不同行业领域,但两家企业的进取之道,都明显烙上了老板的深刻印记,具备极强的“硬核”风格。
 
企业如此做派,肯定与两家企业领导人的鲜明个性有关。可以说,如果没有领军人身上这天然的硬核气质,郎酒和老乡鸡恐怕也走不到行业顶尖的位置。
 
救火队长与养鸡高手
 
出生在四川仁寿县的汪俊林,与安徽肥西人束从轩,一西一东,相隔千里,但都是1962年生人。
 
他们的职业生涯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起步和成功。
 
1979-1983年,年轻的汪俊林在泸州医学院(今四川医科大学)读了4年中医。同一时间,在试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引发全国关注的安徽,束从轩来到部队当了4年兵,直到1982年复员回到老家,开始另谋出路。
 
两个人的事业均在1983年起步。大学毕业后,学医出身的汪俊林凭借突出业务能力,迅速在泸州医疗行业成为青年专家,因学术科研成绩突出,接任了成都恩威集团医药研究所所长。到1992年,汪俊林已经做了近10年的医生。
 
从部队退役后,束从轩决定养鸡,并且“认死理”——只养180多天才能长大的肥西老母鸡。他拿着父母为其结婚准备的1800元,买了1000只鸡苗,在家里开始创业。
 
这一阶段,汪俊林走得顺风顺水,束从轩却经历了创业艰难。为了养鸡,他在鸡舍打地铺跟鸡一起睡了7年。到后来,即便是把眼睛蒙住,也能知道鸡的冷暖、饥饿、胖瘦、是否生病。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0年,束从轩成为合肥最大养殖户,规模位居安徽省前列,成为名副其实的“鸡王”。
 
与此同时,汪俊林却开始犯难了。
 
由于能力突出,1992年,汪俊林被调到泸州制药厂任厂长,虽说完成了医生到企业家的转型,但眼前这家濒临破产企业,账上资金只有2万,却有108个员工等发工资。
 
放下温文尔雅的医生风格,“救火队长”汪俊林把销售人员派到市场上,清掉所有便宜货,全厂震惊不已,但汪俊林硬核得“说一不二”。神奇的是,企业当年业绩竟然扭亏为盈。因非凡的管理和应变能力,汪俊林在当地企业界一举成名。
 
1999年,泸州市政府又把当年的“老大难”——四川长江机械集团旗下的三家企业,丢到他手里。身负振兴之责,汪俊林凭借经营能力和扭亏天赋,再次让老企业焕发新生。此后,“扭亏”成为汪俊林抹不掉的色彩。
 
一个是“救护队长”,一个是养鸡高手。从1983到1999年的16年间,无论是力挽狂澜的汪俊林,还是艰难打拼的束从轩,都通过敢想敢干和不惧挑战,证明了他们有经营企业的能力。
 
百亿郎酒与100家老母鸡店
 
1999年,在汪俊林继续大显“扭亏”能力的时候,束从轩意外收到了一张快餐特许经营培训邀请函,接触到了餐饮行业。通过走访和学习,他决定从养殖向做中式快餐连锁转型。
 
自此,这个养鸡高手开始琢磨如何做出一碗好喝的老母鸡鸡汤。
 
“老母鸡鸡汤”是日后老乡鸡的招牌产品,当年研发足足耗费了束从轩两年时间,他和员工们不得不每天杀一两只鸡,频繁尝味。大概做了一千只鸡时,束从轩想要的鸡汤出现了。
 
2003年,老乡鸡的前身、第一家“肥西老母鸡”开业,凭借“食材只用180天老母鸡”的优质品质,迅速引发当地消费者喜爱。到2012年底,肥西老母鸡在安徽的门店超过100家,束从轩的餐厅还开到了南京、上海和北京。
 
同一时期,“救火队长”汪俊林再次被寄予厚望。2002年,屡屡创造扭亏神话的他,被泸州市政府喊去救活郎酒。任务艰巨推说能力不够,但领导立马批评:“你这个人,不干事干什么?现在就是要让你喝盐开水,越喝越渴,越渴越喝。”
 
当年,这家名酒企业走到了经营崩溃的边缘,欠银行13亿,每年需还利息一个亿。所谓“装水卖、都会亏”并不是一句空话。汪俊林索性“把身家性命都压上去”,以分期付款方式接手郎酒。
 
一入驻郎酒,汪俊林就掀起了机制改革、销售提振、产品聚焦、品牌提升等诸多疾风骤雨般的行动。坚韧的郎酒人,被白酒行业称为充满“狼性”。
 
“狼王”汪俊林更无愧此名。他亲自挂帅销售公司一把手,70天内,由西到东,由东到南,由南到北,跑遍郎酒27个城市的经销商。要知道,当年的交通远不如今天发达,两天半换一个地方的汪俊林硬是敢跑。
 
如老母鸡鸡汤之于束从轩,汪俊林的第一只“头狼”红花郎,也诞生在2003年。自此,“神采飞扬中国郎”响彻全国,甚至连续三年独家冠名央视春晚,红花郎的品牌势能极大释放,市场销售空前爆发。
 
在“红花郎”的引领下,汪俊林部署“群狼过处,寸草不生”营销策略,强势占据渠道和终端,郎酒业绩连年猛增,直到2011年销售突破100亿。
 
要知道,2011年,五粮液营收是202亿,贵州茅台才184亿,洋河股份首次突破百亿大关,而泸州老窖的营收为84.27亿元。郎酒明显已冲刺到了行业第一阵营。
 
这一时期,无论是汪俊林还是束从轩,均迎来事业辉煌的第一个巅峰。倘若他们止步于此,成绩也足以让人佩服。但这两位硬核老板的选择是:绝不。
 
青花郎与老乡鸡
 
郎酒与老乡鸡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个相同的理论出现在它们身上。这就是风靡全球的特劳特“定位”理论。
 
2015年底,汪俊林回到郎酒,他重新思考了郎酒此前的发展,高销量的背后是广告高轰炸和渠道高压货,一旦行业遭遇调整,爆仓就在所难免。
 
这一次,郎酒来了个彻底颠覆。2016年底,汪俊林突然宣布“郎酒今后不再压货”,全场响起如雷掌声,变革求生的郎酒展现出了惊人的改革气魄。
 
之后,郎酒与特劳特营销咨询展开合作,原有五大事业部合并、缩减为三个,聚焦青花郎、红花郎和小郎酒。更受关注的,则是新“头狼”换成了高端白酒品牌青花郎,品牌定位“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
 
此前的“头狼”红花郎顺位下延,业界对此争议很大。分析者认为红花郎的让位,将对郎酒造成巨大销量损失,甚至形成“青黄不接”局面。事实上,郎酒确实为此牺牲了至少20亿销售额。
 
但汪俊林无惧争议,青花郎在郎酒新一轮的品牌传播中的声量也空前放大。神奇的是,2017年-2019年,郎酒高端品牌青花郎收入分别为7.39亿元、19.27亿元和31.97亿元,分别占比同期公司收入的14.52%、25.88%和38.45%,期间的增长速度达到160.76%和65.91%。
 
随着郎酒招股说明书的披露,郎酒的业绩曝光大众面前。2019年,郎酒的营收排在行业第八位,但净利润却已排在第五位,仅次于茅五洋泸。净利润表现如此强劲,无疑证明汪俊林力挺高端青花郎策略的成功。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束从轩身上。2011年,肥西老母鸡站稳安徽市场,但省外一直反响平平。咨询公司报告,外省人不知道“肥西老母鸡”是什么意思,不懂就不去消费。
 
当时,“肥西老母鸡”经8年辛苦打造,已成为合肥名片,是“中国驰名商标”。改名不怕损失惨重吗?但束从轩坚定认为:为走向全国必须改名。
 
改成什么呢?“外脑”特劳特给出了三个字:老乡鸡。
 
束从轩决定破釜沉舟地改,态度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夜之间,肥西老母鸡的店面改成了老乡鸡。高管惊诧,社会议论纷纷,很多媒体猜测束从轩破产了,企业卖掉了。
 
 
与此同时,特劳特还建议,老乡鸡应做战略收缩,把生禽零售等多元业务砍掉,养殖行业由下游工厂负责,聚焦于修炼快餐内功。束从轩照做不误。当年就取得了成功,改名前后花费了2000万,但老乡鸡当年的利润提高了2.5倍。
 
事后,特劳特的人在谈到郎酒和老乡鸡时均表示,两家企业执行策略的狠劲,让他们印象深刻。
 
这个事情说明,很多时候策略只是企业成功的一部分,领导人坚定而决绝的战略放弃与all in投注,才是郎酒和老乡鸡走向更高成功的方法。
 
亦刚亦柔,谓之济道
 
如果把郎酒与老乡鸡的成功,全部归功于领导人的勇于突破和雷厉风行,不但有失观察角度的全面,也将与我们本文真正想阐述的思想背道而驰。
 
两人的硬核,不仅是企业经营上的“硬桥硬马”,更体现在刚柔相济的功夫。
 
今年2月,因疫情冲击,老乡鸡餐饮店预计有5亿损失。16328名员工集体上书束从轩要求疫情期间不拿工资。看见这封联名信,束从轩在视频里边撕边说:“你们太糊涂!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也要确保你们有饭吃、有班上。”
 
视频迅速火遍网络,束从轩顿时成为网红企业家。他也没想到的是,正是这次无心之举,让老乡鸡一夜之间走到全国消费者面前,企业一举转为危机。网上走红的当周,光大银行、建设银行以及合肥的一家银行共三家银行主动和他联系,为他提供了5个亿的授信额度。
 
汪俊林也有这样的高光时刻。在2011年郎酒销售破百亿的庆功宴上,汪俊林突然宣布,所有员工每人额外奖励3万元,全场顿时沸腾。在场的高管都以为汪俊林喝醉了,乱说话,提醒他说:“8000名员工,不算税金就2.4亿元了,你开玩笑吧?”
 
后来,事实证明,汪俊林是认真的。正是如此气魄,汪俊林执掌下的郎酒,始终有大批行业精英和经销商追随。郎酒自然也有一次次崛起的潜力。
 
不久前,中国证监会官网披露郎酒股份招股说明书,郎酒距离登陆A股只差“临门一脚”。借助资本,郎酒将迎来新的发展高峰,实际控股人汪俊林也将持续刷新白酒首富身家。
 
特殊时期,凭借一己之力走红的束从轩,不但卖房发工资、手撕员工减薪信,还决定免费送100万份鸡汤、开200元发布会,都迅速抢占了媒体头条。比起同行,老乡鸡的全国化进程可谓一日千里。
 
没有企业会随随便便成功。无论郎酒还是老乡鸡,它们的成功既得益于踏准时代的进程,更与领导它们的掌门人决策风格须臾不可分离。
 
在汪俊林和束从轩两个硬核老板身上,还有很多留给我们思考和学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