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胶东经济圈,打响“海”字牌
互联网经济上,流量是浅薄的一层
江西创新路径发展数字经济观察
今年全球经济或萎缩逾3%
国家发展改革委谈经济走势

互联网经济上,流量是浅薄的一层

2020-06-17 18:52 主页 来源:未知
互联网经济上,流量是浅薄的一层

互联网的浪潮经常会让人误解,浪潮汹涌之时,人们以为一个浪头后还有无限个浪头,以为这股浪永无止境。当互联网跟商业结合,尤其是跟大众消费型商业结合时更是如此。互联网的特点就是爆发力——用户规模和影响力的指数级增长,而大众消费型商业在越过某个阈值后同样具有指数级增长特点,两个指数级叠加,互联网在大众消费领域经常形成各种浪潮。
 
但互联网商业史已经足够长,有足够多的过往案例让我们看到这一股股的浪潮怎样从后浪变成前浪。如果说,过去二十年里,中国互联网商业发展史有一个共识,这个共识就是,单靠“流量+资本”已经无法突破互联网经济的上限。
 
不是“互联网+产业”就能够成就一个真正成为闭环的互联网经济领域,远的OTA、O20、共享经济的发展史不谈,最近的“瑞幸咖啡”就是另一个以为凭借“流量+资本”就能够颠覆一个行业的圈内笑柄。哦,有些人还要加上算法,以为有了算法的技术光环加持,流量就是永动机,就能跟某个商业领域或者经济领域绑定了。互联网是没有边界,但每个产业都有极强的壁垒,O2O有了流量,不等于就能够打通金融服务,短视频有了流量,不等于就打通了核心商业链路、交易链路,从互联网流量到互联网产业闭环,中间有着漫长的路径,而流量是互联网经济上最浅薄的一层。
 
比互联网经济拥有更大想象空间的是数字经济。一旦到数字经济的范畴,互联网能够抵达渗透的产业能级就从十万亿级跳到百万亿级。在中国,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产业能达到百万亿级,那就是房地产行业,这就是为什么房地产行业在国计民生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分量。从体量来说,狭义互联网经济远达不到百万亿级,但拓宽了的广义互联网经济可以,那是一个看上去更抽象的数字经济。
 
简单的“互联网+产业”,与数字经济的本质区别是什么?所谓的“互联网+产业”往往只做到了连接,但真正的数字经济一定要做改造。流量能短平快地给产业输血,但绝无可能从底层变革产业。
 
中国明确提出要改造传统产业、搭建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企业只有一个,那就是阿里巴巴。最近关于阿里危机的讨论甚嚣尘上,一个核心观点是受到字节跳动、快手、拼多多等互联网企业的流量夹攻,但这种观点很明显远远低估了阿里经济体护城河的壁垒之深。作为中国互联网商业先驱,阿里靠着极强的运营能力成长为世界上最成功的电商巨头之一,它深刻懂得流量漏斗的规律,也深知流量对商业的重要性,但很快它同样认识到了流量的局限性。
 
在中国互联网经济的江湖中,阿里是风格非常特殊的一家企业。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尽量“做轻”,但阿里一直在努力“做重”。无论是靠拳头产品起家的腾讯,被称为APP工厂的字节跳动,还是靠UGC短视频加算法崛起的快手,本质上它们从未跨出自己的舒适区,始终做着轻量化的流量变现生意。
 
但阿里不同,从流量运营起家,这家企业逐渐把自己变得越来越重,为供应链提供电商基础设施、搭建交易基础设施、搭建物流基础设施,十年前,甚至还建起云计算基础设施。出于业务需要,别的互联网公司也会适当向产业延展,比如腾讯早在几年前同样做了钱包,但很明显,腾讯的金融业务相比支付宝仍是蜻蜓点水式的覆盖,腾讯依然保持着自己克制、轻量化的互联网美学。而阿里的风格是将脏活累活干到极致,拥有12亿用户的支付宝仍在超过10个国家发展本地钱包业务、菜鸟长成了每日包裹量上亿的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阿里云支撑起了数百万家企业的IT架构,这些数字背后是高度消耗人力的线下地推和服务。中国另一家有类似吃苦精神的互联网企业则是美团,从线上团购流量出发,美团也逐渐走向线下,培养了庞大的地推团队和30万活跃的快递员体系。
 
阿里喜欢挽起裤腿下场干活的风格,也反映在投资上。腾讯看起来常常“放养”被投企业,而阿里常被诟病“控制”被投企业。马云很明确说过,阿里做投资,格外看重运营权。本质上,这是思维方式的不同,腾讯依然在干互联网经济时代连接的工作,为被投企业导入资金和流量,而阿里更看重的是通过改造创造价值增量,尤其是帮助被投企业升级数字基础设施,实现生产力跃升。
 
脱离了轻量化流量思维的阿里,早已很难被定义为一家传统互联网公司。在更广阔的数字经济疆土上,互联网经济的平原已经一览无余,增长的空间需要艰苦地探索、开拓,由于业务很多时候非标,这些增长往往不是指数级的,有时候是线性的,但正因为堡垒不易攻下,它们将构成企业强大的壁垒。
 
承载了万亿美元交易量的淘宝、天猫,依然是中国第一电商,但今日的阿里远非淘宝、天猫能概括。阿里早已成为一个超级庞大的经济体,从供应链、支付、物流、云计算,到协同办公,所有这些重投入搭建的基础设施,还有阿里经济体外巨大的生态合作伙伴体系,它们整体构成了阿里的规模效应和难以被撬动的护城河。
 
如今对阿里更好的定义,可能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提供者。近些年,阿里越来越重视对科技的投入,而科技正是打造先进基础设施的底层能力来源。在阿里巴巴集团今年5097.11亿元营收中,400亿来自于阿里云,这家以云计算起家的高科技公司5年内营收增长了30倍,从12.71亿元增长到400亿元。
 
除了横向生长,以科技打通产业链条外,阿里巴巴的科技布局近几年有明显的向下生长趋势。普华永道发布的《2018年企业科技创新企业1000强》报告显示,阿里巴巴在国内所有上市公司中研发支出占比位居第一。今年4月,阿里云总裁行癫表示,对底层技术的研发将继续加码,未来3年阿里云将再投2000亿元,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
 
马云给予厚望的阿里内部研究机构达摩院,已经组建了15个基础技术研究实验室,大部分都致力于前沿、底层的技术探索,如下一代通信技术XG、量子计算、芯片等。去年达摩院第一颗芯片平头哥含光800问世,两项新的世界纪录也随之产生,其推理性能比目前业界最好的AI芯片性能高4倍,能效是业界第二名的3.3倍。
 
阿里之所以以极大的决心砸重金布局底层技术,归根结底,还是希望做厚基础设施。这是数字经济时代做重、做深的思维,与追求轻、快的互联网思维大相径庭。
 
在互联网黄金时代,流量是永远流动的盛宴。这场盛宴是不是正在落幕?很多人预言过,但看起来它并没有散场。盛宴边排着队的卖水人,一直在轻松得利。
 
只不过,流量终究是这个经济体系中最浅薄的一层。是巨头就不要只做容易的事,总有后来者不满足于平原上的小世界,起身前往更广袤的无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