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严峻形势下的美国经济脆弱图
债底实为公司经营的“警报灯”
宋清辉: 低佣金并不能留住客户
“啃老”而来的利润率能维持多久
高质量发展获投资者高度关注

债底实为公司经营的“警报灯”

2020-10-26 14:49 主页 来源:未知
债底实为公司经营的“警报灯”

作为国内资本市场T+0交易制度的试验田,可转债因其股债双重特性深受专业投资人喜爱,但近期出现的疯狂炒作也暴露出很多无视基本面的投机行为。尤其是对经验欠缺的投资人来说,如果对所谓可转债的债底保护、强制赎回以及价格异动形成的机理不甚了解,就难免因此而误入投资“陷阱”。

债底实为公司经营的“警报灯”

上周末,可转债的爆炒行为被监管层盯梢,对于“未上车”的投资者未尝不是件好事,至少对于高价且走势严重偏离正股轨迹的转债需严加防范;但同时,对于已经破发的转债品种而言,低吸更需擦亮双眼。

虽然说低价意味着较高的安全边际,但如果偏离公司基本面,所谓的债底保护甚至有可能成为投资人买入垃圾债的“陷阱”,其背后的原因多与公司经营不善有关。

Wind统计显示,截至10月25日,二级市场上的可转债共有337只,其中8只已经破发,亚药转债最新收盘价最低,为80.07元/张,目前转股价16.25元,但由于正股亚太药业股价持续下跌,年内跌幅已达25.66%,10月23日报收4.78元/股,因此当前转股溢价率高达180.24%。

如此转债,显然转股得不偿失,仅以纯债作为当前配置思路。但需指出的是,由于企业经营业绩欠佳,2020年中报延续去年年底亏损态势,亚药转债价格也持续承压,到首年付息日2020年4月2日时,转债价格一度跌至90元附近。按照补偿利率条款的约定,该转债期满后五个交易日内,公司将以本次发行的可转债的票面面值的115%(含最后一期利息)的价格向投资者兑付全部未转股的可转债。

有统计显示,即便持券到最后,亚药转债的税前年化收益率将在5%左右,与普通AA纯债利率相当,彼时还是AA债的亚药转债被看做“债底”已筑。然而,半个月后,该券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截至10月25日,已跌至80元上下的该券则再次刷新“债底”下限。

不同的是,机构投资人早已从正股亚太药业中撤资,仅基金和券商资管去年从亚太药业撤股的规模就达到130万股、1073万股。有投资界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债券虽然是固定收益产品,但实际收益也会跟着变化;而遇企业经营不善亦会使得当前券种折现率下降,如遇二级市场踩踏,债券价格未尝不可跌破“债底”,而股债的价格弹性有着天然的不同,指望劣质债券价格起暖绝非易事。

警惕强制赎回下的股债两空

尽管绩差公司的可转债要回避,那么正股业绩不错且踩上舆情的“风火轮”是否能让可转债价格一路高歌猛进?非也,强制赎回机制或许能让追高者股债两空。

以目前可转债的市场行情来看,有178只可转债正股股价已超过转股价,其中有72只的正股股价已超越当前转股价的30%。尽管部分修调转股价格的债券避开强制赎回,但从已公布强制赎回的提示性公告来看,多数是因为在连续三十个交易日中至少有十五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不低于可转债当期转股价格的130%(含130%)。

这意味着,即便转股价格留有调整的余地,但当正股价格连续被推高时,可转债的不确定性因素也在增加,特别对那些本就转股溢价率高的券种而言,强制赎回显然是其追高博傻的噩梦。

这一点在最近的可转债基金中体现得最为直观,尽管公募可转债基金算得上在结构市当中的一抹亮色,截止到10月23日,平均净值增长率达到8.68%,其中,鹏华可转债录得25.47%暂列第一;但在收益欠佳的品种当中,重仓老券遭遇强制赎回,而调仓新券表现平平成为最大的拖累因素。

以海富通可转债优选为例,今年一季度,该基金首次在重仓债券中买入索发转债,彼时占净值比达到10.07%,位居重仓债券第二;而到今年二季度,索发转债的持仓规模占净值规模比值飙升至40.45%,位居重仓债券第一位。

今年9月1日,索发转债首次公布强制赎回提示性公告,这意味着,基金经理要么及时在二级市场将索发转债抛售变现,亦或是换成正股索通发展的股票,尽管三季度的持仓明细还未报出,但就目前的成绩来看,失去索发转债的海富通可转债优选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即便有券仓调整或置入新券的可能,年化收益仅0.52%,在同类型基金中排名几乎垫底(421/427)也表明效果不佳。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索发转债的转股溢价率就高升至23.55%,可转债的股性明显大于债性,虽然不能与当下动辄100%、200%的转股溢价率相提并论,但需指出的是,强制赎回的触发始终是参与高溢价转债投资的利空,稍有不慎就会股债两空。

避免因价格异动再入投资陷阱

无论是偏离基本面以求债底保护的投机,还是追求高溢价券种落入强制赎回“陷阱”,归根到底还是市场的非理性炒作让投资人迷失方向。

10月20日到23日期间,可转债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头号热点,蓝盾转债、横河转债等多只转债触发临停、正元转债单日狂拉176%,可转债市场成交额一路冲高近2000亿元。

Wind统计显示,有10只可转债的转股溢价率超100%,其中横河转债的转股溢价率达236.8%;其次亚药转债、正元转债、智能转债的转股溢价率在150%~200%之间,分别为180.24%、170.58%、161.46%;此外,广电转债、盛路转债、岩土转债、模塑转债、蓝盾转债、嘉澳转债等6只可转债的转股溢价率在100%~150%之间,分别为147.8%、138.79%、129.49%、127.87%、124.84%、114.25%。

前述投资界人士告诉记者,鉴于可转债交易是T+0操作,对于日内做T的投资人来说,如果缺乏高换手操作经验,极容易在高溢价可转债品种的炒作中充当接盘侠,甚至帮助已购可转债的大股东提前获利出清。

尽管沪深两地均有各自的停牌机制,但从智能转债来看,在经历前一天暴涨31%后,第二天集合竞价时就开出涨超10%的价格,随后快速2次临停之后,恢复交易继续狂涨,最高暴涨到360元,涨幅达到148.28%,而后回落,又跌回到215元收涨48.28%,振幅超过48%。

分析人士指出,可转债交易价格与公司股价高度正相关,当价格严重偏离时,可转债存在较大的估值风险,投资者应高度警惕、理性投资,而近期可转债市场疯狂“作妖”显然与此背道而驰。

富国基金基金经理俞晓斌建议,投资者应规避基本面较差的高绝对价格、高转股溢价的品种,不要盲目参与短期价格波动很大的小市值品种。在择券时,将转债对应正股的基本面及估值水平作为优先考量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