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净值化转型浪潮来袭
可转债狂潮过后或“一地鸡毛”
公募基金三季度偏爱“喝酒吃药”
“妖股”天山生物第三季度扭亏
拼开发大气 匡堰力促经济高质量

可转债狂潮过后或“一地鸡毛”

2020-10-28 11:24 主页 来源:未知
可转债狂潮过后或“一地鸡毛” 

10月26日,多支可转债涨幅达到或超过20%,触发熔断机制,深交所连续发布36个可转债盘中临时停牌的公告。也就是在当天,证监会发布《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同时上交所、深交所将正元转债、蓝盾转债、智能转债等多支涨跌异常的可转债纳入重点监控对象,并采取监管措施。
可转债是债券持有人可按照发行时约定的价格将债券转换成公司的普通股票的债券,兼有“债权性”和“股权性”。如果债券持有人不想转换,则可以继续持有债券,直到偿还期满时收取本金和利息,或者在流通市场出售变现。
对此,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游资借大盘调整期进入可转债市场炒作,目前一些可转债价格已大幅超过其股价,风险显而易见,狂欢过后必定“一地鸡毛”。

大盘调整 可转债市场变临时赌场
自10月20日起,可转债市场变得异常活跃,一周之内换手率飙升,超20支可转债触发熔断,成交量陡然增加,转股价值脱离纯债价值,转股溢价率和纯债溢价率高涨不退。
以被停牌的正元转债为例,10月22日它的成交量由9.08万陡增到452.61万,转股溢价率由4.64%增至170.58%,纯债溢价率由66.17%增至358.81%。

正元转债走势图
对此,李大霄认为,可转债市场出现如此大规模的炒作热潮,主要是因为市场前一段时间的调整。国庆过后A股市场在经历较大上扬之后又回到了节前原点,这个过程中投资机会相对匮乏,导致部分游资借助可转债这个品种进行大规模炒作度过调整期。待大盘好转之后,资金可能会回到主流品种当中去,可转债的火爆只是临时现象。
可转债这一并不主流的品种被游资选中,得益于其自身的某些特质,李大霄表示,可转债没有涨跌停板限制,实施T+0交易,只有熔断机制,熔断并不能全天停止交易,且有些可转债规模较小不收取印花税,交易成本较低,有一些还有正股配合,这些特点容易形成炒作潮。
理论上,可转债与股票相比是一个保守型的产品。在李大霄看来,这个产品的设计的初衷是进可攻退可守,将股性和债性相结合,适合比正股更加保守的投资人购买。但是目前可转债市场背离了这一初衷,投资人的赌性和可转债的某些特征留出了投机操作的空间,蒙蔽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投资者,也吸引了一些投机玩家。
监管部门出手 低风险偏好投资者当远离
可转债市场异常波动也引发监管部门持续关注,10月26日,证监会发布《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 应当制定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尤其是要与正股所在板块的投资者适当性要求相适应 ;并强调,要充分提示和防范强赎风险;要加强风险监测,可转债交易出现异常波动时,证券交易场所可以根据业务规则要求发行人进行核查、披露异常波动公告,或者采取临时停牌等处置措施。
此外,《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还提出,起投资人须签署可转债风险揭示书才能申购或买入可转换债券,已持有相关可转债的投资者可以选择继续持有、转股、回售或者卖出。李大霄表示,建立投资人制度非常必要,因为现在投资可转债的人除了主动型操作者以外就是一些不明白可转债为何物有何风险的跟风型投资人,充分的风险提示会设立入场的初步门槛,对跟风型投资人起到提示作用。
李大霄说:“可转债与上市公司股价密切联系,当大幅超越股价时风险就显而易见了,而且可转债债息低,过高价格意味着回报期十分漫长。监管层的态度非常清晰,无论征求意见稿出台、实施停牌还是不断提示风险,都表明监管层对这个问题的担忧,和对投资人保护的态度。”
最后,他提醒道,回顾历次投机炒作浪潮,最后终会以一地鸡毛收尾,受害最严重的将是普通投资人。目前,可转债市场已经偏离基于投资价值的投资,变成了交易技巧上的竞赛,过度追高极不理智,极端者持有可转债周期已经短于10分钟,风险高如累卵,风险偏好低的投资人要及时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