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组数字感知中国经济温度
“弹劾”高管,天神娱乐的紧急
科技消费仍是投资主线
关店6487家,又一行业陷入“关店
义乌小商品制造的生存危机

“弹劾”高管,天神娱乐的紧急192天

2020-11-13 14:56 主页 来源:未知
“弹劾”高管,天神娱乐的紧急192天 


天神娱乐于今年5月6日被戴上了*ST的帽子,正式背上了“退市风险警示”,公司市值缩减到17亿元,而在几年前,它的市值曾一路飙升到400亿元。
 
 
 
暴雷是从2018年中开始的。
 
彼时天神娱乐迎来了它的昌盛与深渊的交界点,2018年为止发起的10余其并购案,收购金额超过100亿元,在2015年时,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按照今天A股市场游戏股的局面来看,已经是直追龙头的一梯队大阵仗,其中的商誉减值大雷令人心惊。
 
2018年半年报,天神娱乐营收及净利都大幅下降,经营性现金流为负,立时间天神娱乐被推向风口浪尖,质疑声伴随着证监会对大股东朱晔的调查展开,天神娱乐开始了漫漫自救路。
 
 
 
对赌压力与不恰当的扩张
 
大规模的并购与扩张源自2014年借壳上市后,天神娱乐面临的对赌压力。
 
作为一家从网页游戏起家的游戏公司,天神娱乐有着当时被市场看中的IP基础,《傲剑》《飞升》《苍穹变》等自研游戏都有一定市场地位,顺着“页转手”风潮快速进入手游市场后,天神娱乐却并没有选择踏实的耕耘自有IP。
 
对赌压力,以及市场蓝海给人一种幻象,似乎只要重金开路,大量收购激进扩表,就可以抢先一步抢占这块在当时未知的市场。
 
乱花渐欲迷人眼,当年的手游市场,从毫无规律的疯狂扩张,很快就过渡到考验核心壁垒的理性环境。逐渐稳扎一二梯队的游戏大厂,莫不是掌握数款核心旗舰产品的基础上,通过巩固自研及发行实力进行品类扩张。而天神娱乐作为轻资产公司,完全疏忽了梳理自身壁垒的环节,一味扩张,商誉高悬。
 
 
 
而资本本身,在这个行当是最称不上壁垒的。
 
并购资产与资产整合,在天神娱乐这里完全剥裂了,大规模快速并购扩张并没有错,但在与时间赛跑的过程中,天神娱乐只看见了业绩对赌,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而没有考虑游戏这一行的未来在哪里。
 
大股东朱晔在一封公开信中坦承,“我错了。我选择了通过外延式并购发展的路径,而不是做好内生性发展,找到真正的壁垒和护城河。”
 
棋牌概念受挫
 
2018年,因为游戏版号管制政策降临,天神娱乐激进扩张的风险瞬间暴雷。按照2018年度财务报告的说法,天神娱乐当时的主营游戏均走向衰落期,储备游戏都没有拿到版号,说白了,就是产品没有抗风险能力,只能依靠大量新游戏发行维系现金流运转。
 
并购而来的大部分公司并没有太好的市场竞争力,资本市场于是为天神娱乐找到一个重心,它在一段时间内都被看做棋牌概念股。
 
但棋牌业务很快就雪上加霜,天神娱乐当时的关注重点集中在棋牌类业务上,嘉兴乐玩集中运营地方特色棋牌游戏,一花科技主营为《一花德州扑克》,收入占比90%,口袋科技的《口袋德州扑克》也是大头产品。而就在2018年,国家对棋牌类游戏进行了一次震动行业的大规模严打,而德州扑克就处在严打核心。
 
 
 
天神娱乐的两款核心德州扑克产品先后停止运营,其余研发期的棋牌游戏也受到整改及版号的双重影响,棋牌概念受挫。
 
游戏和影视行业双重收紧,天神娱乐刚完成扩张,还未来得及整合这些资产,仅凭并购公司们的惯性运作,完全无法撑过这次打击,2018年的亏损超过70亿元,其中光是商誉计提减值就达到40.6亿元,天神娱乐在这一时刻完全被游戏市场规则抛弃了。
 
 
 
“现在救公司,需要懂现有主营业务,且踏踏实实做增量业务的人。否则,只会是一场资本的游戏。”这是朱晔在矛盾爆发后悟出的。
 
天神娱乐的紧急192天
 
到了2019年,情况没有任何好转,债台高筑完全脱垮了天神娱乐正常业务的开展,重整保壳已经迫在眉睫。
 
2018年,市场风波对天神娱乐三重打击之时,内讧几乎压垮这家公司。
 
暴雷后的天神娱乐开始内讧,中小股东奔走维权,甚至要求罢免董事会,迫使天神娱乐高层召开媒体说明会,公开剖析了自身面临的问题,以及有效的解决方案。
 
债转股是当时最有可能,以及最应该的化解债务的途径。
 
为了一面化解债务,一面将存量重新盘活寻求增量发展,天神娱乐的新任管理团队,定下了通过司法重整实施债转股的自救目标。今年4月26日,*ST天娱正式向法院提出重整申请。
 
这起重整案收到了相关政府及司法部门的高度重视,且公司内部从股东到管理层,乃至内部员工都在积极推进重整计划。今年5月12日,公司第一大股东还可撤销地承诺放弃其持有公司股份对应的表决权,随后,重整计划高票通过表决。
 
 
 
自4月26日*ST天娱重整申请,到11月5日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和出资人组会议,天神娱乐用192天完成了一场紧急自救的第一步。
 
天神娱乐成为了第一家进行重整执行的互联网轻资产上市公司,为年内保壳脱困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重整计划令人看到很多希望,或许这一次天神娱乐真正摸清了自己的护城河。
 
其核心理念转变为“电竞驱动游戏,数据流量驱动实体经济”,强化公司各业务板块的协同效应和规模效应。这实际上是去芜存菁的具体实现办法,天神娱乐已经摸清了游戏市场的优质资产应当是怎样的组成。
 
2020年《死神》、《雪鹰领主》、《一拳超人》等游戏成为接替也增长的主力产品,且远销海外,天神娱乐在发行方面找到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棋牌业务方面也没有放弃,天神娱乐将棋牌业务的累积与电竞生态对接,与WCA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合作,将旗下棋牌游戏全面接入平台,找到了一条合乎市场需求且更具潜力的道路。
 
多年累积的数字效果流量(涵分发及运营)和品牌内容流量两大流量业务,也被集中整合为自身的数据流量营销服务,这已经是大中型上市游戏公司的竞争标配。
 
朱晔离开天神娱乐前,预见到了这条正确的道路,“之于天神娱乐,应该有一批勤勉、专业、富有全球视野、富有企业家精神的管理者,而不是一群投机主义者,一群利益主义者,这才是天神娱乐最最重要的资产和竞争力,也是天神娱乐能持续向前迈步的动力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