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滇银行亮家底 净利润暴跌不良
百付宝、畅捷通等3家支付机构吃
十九年间市值蒸发1250亿美元
产品供不应求净利润高增长
繁荣夜间经济要有“阳光思维”

富滇银行亮家底 净利润暴跌不良率攀升

2019-05-28 09:12 主页 来源:未知

富滇银行亮家底 净利润暴跌不良率攀升 




近期,去年换帅的云南富滇银行公布了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51.14亿元,同比增长9.47%;但归母净利润仅1.13亿元,同比大减89.92%;同时不良率为4.25%,同比增长2.35个百分点。

该行解释称,计提大幅增长是业绩变脸的主要原因。报告期内,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共计28.71亿元,同比大增112.33%。该行新任董事长洪维智在年报致辞中提到:“2018 年,我们实现了不良资产全面真实亮底。”

“这是银行审慎经营的考虑,加速不良资产的暴露,说明银行更加注重风险的防范。计提幅度大了,必然影响到了利润,两者是正相关的关系。”某国有大行一级分行对公业务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记者注意到,该行在年报中提到,要推进增资扩股和上市计划。4月下旬,云南银保监局已经批复同意该行新一轮增资扩股计划。对于增资扩股以及上市等相关细节,本报记者无法联系到相关负责人给予置评,发送的采访提纲也未获回复。

业绩大变脸

富滇银行是云南省级城商行,成立于2007年12月,是在对昆明市商业银行重组的基础上,成立的省级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截至去年年底,富滇银行资产规模接近2500亿元,这一规模超过了不少正在排队上市的银行。

但该行去年业绩暴跌。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近一成的情况下,去年该行全年净利润同比大幅减少。富滇银行发布的年报显示,2018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51.14亿元,同比增长9.47%;归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3亿元,同比减少89.92%。

富滇银行在年报中解释称,为拨备计提增加所致。具体看,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主要由坏账准备、贷款准备、应收款项类投资减值准备构成。其中,坏账准备0.11亿元,同比增长1878.5倍;贷款准备27亿元,同比增长110.56%;应收款项类投资减值准备1.6亿元,同比增长128.57%。

上述国有大行一级分行对公业务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计提的幅度和利润是正相关,一个增加另一个就减少,很多银行这两年计提的幅度都很大,更加注重风险,不只是追求利润,这也是监管鼓励的。

在此背后则是该行不良率大幅度攀升。截至2018年年末,富滇银行不良贷款为49.50亿元,同比增长158.54%;不良贷款率为4.25%,同比增长2.3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为104.88%,同比下降66.49个百分点。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富滇银行前十大客户贷款比率58.29%,比上年末上升5.73个百分点,而监管的要求是不得高于50%,该行已经连续两年高于这一标准。值得关注的是,该行第二大贷款客户某房地产企业的贷款被列入“可疑”,贷款余额接近15亿元,占全行贷款总额的1.27%,这也是该行前十大客户中唯一没有划分在正常类贷款中的客户。

“不良率突然升高不一定是资产质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最近的情况看,更多的是不良标准认定的变化。”5月22日,华南某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年报显示,富滇银行不良贷款认定从严,2017年年末,该行不良贷款偏离度(即“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不良贷款余额”)高达267.4%;到2018年年末,该行不良贷款偏离度已降至99%左右。

2018年上半年,监管就已经要求商业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应全部纳入不良,以充分暴露资产质量真实情况,目前部分银行甚至已将逾期60天以上的纳入“不良”。本报记者梳理,A股上市银行中,除了华夏银行之外,其余上市行2018年贷款余额与不良贷款余额之比均低于100%。

增资+上市“两步走”

去年,该行高层有所变动。富滇银行年报显示,2018年8月,洪维智被任命为董事长。半个多月后,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富滇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孔彩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973年出生的洪维智现年不到46岁,此前曾长期在国家外汇管理局工作。他历任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新闻信息处副处长、处长,国家外汇管理局经常项目管理司综合处处长,昆明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挂职),昆明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等职务。

原富滇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夏蜀则改任省属国有企业专职外部董事,他是该行的元老级人物,从富滇银行创立以来就担任该行董事长一职,任职近11年。

洪维智上任后,加大了对不良资产的处置工作。在董事长致辞中,他表示,扎实推进不良资产三年处置计划,清收化解取得近年来最好成绩,从底层逻辑出发,全面重塑信贷管理体系。

2018年,该行实现了不良资产全面真实亮底。年报显示,该行全力推进清收、重组、转让、核销等风险资产处置工作,现金清收9.54亿元,批量转让不良资产本金13.49亿元,核销不良贷款本金5.98亿元,完成23.93亿元贷款重组,确权率由2017年初的13%提高到84.24%,降旧控新成效显著。

“这个正常,一般来说,中小银行的董事长或者行长变动后,都会加速不良资产的出清。”上述国有银行人士告诉记者。一个案例是,2016年贵阳农商行新董事长到任后,也是狠抓资产质量问题。

本报记者注意到,富滇银行已经开展增资扩股和上市前期筹备工作。洪维智在年报致辞中表示,去年明确了增资+上市“两步走”的资本补充思路。4月下旬,云南银保监局已经批复同意该行新一轮增资扩股计划。该行在年报中提到,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全程指导该行20182019年增资扩股及上市前期工作,建立组织领导机制,成立增资扩股与上市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积极推介新老投资者、争取上级部门支持、审阅增资扩股方案等。

2018年年末,富滇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2.9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5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55%。虽满足监管要求,但较上年末均稍有下降。

截至2018年年末,该行前五大股东分别为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18.95%)、中国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18.95%)、冠城大通股份有限公司(10.95%)、昆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9.84%)、昆明产业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