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矿发展关联方拟被破产清算
为辽宁经济高质量发展打造新引擎
美国减税对经济贡献“微乎其微”
做事业的要求是不是太高
紧推企业上市投行服务方案

五矿发展关联方拟被破产清算

2019-05-31 14:14 主页 来源:未知
五矿发展关联方拟被破产清算
 
最近,陈近因为一张无法兑现的巨额票据而苦恼万分。票据出票方为一家央企的关联方,涉及金额高达三千余万元。这张原本看上去没有什么风险的票据,却因为涉嫌构造虚假合同、设立空壳公司等种种原因,至今无法兑现。
 
陈近所在的金融机构,也还在为这起事件“买单”。
 
 
时钟拨回到2016年9月。在一家金融机构担任业务经理的陈近接到这张价值三千余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当时他没有起什么疑心。承兑汇票上写明了付款人为五矿上海浦东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五矿上海),收款人则为上海鼎瑞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鼎瑞)。这种票据的承兑在他日常工作中经常接触。
 
商业承兑汇票是商业流转中十分常见的支付方式。企业日常经营中,在产生实质性的购销产品后,采购方会向销售方支付合同所注明的金额,方式则是通过现金或者票据支付。现金是最为理想的交易方式,但是大部分公司无法支付大笔现金时,在取得销售方同意时,会通过票据支付。票据上需要注明出票方以及到期兑付日等重要信息,用于到期日前的承兑。票据的有效期一般不超过六个月。
 
这时销售方可以有两个选择。如果销售方急于变现,可将其折价后,转让给其他公司或者银行,这叫“贴现”。而正巧当销售方也需要采购货物时,销售方可以将这张票据作为支付金额支付给下家,这称为“背书”。背书人以背书转让票据后,即承担保证其后手所持汇票承兑和付款的责任。
 
但是无论如何,一旦到了票据上写明的兑付日,汇票的最终持有者在到期日前可持票向开票的公司兑付款项,即最初开出这张汇票的公司。这意味着,陈近如果查明这张承兑汇票的真实性没有问题,将从上海鼎瑞手中购买这张承兑汇票,并持有这张票据,在到期日之前向五矿上海收取这笔费用。
 
为了查明这张承兑汇票的真实性,陈近所在的金融机构派出多名工作人员前往五矿上海公司的办公场所,向该公司的财务人员、业务人员询问并查证了该张票据的真实性。并且从商业实质角度出发,询问这个与票据对应的贸易合同的真实性,以及是否真实履行,最终均得到了五矿上海肯定的答复。陈近等人记录在案后,没过几天就兑付了这张汇票。
 
 
但事情并不是陈近想的那么简单。
 
2017年3月,临近汇票到期日。当陈近拿着这张承兑汇票去向五矿上海收取三千余万元的票据款时,却得到了对方无法承兑的答复。五矿上海拒绝承兑的理由是,核心管理人员涉嫌违法犯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而接管五矿上海的新管理层也拒绝承认相关票据与合同的真实性、合法性。
 
原来就在2017年2月,票据到期兑现的前一个月,五矿上海出现了“地震”。2017年2月7日,五矿上海财务部出纳梁辰接中国五矿集团纪委工作人员通知至五矿浦东公司接受调查,并最终被依法拘留。裁判文书网判决显示,被告人梁辰,受五矿浦东公司总经理张启森、副总经理魏笑屹指使,在明知五矿上海与鼎瑞公司等签订的钢材贸易合同系虚假合同的情况下,仍不经公司正常审批程序,多次为鼎瑞公司等开具商业承兑汇票、申办银行承兑汇票,并在魏笑屹的授意下,修改银行对账单,致使上述票据业务在五矿浦东公司账外运作。
 
除此之外,经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查明,2011年12月至2016年12月,上海鼎瑞的法人汤宏先后成立和操纵畅富公司、鼎瑞公司、盈睿公司,伙同张启森、魏笑屹,使用五矿浦东公司的银行信贷额度,通过信用证、银行承兑汇票、商业承汇汇票贴现获取银行资金,并虚构购销钢材合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在相关的多家公司进行循环开票,循环往来进行“钢材贸易”融资活动。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有接触该案件的法律人士指出,数年间,汤宏利用上海鼎瑞作为五矿上海“皮包公司”的身份,与五矿上海暗箱勾结,构建数份涉及千万乃至上亿元的钢材贸易合同,从多家金融机构通过票据承兑等方式,合计套现金额上亿元。
 
陈近所在的机构并非唯一一家受牵连的企业。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上海莘柒商贸有限公司(下称莘柒商贸)、江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嘉定支行以及上海菩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数十家企业或金融机构身上。天眼查数据显示,五矿上海目前共有150余起司法纠纷,其中开庭审理的案件超过88起,涉及范围包括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票据追索权纠纷等多个纠纷案件。由于贴现款长期用于非正常经营,致使资金链断裂,至案发,五矿浦东公司未兑付到期银行承兑汇票、商业承兑汇票达到上亿元。根据裁判文书网数据显示,除了这起涉及三千余万的票据纠纷外,莘柒商贸涉及的金额达到5923万元;南京银行上海分行涉及金额达到6558万元;招商银行上海大宁支行涉及金额达到9075万元。
 
甚至有涉案的债权人告诉本报记者,五矿上海的代理律师曾当庭称,五矿上海的“窟窿”可能有数十亿之巨,至今未能查清。
 
目前,五矿上海的原总经理张启森、原副总经理魏笑屹,以及上海鼎瑞的法人汤宏早已被刑事拘留。但是所欠的上亿元债务,无人承担。
 
最新进展显示,由于债权人迟迟无法收回相应的借款,且五矿上海也无法提供切实可靠的还款承诺,部分债权人可能近期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其中包括向法院提出破产清算的申请。本报记者独家获悉,莘柒商贸目前已经向五矿上海发布了律师函,称如未能按时缴纳拖欠的执行款项,莘柒商贸将向人民法院提起破产清算申请。
 
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五矿上海目前的负责人张伟,其表示对于目前的情况不作回应。
 
 
围绕五矿上海涉及金额上亿元的票据纠纷案件,背后还牵扯到上市公司五矿发展(600058.SH)。
 
五矿发展的大股东为中国五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五矿)。而此次事件的主角五矿上海,在2017年3月以前还是五矿发展全资子公司。直到2017年3月,五矿发展将其从上市公司体内剥离。
 
公告内容显示,2017年3月20日,五矿发展与子公司五矿钢铁与五金制品签署协议,将持有的五矿上海合计100%股权委托给集团关联方五金制品管理,托管费每年50万元。换而言之,在2017年3月20日前,五矿上海是五矿发展的全资子公司。而在此之后,五矿上海被剥离。巧合的是,五矿上海的总经理等人被刑事拘留发生在2017年2月。
 
不过,五矿上海的后续问题依然影响着五矿发展的业绩。2017年,由于资产剥离时五矿上海账面亏损,因此五矿发展计提了五矿上海的资产减值损失3.35亿元;2018年,由于五矿上海经营困难,预计难以收回款项,五矿发展计提了五矿上海的其他应收款2.04亿元。两年以来,单账面上五矿上海已经影响了五矿浦东5.39亿元的净利润。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五矿发展实现收入565亿元,同比下降4.21%;净利润亏损8.21亿元。2017年以及2016年,五矿发展的净利润分别仅为0.32亿元以及0.16亿元。
 
虽然已经被五矿发展纳入了体外资产,但有知情人士透露,五矿上海曾是五矿发展乃至五矿集团在上海地区唯一的实体经营方,一旦被破产清算,将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目前各方也均在努力避免破产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