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惠未来5条轨道交通相连
男子步行高速5公里,被拦下一脸
让文明交通宣传生动起来
牡丹江:严厉整治交通违法行为
男子醉驾缓刑期内再次醉驾

深惠未来5条轨道交通相连

2019-07-19 14:16 主页 来源:未知
深惠未来5条轨道交通相连

2019年7月19日讯 中心城市与周边城市组成“CP”的同城化大潮席卷而来。今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标志着我国现代化都市圈时代正式开启。
环顾广东,走过10年历程的广佛同城积累了探路经验,广清一体化、汕潮揭同城化等“新星”也备受关注。在深莞惠都市圈内部,深惠这对湾区“新CP”能否在新一轮城市竞合中脱颖而出?
 
近日,广东省委、省政府印发的《关于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推进深莞惠区域协同发展试验区建设。这为深莞惠都市圈的同城化发展打开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而今年6月,恒大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在全国24个千万级人口的大都市圈中,深莞惠都市圈的发展潜力指数排名第三,仅次于上海大都市圈、北京都市圈。
 
站上大湾区合作的新风口,深惠同城能否顺势而上?
 
轨道相连的都市圈
 
深惠半小时高铁互通“未来已来”
 
20多年前,京九铁路开通,从惠州坐普通列车到深圳要一两个小时。5年多前,伴随着厦深高铁通车运营,从惠州南站到深圳北站只要30分钟。两年之后,从惠州中心区坐赣深高铁到深圳预计只要20多分钟。
 
如今在惠州南站,每天有60多趟列车通往深圳北站,高峰时段隔几分钟就有一趟,接近公交化运营,全程耗时只要半小时左右。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连接粤东、粤北以及闽赣地区的枢纽门户,惠州正紧锣密鼓地建设连接广州、深圳等地的高铁——赣深高铁、广汕高铁。
 
这种轨道相连带来的变化是“双城记”逐渐导向“同城化”。
 
在深圳一家企业从事经营管理工作的谢威威最近在考虑房子装修事宜。他去年在惠州大亚湾买了一套面积近100平方米的房子准备用来自住。在谢威威身边,像这样在深圳工作、在惠州买房的还有不少人。
 
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表示,距离中心城市70-80公里以内的范围是都市圈通勤比较合理的空间,惠州与深圳正好处于这样一个范围内。
 
建设深莞惠都市圈,惠州与深圳要进行更好地对接,首先就要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并加快对外联通的港口、机场等建设。
 
这正是深惠两地在考虑的问题。除了在建的赣深高铁,深惠还在谋划研究3条轨道连接——深惠城际、深圳至大亚湾城际、深汕高铁。加上已经通车运营的厦深高铁,未来深惠之间预计至少有5条轨道交通互联。
 
区域合作的朋友圈
 
深惠各县区“小伙伴”组CP探路一体化
 
深惠合作由来已久,而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又被赋予更多新的内涵和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今年1月,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及深莞惠“3+2”经济圈合作。这是2009年以来,深莞惠合作字眼(如深莞惠一体化、深莞惠经济圈等)连续第11年写入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
 
不谋而合的是,今年惠州市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提出,面向深圳引进科技型企业、风险投资机构,促进科技成果在惠转化。
 
除了市级层面的对接谋划,深惠各县区也互动“热络”。
 
今年5月30日,惠州市惠阳区四套班子领导赴深圳市坪山区调研交流,要在产业上实现互补、共赢发展,建立更紧密合作关系,围绕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等未来重点发展的产业领域,探索“深圳研发设计、惠阳孵化制造”发展模式,推动产业高端化发展,共同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而在这之前,深圳市坪山区主要负责人率队到惠阳区进行调研交流。两区达成共识,将建立常态化沟通交流机制。两区还计划互派优秀年轻干部双向挂职,将围绕产业合作、土地争议调处、跨界河流域整治等重点事项开展工作,加快两地区域一体化发展。
 
与惠州市惠阳区“牵手”的“小伙伴”还有深圳市龙岗区。
 
4月29日,龙岗区政府与惠阳区政府签订区域合作框架协议。两区将设立联席会议制度,积极主动推进各项合作事项。其中,在产业合作方面,将就共建“龙岗-惠阳产业园”开展选址论证。在交通路网对接方面,双方共同做好跨境道路的路线规划、建设标准、建设时序、征地拆迁等方面的对接工作。
 
产业共建的经济圈
 
创新资源共享为“万亿集群”赋能
 
在邻近深圳的惠州市惠阳区淡水街道洋纳村,总投资20亿元重点项目——伯恩(淡水)基地项目正在试产。这里生产出来的玻璃屏幕,将源源不断供给苹果手机。
 
这是全球最大手机玻璃制造商之一的伯恩光学在惠阳设立的第4个生产基地。
 
10年之前,港资企业伯恩光学从深圳进驻惠州。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举动,让其业务快速扩张,成为苹果、三星等手机背后的“隐形冠军”和全球手机玻璃巨头。
 
这样的“双城记”在深惠企业之间交替演绎。
 
今年5月,深圳杰普特光电总投资6.8亿元在惠州仲恺高新区动工建设光纤激光产业园。作为全球少数几家能够商业化批量生产脉宽可调光纤激光器的厂商之一,这家深圳企业来到惠州,看好的是惠州正在形成创新性产业集群。
 
比亚迪、TCL、华星光电、德赛、赢合科技、欣旺达、光弘科技……“深圳研发+惠州智造”的“CP组合”正成为当地不少行业的“标配”。
 
围绕打造万亿级产业集群,惠州也加大对深圳的招商引资力度。去年,惠州在深圳成立了惠州市商务局驻深招商办,多个县区也在深圳设立了招商机构,“组团”驻点对深开展交流与合作。
 
然而,在此过程中,政府之间规划协同不够、产业同质化竞争、缺少大平台大项目合作共建、营商环境的差异等问题也制约着深惠一体化的深入推进。
 
深惠如何借鉴广佛经验?
 
深惠的关系与广佛比较类似。广州是省会城市,深圳是经济特区,人才、技术、金融等资源都较为集聚,而佛山、惠州都是制造业中心。深惠融合发展可从广佛同城中吸取经验教训。
 
过去10年,广佛同城是以交通先行,从基础设施对接着手,特别是地铁的建设。广州、佛山通过地铁紧密连接,变成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的区域。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表示,同城化发展要作为一个整体来规划,在产业布局、用地规划上考虑到对方的需要,互为重要的合作伙伴。当然,融合并不代表两个行政区域的合并,也不一定强求在短期内就完成融合,而是要分阶段来实施,逐渐打破过去的一些行政隔阂,在产业规划、用地规划等方面打通,通过加强协商协同,作为整体来谋划考虑,走差异化发展道路,而不是像过去“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通过深惠一体化以及惠州的“二传手”作用,有可能形成深圳-惠州-潮汕经济走廊。除了对接深圳,惠州也可以对接广州。惠州位于广深之间,可以左右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