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人闯红灯致交通事故后逃逸
南京向东,今年启动21个交通工程
南宁:轻微交通事故快处快赔
科一考试难点“交通标志”详细解
温州交通建设实现良好开局

交通部重拳整治共享出行

2019-03-21 18:47 主页 来源:未知
交通部重拳整治共享出行

   日前,《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公布,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对企业收取押金额度、用户资金管理方式以及退还程序等方面均做出了规定。共享出行押金难退的情况能否解决,共享经济领域的盈利模式是否会因此而改变?

  面对不断涌现的共享出行新业态,及随之而来的众多弊端,监管层的重拳整治即将到来。  3月19日,交通运输部发布《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就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汽车分时租赁和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享单车)等交通运输新业态的用户押金、预付资金的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在2月2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曾表示,鼓励企业免押、通过信用方式提供服务;采用即租即押、即租即还的方式提供服务;经用户同意以后可用押金的方式提供服务。

  押金难退:共享出行流行病

  短短几年时间,网约车、汽车分时租赁、共享单车等共享出行新业态,从资本狂热、消费者猎奇开始,逐步恢复理性,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成为不可或缺的出行方式。

  德勤咨询今年1月发布的《网约车市场白皮书》显示,到2050年,接近1/3的出行将通过共享模式完成,共享出行将成为除步行之外最重要的出行方式。

  伴随着高速增长用户需求而来的,是该市场的诸多不规范。

  刘小明曾表示,共享单车和其他新业态,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着企业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恶性竞争、无序停放、用户权益保障不足等问题。其中押金安全和稳定风险就比较突出,已经发生了多起企业挪用押金、退还不了用户押金的维权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也造成了一些不良的影响。

  去年,共享单车企业ofo公司本部多次发生用户讨押金事件。自去年12月17日开始,数百名ofo用户到北京海淀区公司总部楼下,申请线下退还押金。一位押金退还流程已走了一个多月的ofo用户表示,“我不是为那199块钱,我就为讨回一个说法”。

  随着消息的传播,越来越多被拖欠押金的用户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截至12月18日20时37分,通过线上和线下排队退押金用户已突破1000万人。12月19日,ofo总部所在大厦仍聚拢大批群众,年龄层跨越老中青。

  同样在去年12月,多位用户在东四环的汽车分时租赁平台途歌(TUGO)总部现场,排队登记等退押金。不同于几百元的单车押金,途歌押金高达1500元。

  可以看到,退押金难已经成为了共享出行的“流行病”。这也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重视。

  交通运输部等十部门2017年出台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该指导意见明确,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积极推行“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等模式。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曾表示,企业收取押金要依法合规,规范管理,实行即租即收、即退即还,也应该是专户管理,规范管理。如果租车人需要退押金的时候,必须要及时退付。

  湖北省消费者委员会3月14日称,去年共受理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咨询投诉7800余人次,主要问题包括押金退还难、消费扣费无明细以及售后服务效率低下。

  湖北省消费者委员会表示,捆绑销售、押金退款难、大数据杀熟、线上高额退票费等问题和隐患让人防不胜防。引导和规范共享经济健康良性发展,亟待完善相关监管制度。

  押金获利这条路,走不通了

  对于押金管理,《管理办法》规定,汽车分时租赁的单份押金金额不得超过运营企业投入运营车辆平均单车成本价格的2%;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单份押金金额不得超过运营企业投入运营车辆平均单车成本价格的10%。

  “用户申请退还押金时,存管和其他支付服务机构核对相关信息后,应当于当日(至迟次日)基于原路退还原则退还用户。”对于退还押金,《管理办法》强调。

  在预付资金管理方面,《管理办法》要求,运营企业收取的用户预付资金总规模应当与其服务能力相匹配,严禁超出服务能力收取用户预付资金。“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单个用户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100元;其他交通运输新业态单个用户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8000元。”

  对于退还押金时间的规定,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认为。“现在行业内新业态企业盈利的不多,企业发展举步维艰。若在这时还强制规定尽快退还押金,不仅押金退不了,还会更快将这些企业推向绝境。”赵坚建议,为了推进行业繁荣,使人们更便利地享受共享经济发展的红利,可以适当宽限押金退还时间,例如当日申请当日退,改为一周或一个月退还,给企业一定的喘息空间。

  天奇阿米巴创投投资合伙人魏武挥则表示,《管理办法》提出的押金上限规定对企业本身的影响并不大。

  具体而言,共享单车押金不超过10%,就是50元以下,在如今格局之下的共享单车想要占用几十亿押金已不具可能性;汽车分时租赁资金压力较大、规模较小,押金管制不会产生本质影响;而类似这样的业务,提车之前需要刷信用卡,8000元租金便可以租到高档车型,但该类业务的租金采取“随租随交、事后退还”的方式,占用押金的可能较小。

  值得一提的是,汽车分时租赁与共享单车两种业态,均未实现盈利。

  魏武挥表示,总体而言,押金混乱事件最集中的是共享单车行业,但该行业已经历一波洗牌,头部格局初定。据了解,共享单车行业内,头部玩家几乎均已提前脱离押金依赖。

  在2018年3月哈罗单车宣布免押金之后,同年7月,摩拜单车也宣布在全国推出无门槛免押金服务,用户将可以享受免押金骑行。

  哈罗单车CEO杨磊此前曾表示,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应回归商业本质,提升自我造血功能;坚持为用户创造价值,提供极致的骑行体验,而非靠押金生存;重视前端精细化运维及后端系统供给,未来的共享、智能和绿色出行场景,很大程度要靠强大的技术手段来提供有力支撑。

  针对此次新出台的《管理办法》,摩拜方面表示,《管理办法》对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化解风险具有积极正面的意义,摩拜单车支持并积极响应。

  魏武挥表示,此次《管理办法》的出台,更多起到从法律政策方面进一步规范市场的作用。共享经济领域或许还会有新玩家加入,但收取押金并觊觎通过押金获取利益这条路,是走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