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重庆交通建设的“第一”
为何交通越来越拥挤?没人管?
以下3种车辆将不被允许上路
深圳交通新规:谁不系安全带罚谁
江城开展交通秩序大整治以来

那些年重庆交通建设的“第一”

2019-09-09 09:11 主页 来源:未知
那些年重庆交通建设的“第一”

解放初期,重庆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广大地区处于十分闭塞的状态,交通成为制约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瓶颈”。

新中国成立后,重庆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主城第一座跨江大桥、重庆第一条铁路、第一条高速公路……重庆交通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70年来,随着交通建设一次次提速,重庆交通工具实现华丽蝶变。长江索道跨越天堑、轨道列车“上天入地”、高速列车飞驰山间、民航飞机连通世界……如今的重庆,不仅是中国有名的“桥都”,还构建起“铁公水空”立体的综合交通枢纽。

为加快建设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2017年起,我市积极实施城市提升交通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和高铁建设“五年行动”……巴渝大地交通条件的改善,不仅推动了重庆经济发展,也切实增强了市民的获得感、幸福感。

68岁市民罗文宇讲述自己眼中的山城交通变化——

从怕出行到爱出行 市民时空感被不断刷新

“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小时候就经历了这种出行之苦。但现在出个门,便捷又舒适。”家住渝北区黄泥塝的68岁老大爷罗文宇眼中的出行变化,就是70年来重庆交通大发展、大跨越的一个剪影。

小时候出门主要是坐船

从长寿到重庆要8个小时

上世纪50年代末,每逢过年过节,我都要跟随父母从长寿到主城走亲戚。一听说要到重庆,我就害怕,觉得路远不好走,很折磨人。

当时,从长寿到重庆主城有两种选择——要么坐船,要么坐车。船非常简陋。我们坐在船上的小板凳上,经常被晃得东倒西歪,上水行船非常慢,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

到了主城,大家也不轻松。那时,我们把到解放碑叫“进城”。从朝天门到江北要坐木船过江,不排队的话,也要半个多小时。

父亲说,当时主城区公交车只有一条线路,从曾家岩到小什字,后来才延伸到朝天门。那个年代的公交车也很简陋,在边窗下装两块木板就是座椅了。到上世纪90年代,主城才出现了带软座、有空调的公交车。

1979年,我到重庆主城工作了。当时的主城,跨江大桥只有牛角沱嘉陵江大桥一座。由于公交车不多,不少人出门坐轮渡和缆车。

我至今记得1980年重庆长江大桥通车时的情景。当时,大家都沸腾了。以前南岸区到渝中区要坐轮渡,有时一等就是半天。重庆长江大桥让两岸市民出行变得“风雨无阻”,从桥的一头走到另一头不过10来分钟。

重庆直辖后,桥梁建设开始加快。一座座“彩虹”飞架南北,市民过江变得方便。如今,我出门经常要过不止一座跨江大桥,桥梁已成为大家生活的好伙伴。

有了高速公路后

坐车回长寿老家只要1小时

如果有人问我:70年来重庆交通变化最大的是什么?我觉得是公路。现在的公路四通八达,出门就有路,抬脚就上车。

我小时候坐车从长寿到重庆走的就是泥石路,通常一走就5个多小时。车子颠簸在盘山的泥石路上,肚子经常饿得咕咕叫,有时车还坏在路上,那种尴尬不摆了。

直到上世纪80年代,重庆还有许多坑坑洼洼的烂泥巴路或者泥石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是当时市民出行的真实写照。

1986年,重庆市第一条一级公路——重庆机场公路开工建设。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激动了很久。想到车子一小时可以开几十公里,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去年底,我在报纸上看到修建的重庆高速公路已超过3000公里,作为市民我倍感自豪。现在,主城到最偏远的城口只要4个多小时,到湖北、贵州、四川也有高速公路连接。有了它们,大家自驾和坐长途班车变得更加方便。

在这些高速公路中,最让我感到亲切的还是渝长高速,这是重庆直辖后通车的第一条高速公路,2000年通车。有了这条高速,从主城坐车到长寿只要1个小时。如今,农村公路都通到了家门口,老家村民亲切地把农村公路称为“致富路”“小康路”。

火车释放“速度与激情”

从重庆到香港仅需7小时

这70年来,我觉得重庆不仅桥多了,公路长了,坐火车也更能感受“速度与激情”了。

2016年初,成渝高铁刚通不久,我和家人坐高铁到成都玩。我还记得那次坐高铁所花的时间:全程1小时35分。快,真是太快了!

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我第一次坐火车到成都花了10多个小时,晚上上车,第二天早上8点到。当时火车“咣当”“咣当”的声音,至今记忆犹新。

如今,渝万高铁、渝贵铁路等路线开通,重庆铁路融入全国高铁网。便捷的铁路交通使得我们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从主城到长寿坐高铁不过半小时,到贵阳也只要2个小时,到昆明4个多小时,西安5个小时……前段时间,我和朋友去香港坐的是高铁,全程舒适,单程只用了7个小时。

坐飞机也很方便。记得上世纪80年代,表哥坐了一趟飞机去上海,当时大家都羡慕不已。如今,飞机可谓“飞入寻常百姓家”。重庆开通很多直达国际航线,市民打“飞的”出国旅游都是常事。

从投硬币到扫码支付

“智慧出行”省时省心

这些年,不仅交通工具发生了变化,大家也变得更喜欢出行了。

我家住在渝北黄泥塝,坐轻轨非常方便。每当在轨道站看到年轻人扫码购票时,我很羡慕他们:现在只要带着一部手机出门,卡里有钱,就不愁坐不到车。

我们年轻的时候,这样的事情想不都敢想。以前我们坐公交车,车上有专门的售票员,他们不仅要卖票,还要扯着嗓子报站。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主城出现了无人售票的公交车。大概是2000年后,我市推出了公交卡,市民坐公交可直接刷卡,不再为换零钱坐公交发愁了。

如今,主城公交车和出租车全部实现了移动支付。今年上半年,移动支付扫码购票实现轨道交通线路全覆盖。听说今年底我市所有轨道交通线路,将实现移动支付过闸,到时候,大家坐轨道时无需购票,用手机在轨道闸机前扫一扫就可进站了。

最让我开心的是,还是各种智慧交通技术的应用,让大家出行变得省心。高速公路通行费可以扫码支付、也可刷ETC卡实现不停车缴费;坐高铁不仅可以网上购票,还可不取票直接刷身份证进站;市民打车,也可直接在手机上下订单,真正做到了“召之即来,来之即走”。

那些年,重庆交通建设的“第一”

重庆市区第一座跨江大桥——牛角沱嘉陵江大桥

牛角沱嘉陵江大桥长625.71米,宽21.5米。它是渝中区连接江北区、渝北区的重要通道,也是重庆市区第一座城市大桥,1958年12月开工,1966年1月竣工。牛角沱嘉陵江大桥的建成通车对江北、渝北、两江新区产生了巨大影响。

重庆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

成渝铁路1950年6月开工,1952年建成通车,线路西起成都,东抵重庆,全长505公里(含四川段)。作为西南地区第一条铁路干线,成渝铁路是连接川西、川东的经济交通大动脉,在中国铁路发展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长江上游唯一的外贸口岸——重庆港

1980年,国务院批准重庆成为长江沿线首批开放的8个港口之一,重庆港成为长江上游唯一的外贸口岸。

重庆第一条高速公路——成渝高速公路

1994年,成渝高速公路建成通车,重庆告别了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成渝高速公路是我国最早通车的高速公路之一,全长337.5公里,1990年9月动工,1995年9月建成,双向4车道,沿线经过成都、资阳、内江、重庆等川渝沿线城市。成渝铁路是连接成都市和重庆市的高速公路,同时还是四川东向、南向出川(至重庆、贵州、云南)大通道的组成部分,其建成对促进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江北机场——结束重庆没有民用机场的历史

江北机场(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前身)1985年11月开工,1990年投用,结束了重庆没有民用机场的历史。此后,江北机场开展了二期、三期、四期扩建工程。2017年8月,重庆江北国际机场T3A航站楼和第三跑道工程正式投运,成为我国中西部地区第一个拥有三座航站楼、实现三条跑道同时运行的机场。目前,重庆“一大四小”(即“一大”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四小”万州机场、黔江机场、巫山机场、武隆机场等支线机场)机场格局正在形成,国际航空枢纽地位不断增强,有力支撑了重庆内陆开放高地建设。

重庆第一条轨道交通线路——2号线

2005年6月,我国首条跨座式单轨线路——轨道交通2号线较场口至动物园正式开通运营。截至去年,重庆主城已开通轨道交通1号线、2号线、3号线、6号线、4号线、5号线一期10号线一期和环线共8条轨道交通线,覆盖主城九区,运营里程长达315.3公里,位居全国第七位,中西部第一。

重庆第一条高铁——成渝高铁

2015年12月,重庆首条高铁——成渝高铁建成通车,设计时速350公里/小时,客运里程308.2公里。成渝高铁西起成都东站,东至重庆站,是沪蓉快速客运通道及沿江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构建起成渝1小时快速交通圈,缩短了成渝经济带城市群之间的时空距离,带动沿线城市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