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交通重点项目复工复产
河南泌阳乘客增强交通安全意识
快速处理轻微交通事故
渝北以大交通改善大民生纪实
打通交通扶贫“最后一公里”

河南泌阳乘客增强交通安全意识

2020-05-11 18:22 主页 来源:未知
河南泌阳乘客增强交通安全意识


衣食住行,是人类生活上的基本需要。行,不止是行路,还有探索、为了生计奔波的意思。当今社会,外出工作奔波出行,已经是必不可少的日常部分,那么,如何保证人民的出行安全,是国家、政府乃至整个社会的基本责任。
 
泌阳县城的李生(化名)介绍:5月2日,他通过微信群发布的广告,拨打了宣称泌阳到上海合法私家车的电话,准备第二天乘车去上海,一位姓郭的男子接到电话后,坚持让其预付车费300元,等手机转账成功后,郭姓男子一口咬定李生是交通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正在钓鱼执法,不但拒绝提供客运服务,并且辱骂李生不诚信,以此为借口拒绝返还车费,成功霸占李生300元现金。
 
李生说:“后来通过了解,郭姓男子是泌阳发上海方向私家车队的头目。郭某自称“国家允许,有政府审核”,有运输执照,其团队宣称“大小车有70余辆,现在又增加10辆豪华商务新车,常年跑上海方向”,承诺“票价低包接送到家”,并邀请“我公司也招收有车的朋友一起来挣钱”。
 
据报料人反映:实际情况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儿,郭某曾经是驻马店市运公司泌阳县分公司发往上海方向长途大巴的临时工,随着网约车合法化,趁国家相关规定制度尚不健全,郭某辞掉工作,组织了一帮不懂法的车主,开启了跑私家车生意,对抗老东家。为了能够垄断上海方向黑车市场,他们采取集团化管理,郭某处于领导地位,渐形成了分工明确的有组织团伙,所谓的公司,纯属子虚乌有。
 
2020年初,郭又一次找周某朝商谈保护费的事儿,不堪忍受的周某朝以长途客运业务缩水为由第一次拒绝支付保护费。4月8日晚20时,周某朝的车牌号为“沪DL9683”长途大巴途径嘉定时,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拦截,左侧玻璃遭到疑似“气枪”射击而破碎,车上司乘人员更是受到人身安全威胁,周某朝分别在当地和泌阳县报案。过后没几天,身处泌阳县城的郭某两次强闯周某朝的办公场所,对其进行侮辱谩骂。
 
 
被击毁玻璃的长途客车
 
闲聊得知:郭和家人亲戚数人自有大小车辆4台,人歇车不停,通过朋友圈和多个互联网平台发布“拼车”、 “顺风车”,甚至直接是“私车拉客”的广告,以负责接送的便利,用高于正规长途大巴的价格揽客,从事违规营运的黑车业务。一趟可获利1000元—1400元不等,因当时高速免费,因此挣得更多,为多拉一人,完全不顾自己体能和规定,无视乘客的人身安全,在13个小时左右的旅程,只有一名司机!为了能够赚取更多的利益,郭强拉拢了一批朋友,依仗这自己在驻马店市运公司多年从事长途运输的人脉资源,明目张胆的干起了挖老东家墙角的勾当,并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负责人。郭得意地说:“因为疫情,大巴好几个月不能发车,严控期间我们往上海拉人都是800块一位,不还价。”返程期间,记者再次和郭联系,并顺利地乘坐了郭强安排的轿车。该车司机告诉记者,他们在各方面都有人,根本不怕查。
 
 
盘古乡乘客陈生(化名),因为在郭的黑车群里发布了反对他们的意见,被司机们轮番电话辱骂、约架。陈生举报该群和其非法营运后,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而泌阳县的黑车运输业务,依旧如火如荼。
 
据泌阳县汽车站某车辆承包人介绍:目前在整个泌阳县,发往上海的黑车应该在40辆左右,发往郑州的黑车在150辆左右,受害最严重的是泌阳到驻马店线路,黑车突破300辆,致使很多承包人不得不忍痛转让承包权。而这一严重的扰乱社会秩序现象,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经记者咨询律师了解,这种长期从事非法营运、并用暴力保障非法获利的有组织违法情况,往小的说算是扰乱客运市场非法营运,往中的说属于扰乱正常的经济秩序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犯罪。

 


 

盘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