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交通运输局直面多项“顽症”
新湖街道进校园宣讲交通安全知识
交通银行示范案例亮相服贸会
严打治理交通运输行业乱象显成效
助力渝中打造新型智慧城市

市交通运输局直面多项“顽症”

2020-09-10 08:57 主页 来源:未知
市交通运输局直面多项“顽症” 

真整改,真解决。9月9日晚,《问政青岛》在市民的期待中再次上线,青岛市交通运输局上线接受问政。在问政中,高速路“后遗症”、十年没有修好的桥等长期没能解决的问题让人震惊,以及公交接驳、海上非法摩托艇、出租拒载等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换来一声叹息。在接受问政中,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李虎成好几次说“心情很复杂”“把责任领回去”,对群众多次反映长期未解决的问题时,还表示“这会是最后一次郑重承诺”。

问政一

新机场高速的“后遗症”:

高速修路周边百姓“遭了殃”

当天的问政在一位市民的来信中开始。这位市民在信中说:身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河套人,我亲身经历了家乡建设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我们所有当地百姓值得骄傲的事情。但自从新机场高速修建以来,给我们百姓带来的,非但没有通行便捷,反而出行更加困难。

新机场高速是青岛未来一条重要大通道,但在建设过程中,它经过的好几条道路下挖施工,一下雨就囤积大量雨水,有些还被封闭。这给生活在周边的居民带来极大的不便。有居民表示,自己明明几分钟过马路就能到的家,却要绕出去很远才能到。这也给河套工业园的企业带来了困扰。青岛牧野集团负责人王宗亮表示,他们的员工厨房经常积水,每天靠水泵抽水才能正常使用。

新机场高速为什么会给当地百姓带来这么多困扰呢?

问政环节,李虎成表示对这个情况有所了解,“给当地百姓因为高速路建设带来的不便我了解得还不够。作为主管部门,对这件事情我感到吃惊,也对居民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

当地市民代表也来到了现场,当面向市交通运输局发问。而面对市民的发问,李虎成当场表示:在这里我要把责任领回去,这肯定是我们的责任。他说,无论是高速路还是其他的道路,交通部门从立项到施工,以及对其他道路的影响,肯定有相应的技术要求。机场高速通车了,不能造成周边其他道路的破坏,应该恢复其他道路的通行,这是起码的要求。“请您放心,针对您反映的问题,我们领回去,一定要解决好。”

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崔学军说,道路在规划和建设实施阶段应该充分考虑被交道的出行。“看到这个很汗颜。”他表示,为了新机场高速这一重点项目的推进,也跟地方政府梳理了这些问题。

“的确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反思。”李虎成说,项目要在初期就要对可能出现的问题,尤其是对当地居民的影响有预估,拿出解决方案,否则就不要匆忙上马。此外,他说交通运输部门作为主管部门,要加强监管,要从人民利益出发,关注人民的诉求、需求,要敢于给群众说法。

特邀观察员陈维民表示,这种半拉子工程,好事没办好,实事没办实,反而让政府的威信在群众中打了折扣。要避免这种问题在很多方面发生,就要深挖找准堵点,才能真正办好事。

问政二

地铁公交接驳只能“一线牵”?

要让地面交通为地铁服务

此前青岛获评国家公交都市建设示范城市,但地铁和公交的接驳却并不通畅。问政中记者调查,每天早上637路公交车与地铁2号线海尔路站接驳上就很不方便,很多市民下了地铁等半个多小时都没挤上去,再等20多分钟才来了下一班,却依然是人满为患。

对此,市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说:公交开设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还有山东大学地铁站也存在公交接驳的难题,很多山大学生从该站出地铁后要走一公里才能到校区。学校为解决这个问题增加了接驳专车,但也无法满足所有时段的需求,很多师生还是要在下地铁后步行一公里到学校。

地铁和公交本应该互相补充,但却出现无法顺畅连通,问题卡在哪呢?对此,李虎成说,这说明工作人员严重没有做到以人为本。

青岛市交通运输局城市交通处处长林积恩表示,对于株洲路片区的公交接驳问题,在一周之内将做出调整。山东大学站他们也的确规划了线路,但因为周边的道路不具备通车条件,线路没有延伸过去。“这也反映了我们服务不到位、开通不及时的问题,我们也要积极解决。”

李虎成说,地铁公交接驳的理想状态是零距离无缝换乘。该局将把这个作为一个山头纳入下一步的攻势,一定要攻下来,“请市民放心。”

问政三

十年修不成一座桥?

涉及环评没有公司敢接

问政的第三个问题将视线转移到即墨区移风店镇和平度市南村镇之间的一座十年没建成的桥上。在移风店大坝村,村民每天要绕几十里地到河对面的工厂上班,而在南村的蔬菜批发商,想要到移风店进蔬菜,绕路造成的运输成本却成了拦路虎。

两地之间隔着大沽河,原本自发建设的土路被上涨的河水淹没,导致了这样的问题发生。而据了解,十年前就有人大代表呼吁建设一座桥,2011年启动后搁浅,几年后再次启动,却迟迟没有落实。十年的时间让生活在周边的居民深感“狼来了”。

一座桥关乎两岸经济发展。关乎民生的桥十年没有建成,李虎成说自己心情很复杂。

经了解,这个建桥的问题卡在环评上,因为大沽河是水源地,生态红线限制了大桥的规划。对此,问政调查中,生态环境部门说原则上同意建桥,但后续没有人再继续推进。现场问政中,平度市交通运输部门负责人表示涉及环评没有公司敢接。而目前的设计方案将进行第二次专家评审,有望通过。

李虎成表示,最近他要亲自牵头顶格协调这一问题,大桥建成“能提前一天是一天,把两岸老百姓的心病解决掉,心通、路通,让他们体会到幸福感”,“我相信这会是最后一次郑重承诺。”

云问政中还关注到了出租车拒载的问题,甚至让来青岛参加国际会议的嘉宾“碰上了”,对城市形象起到很大的反作用。

问政中还关注到了海上摩托艇非法运营载客的问题。一方是对抗非法运营行为,一方是有市场有需求,问题卡在哪里值得深思。

陈维民说,这些问题中,很多是两年甚至是十年没有解决的,问到了就解决了。但还有很深层次的问题我们要思考,就是涉及到城市化进程中政府执政观念的改变。“就是缺乏预见性,新矛盾、新问题不断出现,但我们的理念、工作思路没有跟上。这不光是交通运输部门的问题。”尤其是现在我们在大力推进胶东经济圈一体化的发展,与此同时要研究青岛同城一体化,交通一体化是其中最大的问题。

最后,李虎成发言中说,“作为交通运输局的主要负责同志,我真是坐不住。”他说,问政中提到的问题看似是具体工作中的具体问题,但要从深层次发现问题。“我想这是这次问政给我的最大的感悟。”他说,交通运输事业涉及到方方面面,涉及青岛市民每一个人,是一项大的事业,以交通一体化提升城市形象、推动城市发展,这是一个重大课题。他向全市人民表态,要以这次问政为契机,要从深层次发现问题,找准问题,寻找短板,科学谋划,从实际问题的解决入手,在此次问政之后,将立即召开整改会议,全面谋划交通运输事业下一步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