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行业的“人口红利”还有多少
成都一高校教师白天授课晚上制毒
科教探索少儿机器人编程发展
把劳动教育打造教育事业高质量发
化学课上你好好听了吗?

教培行业的“人口红利”还有多少?

2019-06-28 16:16 主页 来源:未知

教培行业的“人口红利”还有多少? 


“2019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1031万(不含高职扩招补报名人数)。”

早在今年5月初,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就曾对外透露今年高考报名人数将会突破千万。在高考到来前一天,教育部对外公布了今年准确的高考报名人数,为1031万人。

这是自2009年之后的十年来,我国高考报名人口首次突破千万。今年的高考报名人数与去年的975万相比,猛增56万人达1031万。

高考报名人数激增背后,人口的变化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今年高考报名猛增56万人,名校录取或更激烈

据了解,今年多个省份高考报名人数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河南今年高考报名人数突破了百万大关达108万,相比去年98.3万人的数据,增加了10万人左右;江苏的高考报名人数从2018年的33.9万增长至48.4万人,增加了将近15万人;广西从40万增长至46万人,增长将近6万人。

据国金证券首席分析师吴劲草向多知网分析,今年高考人数破千万的原因,主要因素可能是:越来越多的人重视高等教育,导致参加高考的人数比例提升了,复读人数增加了。而高考参考比例提升的重要因素之一,则是高中入学率提升,据教育部公报数据显示,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8.8%。

虽然1031万人不包含高职扩招补充报名人数,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提到,近年来的高考人数增加,主要是与高职院校面对中职招生的规模增加,中职毕业生参加高考的人数增多有密切关系。

不容忽视的是,今年高职扩招100万人,国家正大力鼓励职业教育,并且已经开始实施分类高考,将高考分为学术型高考和技能型高考,职业院校主要通过技能型高考招生,实行“3+专业技能课程证书”考试。参加“3+专业技能课程证书”考试的考生的总分成绩由语文、数学、英语三科考试成绩合成。“专业技能课程证书”作为考生录取的资格。

随着高考扩招政策的落实与完善,未来几年参加高职高考的人数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多。

吴劲草预测,按照现行制度,未来几年的高考报名人数或许还将会继续提升,因为高考的人数基数还是有的。

今年高考报名人数增加,会使得今年的高考录取更加激烈吗?

“高考报名人数增加,而名校的录取人数是基本不变的,名校的录取比率必然是要下降的,从这一角度来说,会使得高考竞争加剧。”吴劲草分析道。

熊丙奇也表示,报考人数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甚至整体升学率也不是当前社会关注的重点,大家更关注的是本科升学率,以至重点升学率。这导致高考竞争在高考录取比例提高的情况下反而加剧,简单来说,就是大家都挤“名校独木桥”。

2018年,全国参加高考的人数达975万,全国普通本专科共招生790.99万人,录取率达81.13%,没有被国内普通本专科录取的人数约184.01万人,占比18.87%。其中,普通本科招生422.16万人,录取人数比上年增长2.78%,录取率达43.30%;普通专科招生368.83万人,录取人数比上年增长5.16%,录取率达37.83%。所以,按照2018年的录取率数据来计算,全国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是进入了国内普通本科。

在高考录取中,人们更加关注985、211等重点大学的录取率。以2017年数据为例,985高校总共在全国招收了大约15.8万人,当年高考的参考总人数为940万,985高校在全国的平均录取率仅为1.68%。211高校2017年全国大概招收了46万人,平均录取率约为4.9%。

而国内顶尖高校清华北大的录取率则更低,清华北大每年在中国通过高考和统一自主招生录取的学生数量为6600人,按照2017年高考参考人数940万计算,录取率仅为0.07%。

名校的招生规模大体不变,高考报名人数增加,基数变大,被名校录取的机会也就更小,从这一点而言,竞争或许更加激烈了。

从抓住“人口红利”到抓住“科技红利”

有人认为,出生人口数量处于下滑状态,因此,未来高考的竞争压力会减少。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按照出生人口规模分析,今年参加高考的适龄人口主要为2001年出生的孩子,而2001年新生人口1696万人,与1999年的1827万人、2000年的1765万人相比,并不是一个峰值,但是今年的高考报名人数却是10年来的一个峰值,近20年的高考报名人数巅峰相比,仅相差19万。由此,高考报名人数与该年出生人口多少并不是完全正相关的关系。

此外,吴劲草还提到,“按照出生人口计算,2024年左右是高考适龄人口最少的一年。”因为这一年参加高考的适龄人口应当是2006年出生的,2006年的出生人口为近二十年来的谷值,只有1581万人。

出生人口真正出现大幅度下滑,是在2018年,相比2017年减少了200万。“从2024年到2034年,高考适龄人口都会持续增长,所谓出生人口出现下滑,是2018年的出生人口下滑,那么基本上来说,需要到2035年,这部分出生的人口,才会参与高考。”至少2035年前,高考不会因为出生人口的减少而使得竞争程度降低。

此外,高考的参考比例正逐年提升,所以即使2018年人口出生率下滑了200万,但1523万人口依然是一个庞大的基数,高考参考人数或许依旧非常高,高考竞争依旧剧烈。

(来源:草叔消费升级研究)

出生人口数量对于高考的影响或许短期内还难以体现,但从现在到2035年之间,出生人口的变化,将会给教育带来极大影响。

由于2016年我国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当年我国的出生人口出现较大增长,增长了131万。但是到2018年出生人口便较上一年减少200万,可谓出现断崖式下跌。同时,中国也有多位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几年,我国的出生人口将会持续减少。

至于出生人口持续走低的原因,一方面是全面放开二胎的“堆积效应”已过,另一方面教育成本高、父母没有精力抚养等因素,使得人们的生育意愿大大降低。

现阶段,中国家庭对于教育的需求早已不仅仅满足于“有学上”,而是已经转变为了“上好学”,家长们越来越把接受优质教育与孩子的前途命运相结合。新浪教育在2017年发布的《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显示,51.24%的家长认为孩子的教育消费比家庭其他消费更重要。K12阶段,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收入的26.39%。

尽管由于不同地域城市间的收入差异,不同经济条件家庭在教育方面的投入不同,但是为孩子教育投入已经基本成为了中国家庭的共识。接下来,家长们在孩子教育方面的投入或许还会持续增加。

有研究报告指出,随着出生人口的减少,我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正逐渐下跌,人口数量红利逐渐消失,我国正进入人口质量红利时代,即中国经济进入知识驱动、创新驱动、产业升级驱动的新增长阶段。而推动人口质量红利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则是凭借优质教育培养高质量人才。

人口质量红利时代,也就意味着中国的经济正从人口红利向科技红利转变,南开大学社会建设与管理研究院院长关信平曾提到,对于未来中国的人口发展,要有两个基本认识,首先高素质的人口要比庞大的人口规模更加重要。其次,我国正步入老龄化社会,现阶段大规模鼓励生育,反而可能会导致“两头沉”,负担更重,当前人口发展的重点应该是大力发展科学教育事业,尽快发展科学教育事业,通过大幅度提高人力资本去替代过去低效能的劳动力,实现从人口红利向科技教育红利的转型。

当前,教培行业已经从消费互联网进入了产业互联网的阶段。在产业互联网阶段,教培行业或许只有通过科技升级,将互联网技术进行垂直整合,抓住科技红利,才能迎来新一轮的发展。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出生人口的减少必然会导致接受教育的学生基数减少,并将从幼儿园领域开始不断向高学段蔓延。 比如,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民办教育分会副会长马学雷曾分析,目前国家正在大扩充民办普惠园的学位,但是2018年出生人口出现断崖式下跌,而这一批学生要进入幼儿园的时间大概是在2022年,按照出生人口估算,普惠学位届时将会多出来数百万。

短期而言,尽管出生人口在不断减少,但以2018年为例1500万的出生人口数量依旧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或许对于教培行业的影响还相对较小,但长期而言,情况可能不太一样。

据联合国人口方案预测,2020年中国人口规模为14.25亿,2025年增长至14.39亿,2029年人口达到峰值14.42亿后开始进入负增长。如果人口持续下滑,出生人口持续减少,我国人口增长甚至出现负增长的情况,教培行业或将出现供过于求,红海厮杀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