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大型科教宣传片《以团之名》
新时代科学家精神激励青少年
研究胖子的问题:太多了
紫阳篇在央视科教频道播出
材料实验室“硬科技”成果初显

欣赏大型科教宣传片《以团之名》

2019-07-26 16:03 主页 来源:未知
欣赏大型科教宣传片《以团之名》

2018年被称为网生时代的“偶像元年”,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和腾讯的《创造101》大红大紫,不仅席卷了大量流量和热度,也赚得盆满钵满。唯独优酷在2018年缺席了。姗姗来迟的优酷,拟于2019年推出的偶像养成节目为《以团之名》。在毫无预兆和宣传的情况下,1月17日20点,《以团之名》突然上线。这让许多追星的小伙伴大呼措手不及。
优酷作为“优爱腾”最后一个制作偶像养成类节目的平台,时间点上比爱奇艺和腾讯晚了整整一年,想要分流年轻观众,就必须在节目创意上下功夫。《以团之名》是在“团”上面做文章。
节目以团体为主要表演形式
像爱奇艺即将播出的《青春有你》,延续的是《偶像练习生》模式,还是从100个训练生中选拔出优秀的9人组团出道,其竞演虽以组合为形式,但每一期组合成员不一,淘汰的也是个人。《以团之名》以团队为特色,参与的100位练习生,是以团队的形式出现的,淘汰形式也是“团进团出”。比赛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组团,第二个阶段是团队公演,第三个阶段是团队之间的比拼和对决。《以团之名》的几位导师分别是教研组长Selina、声乐老师袁娅维、舞蹈老师王霏霏、舞蹈兼说唱老师何展成,除此还有一个不知是固定还是临时的特聘老师。而第一期担任特聘老师的,是黄晓明。
何展成示范跳舞
以“团”为特色,既是差异化的需要,也是为了便于通过审查。就政策层面来说,广电总局从2018年7月份就开始发声调控偶像类综艺,要求严格限制偶像综艺的过度娱乐化;11月再次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对追星炒星、泛娱乐化等现象提出批评。《以团之名》的策略是,将“团”与集体靠拢,强调集体主义的概念和价值,弘扬正能量,以避免偶像选秀的过度娱乐化倾向。
这样的初衷自然是好的,像《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过度氪金,以及某种一夜成名的导向,也曾引起网友批评。难就难在,你该如何把握火候和尺度。在粉丝经济时代,追星并不是原罪,年轻观众对于颜值的崇拜、对于娱乐的需求,也应该得到尊重。观众选择一档偶像竞演养成节目,重点想看的还是偶像的颜值+竞演的紧张刺激,并在对偶像的养成过程中,投射自身情感、获得身份认同等。简言之,你可以“以团之名”,不过偶像和竞演的部分,也得好看。
但就《以团之名》的首播来看,效果并不理想,豆瓣评分已经成了大型一星现场。相较于单个练习生,目前团队没有体现出什么特别的优势来(除了集体跳舞时比较霸气外),相反,团队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练习生的整体颜值和特色。
选手分班
比如《青春有你》100个练习生,来自40多家经纪公司,即便是小型经纪公司,可能也会出一两个颜值高、才艺佳的偶像。《以团之名》的100个练习生,来自的经纪公司数量则少得多,毕竟以团队形式出战,许多小型的经纪公司根本就没有团队的人才储备。人才来源少了,高素质人才自然就少了。并且,团队看的是整体,并不是每一个团队每一个成员都像TFBOYS的三只那样均衡,有的团队可能就一个比较拔尖,其他的几个都颇为平凡,但因为隶属同一个团队,所以他们也占据着一个位置。团队帮衬优势是体现出来了,但其可看性和赏心悦目性,便大打折扣。
因此,就练习生的整体颜值而言,《以团之名》要比之前的《偶像练习生》低不少。而首期的摸底考试,竞演效果也中规中矩。优酷在舞台上下了功夫,不是现在选秀类节目千篇一律的“三角形”,而是斗兽场式的大圆形,有创新是好的,但大圆形的呈现效果一般,表演时后面的一排人形背影颇为碍眼。节目灯光效果以蓝红等高饱和度色为主,倒影在光滑透明的玻璃地板上,大红大紫的像是城乡结合部的迪斯科舞厅,有点轻微的廉价感。总之,不能说节目难看,但的确是亮点不多。
 
舞台看似炫酷,但坐满了人之后的呈现效果一般。
《以团之名》偶像和竞演方面做得不够好,但“以团之名”的道德拔高和宣讲,倒是浓墨重彩、饱含激情,完全可以充当大学军训时的科教宣传片。节目一开始就说了,现在年轻人都是独生子女,都强调个人主义,对团队协作和信任比较陌生,他们会在《以团之名》中找到让自己引以为荣的集体。团队一边竞演,一边四个专家在教研室里进行“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团和气的点评。结尾还要来个总结陈词,从大学教师、知名导演到奥运冠军,一一出镜为你讲授团队的价值和力量,比如“团队的意义,就是共同协作,共同奉献,团队永远大于个人”“每一个团队,都要有为大家的奉献意识”“在团队当中,可以更健全地完善发展自我,只有在团队中才能真正实现自身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