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启动高等教育学科“筑峰计划
科学家提出梦境其实并不是假的
模式动物“中国造” 新药研发“
小麦的作用:农业科学很关心
家长该不该用惩罚的方式教育孩子

一个四川农民工的“回归计划”

2019-03-21 14:38 主页 来源:未知
一个四川农民工的“回归计划”

就像觅食的候鸟一样,春节过完,就到了农民工返城忙活的日子。农民工返城,早的刚过完年就出发;迟一点的,也在正月十五、十六的样子,他们浩浩荡荡从各地山区奔向沿海地区。

37岁的四川宜宾农民唐兵,今年第一次拒绝了同伴们的外出打工邀约,选择留在乡村老家。

实际上,是外出打工,还是留在乡村?唐兵曾经历了两三年的煎熬,尤其是去年,他犹豫纠结了将近一年,自称“最纠结的农民工”。

这一次的选择,对外出打工20年的他来说,是经过了深思与熟虑—— “只有留下来,乡村振兴了,我和我的孩子们才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在唐兵的脑海中,自家在乡村的“振兴蓝图”正在勾勒:蛙肥鱼壮、瓜果飘香,在扎根农村发展产业的同时,又能照料三个儿子和老人,最终奋斗出一家人的幸福……

37岁的唐兵膝下有三个儿子,负担重,压力大,孩子的教育也成难题。外出打工还是留在家里,一直是个困扰他的问题,他曾戏谑“自己是最纠结父亲”。

唐兵最早的纠结,来自于2017年12月19日。当日上午,正在云南红河一家砖厂打工的他,接到大儿子小飞所在中学的班主任打来的电话。老师说,小飞已经几天没去学校上课了。唐兵心急如焚,马上给母亲打电话,证实了老师的话。“小飞自称肚子痛,整天睡在床上玩手机游戏。”母亲告诉他。

“眼看期末就要到了,咋整?”唐兵气不打一处来,他与妻子商量却想不出办法:如果临时回家,恐怕拿不到工资;如果放任不管,儿子恐怕就此毁在游戏上。唐兵给父亲打电话,让他把小飞的手机没收了。可小飞耍横,跟爷爷大吵一架 。“手机没收成,还差点把我气死了。”父亲给唐兵回话,很无奈。

最后,唐兵向一位在宜宾城里工作的表兄求助,请表兄去乡下“没收”儿子的手机。表兄将小飞的手机拿走交给唐兵父亲保管,并勒令小飞马上返校上课。可是,表兄前脚刚走,小飞立即与爷爷大吵,还强行要回了手机。

唐兵生于1982年,在外打工20来年,由于年幼时家境贫寒,他没读多少书,10多岁时就挑起家庭重担。没文化、没技术,唐兵干得最多的还是力气活。这几年,唐兵和妻子不是在新疆帮人种地,就是在砖厂替人搬砖。“搬一块砖的工钱是一分五, 每天要挣200多元。”唐兵算了笔账:每天搬砖数量达到15000块,重量达到75000斤,约3.8吨。

在宜宾市叙州区喜捷镇新河村老家,乡亲们都知道唐兵干活很“亡命”。唐兵心里只有一个朴素的目的:让儿子们多读点书,不再重复自己的生活,将来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只要你们肯读书、学习好,再苦再累,我也没怨言。”唐兵经常这样教育两个大儿子,但事与愿违,由于和父母聚少离多,疏于管教,孩子们的成绩并不理想。

 

时年14岁的大儿子小飞非常厌倦读书,似乎正在复制父亲的人生轨迹。这是唐兵夫妻最不愿看到的结局。早在20年前,年少的唐兵因厌学和家庭原因,早早就加入打工队伍,成为宜宾城郊一个面条作坊的学徒,个中滋味记忆犹新。

“起早贪黑,每天要干十多个小时,身上全是面粉,看上去像个雪人。”至今,唐兵的姑妈仍对侄儿吃过的苦历历在目。在面条作坊,唐兵第一次感受到生活的艰辛。此后,他先后在广东、浙江、重庆、新疆、云南、贵州等地打工,深知文化和技能的重要性。

自己在外打工,在老家的父母除了可以帮忙带带孩子,经济上实在爱莫能助。随着时间推移,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在经济上反而需要唐兵支持。三年前,第三个儿子出世,一家七口人吃饭,压力都落到唐兵和妻子罗小琴身上。“干活重点、苦点、累点都没啥,自己最恼火、最愧疚的就是孩子们的教育。”唐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并不想为了挣钱而耽误了对儿子们的教育。

对于孙子们的管教,唐兵的父亲也有很多无奈:大孙子小飞不听话、不想读书,整天玩手机;二孙子小耀性格内向沉闷,强烈渴望父母留在身边。或许是看到了隔代教育带来的隔阂,第三个儿子小宇出世后,唐兵曾试图带着小宇外出打工,但很快发现身边带着孩子,其实连工作都不好找。

“前年上半年,我们先联系好了广东那边的工厂,开叉车包吃包住。”唐兵回忆,他和妻子罗小琴抱着小宇坐火车赶到广东,老板发现他们带着孩子立马反悔了,原因是唐兵可能无法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唐兵赶紧另找工作,在广东待了二十来天,最终因孩子生病不得不返回老家。

2018年,唐兵夫妻原打算正月十六出门,可两个大儿子开学时间也快到了。“3月5号初中就报名开学了,小飞不想去学校。”唐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年3月1日晚上,一家人开了一场“家庭会议”,说起父母外出打工,三个儿子反应各不相同。“听说我们要出门了,小飞没有留恋和不舍,反而喜形于色。”唐兵说,已经14岁的小飞不想被父母管教,内心盼着父母早点出门;12岁的小耀不希望父母离开自己,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失落之情溢于言表;两岁的小宇已意识到父母又要离开,整天粘着妈妈,深怕一转身妈妈就走了。

自从有了儿子,每年这个时候,唐兵都会陷入纠结。“不出门(打工)肯定是不行的,出门太久又照顾不到家里。”唐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外出打工能挣钱,如果两口子能找到相对稳定的工作,一年能有好几万元收入。这些年,唐兵靠打工不仅养活了一家七口,而且把老家房子进行了翻修。

然而,在享受打工的经济红利之外,唐兵也认为自己付出了代价。“一方面是儿子不喜欢读书让我感到愤怒,另一方面也是儿子长期缺乏父爱让我感到很愧疚。”唐兵认为大儿子的叛逆和厌学,有孩子自身的原因,但更大的责任在于他没有更多时间陪孩子。他也感受到了孩子因他少有陪伴,与他日益隔阂。

“但无论挣不挣钱,农民工的根始终在农村。”唐兵说,年纪越大他愈加深思,只有回到农村扎根创业,才是最后的归宿。

打工20年重返乡村,一个四川农民工的“回归计划”

 

外出打工这20年,对于村里的变化,唐兵其实也一直看在眼里。

2007年过年回家,他惊讶地发现门前的鸳溪河上架起了水泥桥,祖祖辈辈趟水过河的现实突然就变成了历史,汽车、摩托车也能直接开回家了。在普通农民家里,洗衣机也取代了搓衣板,空调、电扇取代了蒲扇……

每一次回家,这些让唐兵觉得突如其来的变化,都会在他心底打上深深的烙印。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外面打工这几年,看到农村的发展还是蒸蒸日上。我有个亲戚,种了十多亩柑子树,每年的收入比较可观。自己种了这么多柑橘树,还是应该好好管理下,管理好了每年采几万斤柑子没得问题,这是我的小的目标。往这个目标奋斗,一年有几万元收入,再加上我有点技术,我是泥工。在这附近打工,每个月上20天班还是有三四千块钱的样子,一家人生活开支没得问题。管理自己的柑橘树、种自己的粮食,种菜,管理鸡牲鹅鸭……

同时,他还向红星新闻记者算了一笔“外出打工”和“留在乡村”的经济账与情感账——“外面打工,两口子(每月)八九千元,除了开支,每月(只剩)六七千,一年六七万。屋头大人、娃儿要开支,所以在外面也恼火。在屋头,娃儿也照管了,各方面都有好处。在外面管不了娃儿,妈老汉年纪也大了,他们说几句,(娃儿些)也不得听一句。我们在屋头这半年,基本上啥子话都听,收碗洗碗不用喊,大的(两个儿子)都在住校,星期六回来我们都在观察,老师打电话也在表扬。以前打电话说娃儿就是不听话,我们在外面打工,没得办法管他。回来,(娃儿)变化就大,感觉大得多了。”

最终,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犹豫与纠结,考虑到父母的年纪、孩子的教育,更看到乡村如今蒸蒸日上的发展与前景,2018年年底打工回家后,唐兵作出了一个也许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留在乡村!

2019年春节后,在面对打工同伴的返城邀约时,他坚守了自己这个决定,一心留在乡村,开始新的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