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陈静
保障福州大学晋江科教园用电
航天科教专业委员会在济南揭牌
陇南教育信息化驶入新路径
科技赋能乡村振兴路在何方?

信阳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陈静

2019-08-08 15:59 主页 来源:未知
信阳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陈静

我叫陈静,女,1986年生,中共党员,在信阳市特殊教育学校担任语文教学与班主任工作,至今整整十年了。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孩子们时,那一张张纯真可爱的笑脸,那咿咿呀呀的一声“老师”,那一双双求知如渴的眼睛,都令我无法抗拒。这么聪明可爱的孩子,上帝却无情地给他们按下了静音键。那一刻,我明白了肩上的使命与责任,那一刻,我决心用我毕生精力浇灌这些残缺的花朵。

 

初入特校,非科班出身的我首先要攻克的是手语难关。我积极参加新教师手语培训,向老教师请教,常与孩子们待在一起。那时,孩子们是我的老师,我打手语的时候是那么笨拙,孩子们没有嘲笑没有嫌弃,而是手把手教我,孩子们软乎乎的小手啊,让我的心都要融化了。孩子们对我如此友好,激励着我快速进步,攻克手语,更快更好地投入到教书育人的工作中。

特校的孩子总体上入学晚,因为很多家长在孩子该入学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有供聋孩子上学的学校,因此,这些孩子入学时的年龄参差不齐,加上每个孩子的身心特点、学习能力也大不相同,就给我们的教育教学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教他们,首先要在备课上下足功夫,科学地组织教材,创造良好的课堂气氛,研究出简洁、形象的手势语,还要探索他们最能接受的学习方法,并预设出课堂上可能出现的问题。因此,虽说在聋校每班只教十几个孩子,可是付出的辛苦一点都不比普校几十个孩子少。

特校的孩子长期住校,孩子们与老师学生相处的时间,远比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要多。我在课堂上是老师,课下,又成了孩子们的妈妈。给孩子买生活用品,带孩子到外面去理发,亲自给孩子修鞋子、缝衣服,换拉链……十年陪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孩子们常说陈老师懂我、理解我,是我的依靠。正是点点滴滴的关爱与付出,我才得到学生深深的信任。

 

记得有一次快放假的时候,一个孩子不想回家,我连忙询问缘由。她说爸爸妈妈不会手语,沟通不了,回家很无聊,家的条件又比较差,开水都是用炒菜的锅烧,想到那上面漂着油花儿,她就不想喝。我与这个孩子促膝长谈,开导她,并与她的家长进行沟通,放假那天买了一个电热水壶送给她。

那年的暑期,班里的几位同学一起在市内打暑期工。得知此事后,我不放心孩子们的安全,手机询问了他们工作的具体情况,还找学生要来了工厂的具体位置,在三伏天带着我年幼的儿子辗转两趟公交车去工厂看望他们,并与厂里的负责人见面特别交代他们几个聋生的安全。想着孩子们天天吃集体餐,我让他们每周一天的休息时间到我家去玩一天,我给他们做好吃的。暑假结束返校后得知孩子们的工资没有协商好,我向工厂积极协调,帮孩子们拿到劳动所得。

 

孩子们渐渐长大,心理问题复杂,为了更有效的对孩子们进行心理辅导,我报考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攻克三本厚厚的专业书籍,在课间,在午后,只要有点时间,我都在看书、做题,最终我拿到了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证书。而更让我欣喜的是,孩子们在日记中表达着:陈老师是老师,有那么多学问,还那样勤奋好学,我要向陈老师学习。

学生没有辜负我的付出,我的学生阳光乐观、勤奋好学、积极上进。我班王姣姣爱好写作,她的作文《弟弟,我想对你说》在《信阳晚报》发表,这也是信阳市特殊教育学校第一个作文变成铅字的学生。2016年关工委组织了“我的好老师”为主题的读书演讲活动。演讲?这好像是与聋哑孩子毫无关联的。可是,我们的孩子如此优秀,她不比任何的健听孩子差,她更需要发出她的心声。我和我的学生克服了生理的局限,她用手语,我同声翻译,呈现了一场视听盛宴,竟取得学校有史以来市、区演讲比赛特等奖的好成绩。在舞台上,孩子称呼我为“妈妈”,让我不禁潸然泪下。

去年夏天,朋友圈被一个叫“李芳”的老师刷爆,我怀着沉重的心情,也不禁自问:如果是我,会作何选择?这时,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是,每一次带学生外出,我总是走在外侧,在拥挤的路段,伸出手臂护着学生,一是提醒学生人多要好好走路,二是提醒路人不要碰撞到的学生,哪怕我的学生现在已经十七八岁了,每一个都比我高。所以,答案已经显而易见!其实用“选择”这个词是不准确的,在那样的危急时刻,来不及思考,更谈不上“选择”,一切举动都是出于本能,对,本能——对学生原原本本的爱。

虽然可能一辈子也听不到一声“老师好!”,可能一辈子的辛劳也体验不到桃李满天下的喜悦,但我是幸福的。因为我看着孩子们一天天快乐地成长,收获了那种被需要、被依赖的幸福感。我知道残弱的幼苗更需要雨露的滋润,我知道伤残的雏鹰更需要精心的呵护。留在这无声的世界,让这些不幸的孩子们从此不再孤单,让他们插上理想的翅膀,和健全孩子一样,在同一片蓝天下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