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撑起祖国东南的科教事业
不断拓展校地合作广度和深度
未来教育鸿沟究竟有多大?看这
人工智能引领教育的跨越发展
南四环科教片区控规出台

他撑起祖国东南的科教事业

2019-08-30 09:50 主页 来源:未知
他撑起祖国东南的科教事业


  在中国现代科学史上,有一位杰出的人物,虽然他的一生只有短短47年,却在学术研究和教育领域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作为科学家,他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版的英文专著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高度推崇,被英、美等国许多大学采用为教材,并首开中国科学家的科学专著在发达国家畅销的先河。身为教育家,他鞠躬尽瘁,在抗战中依然艰苦办学,他担任校长的大学被当时的外国学者称赞为“加尔各答以东第一大学”。他叫萨本栋,是我国著名的物理学家、电机工程专家、教育家,厦门大学第一任校长。
 
  萨本栋1902年出生在福建福州的名门望族——雁门萨氏。萨氏家族在历史上产生了大批著名人物,他的堂祖父萨镇冰是中国近代海军将领;父亲萨福绥曾留学日本,专攻教育,与陈嘉庚交好,在福州创办了华侨学校并自任校长;长兄萨本铁是享誉国际的化学家。萨本栋学贯中西,不仅有着深厚的国学素养,还在美国麻省伍斯特工学院获得理学博士学位。良好的家学渊源对萨本栋的熏染不仅仅体现在学识上,缙绅门第、书香世家的出身,或多或少赋予了他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
 
  萨本栋在物理学和电工学上都有重大建树。他创造性地提出用双矢量方法和数学中的复矢量解决电路的计算和分析问题。1935年,萨本栋受聘为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电机工程系客座教授,在电机工程系开设“双矢量电路分析”讲座,期间他在美国《电气工程师学会学报》上发表的《适用于三相电路的张量代数》一文,被世人称之为“亚栋定律 ”(萨本栋字亚栋)。在交流电机领域,他首先提出以标幺值系统来分析交流电机问题,在20世纪40年代的国际工程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他的英文专著《交流电机的基本原理》(Fundamentals of Alternating Current Machines )于1946年在美国出版 ,受到英、美各国科学界的高度评价,被誉为物理学、电机学的巨著。后来,为了解决中国学生买不到这本书的问题,萨本栋把它译成中文,取名为 《交流电机》,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解决了当时电机理论及实际应用中的不少难题。
 
  萨本栋的科学观也颇有远见卓识。他在《科学研究》中写道:“科学研究既是为着后代,所以研究的问题可以完全不求其立刻有用。”“当然,不求立刻有用,也并没有限制研究的结果不应在短时期内找到应用。只须所研究的问题,可以增加已有知识,帮助我们了解我们所未曾了解或不能解释的现象,指示我们继续研究应走的方向或路径的科学方法,这种工作都可叫做科学研究。”在萨本栋看来,科学研究者的终极目标是为人类探索未知的世界。他说:“所在社会不应该用现实的眼光去计较科学研究的结果,而做科学研究的人们,也不应该因急于求功而避重就轻的,不顾那有深远意义而要长期坚苦努力才能得到结果的问题。”他特别呼吁“科学研究者必须先有不急求事功的涵养”。
 
  萨本栋认为,人才是科学发展之基。他在《科学研究》 中写道:“在人才、设备、经费三者当中, 先有会筹划经费的人,才会有足够的经费;先有会运用经费的人,才会分别缓急,使小量经费发生更大的效用。”
 
  1937年,萨本栋被任命为厦门大学第一任校长的第二天,“七七事变”就爆发了。为了使祖国东南数省的学生有书读,萨本栋没有将学校迁往西南,而是选择了靠近战区的长汀。萨本栋最终制定周密计划,用了九大卡车,将厦大的仪器、图书较为完整地迁往400公里之外的长汀。当时厦大的办学条件非常艰苦,所得到的经费排在全国倒数第二。在学校入不敷出的时候,萨本栋带头只拿35%的工资,并亲自设计学校的建筑蓝图。没有瓦,就用树皮代替,没有玻璃窗,就用布代替。新的校舍没有电,萨本栋索性把学校为他配备的汽车拆了,把发动机改装成发电机,用于学校的照明。萨本栋在厦门大学7年,厦大由1937年迁入长汀之初的198名学生,44名教师,3个学院9个专业发展到抗战胜利时的1044名学生,98名教师和4个学院14个系。其时,厦大以高质量的教学和优良的学风成为祖国东南唯一的优质高校,也是国内最完备的大学之一。
 
  1949年1月31日,积劳成疾的萨本栋病逝。年仅47岁。纵观萨本栋的一生,为教育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除了情怀,“不以事功论科学”和“以人为本”的科学精神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