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理工大学光催化材料研究
8所大学未入“名录”不会撼动中
金性圭校长到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
缅甸佤邦启动科教兴邦战略
李鲁出任浙江树人大学校长

8所大学未入“名录”不会撼动中医地位

2019-11-21 15:52 主页 来源:未知
8所大学未入“名录”不会撼动中医地位

近日,我国8所中医药大学被剔除出《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以下简称《名录》)一事在网络上刷屏,激起千层浪。有人认为这是西方国家对中国中医的歧视,一些海外留学生担心自己的学历回到本国后不被承认,也有部分在国外行医的中国学生担心被取消国外行医资格。针对这些担忧和说法,记者进行了采访。
 
1.不必大惊小怪,但需引起重视
 
过去,世界卫生组织在管理《名录》时,把传统医学院校(中医院校)与西医院校并列。但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在接管名录后改变了做法,现在名录只收录开办西医临床医学专业的医学院校,而不把中医等传统医学列入此名录。
 
因此,此次8所中医药大学被《名录》除名的原因是,当前的世界名录将“医学院”定义为能够提供完整的指导课程,以获得基本的医疗资格,即培养获得临床医生或医师执业执照资格的教育机构。目前,该名单中仍有安徽中医药大学、长春中医药大学等20所中医药大学。
 
《名录》原本是由世界卫生组织直接管理的,表面上看,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是世卫组织的下属单位,但事实上这种上下级的隶属关系和国内不一样。虽然由世界卫生组织到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改变了隶属关系,但是这个名录仍有一定的权威性。
 
而对于此次除名是否影响中医未来发展,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教育学院院长张旭认为,除名决定并不是对传统中医质量或重要性的评价,“《名录》的目标是提供关于所有满足通常理解、全球公认的医学院定义院校的准确、最新的信息,这些信息对全世界的医学生以及医疗监管机构具有高度重要性。”
 
教育部强调,“中医药院校是中国高等医学院校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中医药院校的毕业生被授予相应的学位,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取得相应类别医师资格。这一事实,不会因为一个非政府组织管理的院校名录没有收录这些中医药院校而受到影响、发生改变”。
 
据悉,目前8所中医院校被除名已经对毕业生海外执业产生影响。何心怡是北京中医药大学2013届的毕业生,所学专业为中医,2011年、2013年先后获得医学学士、临床医学硕士学位,今年9月底,她报名参加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USMLE),这是通往美国临床执业的唯一途径。美国国际医学生的考试事宜由外国医学毕业生教育委员会(ECFMG)负责。但11月1日,她却收到了ECFMG官方发布的邮件,邮件称,参加ECFMG组织的考试的必备条件是其毕业或就读的学校必须位于《名录》之中,但北京中医药大学已被除名,因此她不具备参加考试的资格。
 
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田侃认为:“过去世卫组织下面只有一个统一的医药委员会,现在分成了中医药管理委员会和西医药管理委员会,但事实上中国的中医药和其他国家的传统医学不一样,在国际上,西医肯定是主流医学,传统中医是非主流的,我国中医药界一直认为,中国中医药不是纯粹的传统医药,但我们这个观点对国际社会宣传不够,他们不理解。中国的中医药都是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我们认为的中医药不是纯粹的遗产,和西方认为的中医药是传统医学,就得优先使用和保护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中医药学不是传统医学,所以8所学校被《名录》剔除,国内学生不受影响,但国外的留学生在我们这里学中医所取得的毕业证书在国外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有人把这种情况上升为是西方对中医药的歧视,是对中国的刻意打压,这种观点失之偏颇。所以我们既不能坐视不管,也别大惊小怪。”
 
2.中医药的理论与实践有科学性
 
中医不完全吻合西方所谓的科学,但不能说中医不是科学。
 
赣南医学院药学院中药学教研室主任彭金年认为,应该理性看待名录的变化:“通过对名录的了解,应该是名录的收录标准变了,此名录是世界范围内医学本科生教育计划用目录,在世界范围内医学领域,对医学的界定是基于西方科学的,而中医的理论体系却是不同于西方科学的,基于这一点,中医药院校不被该名录收录也是可以理解的,并不代表我们中医药不好。”
 
科学是为了求真而存在的,而医学是为了求存的,医学的第一要务是为了能够治疗疾病和保养健康,而科学是一个永远未完的学问。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江晓原说:“中医不必自证是科学,关于中国古代是否有科学的问题,一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争论……”我们不再简单化地以现代科学为标尺,去削足适履地衡量古代和现代的一切技术成就,并强制性地将它们区分成“科学的”和“非科学的”。
 
目前科学还无法解释中医药,但是中医药的理论与实践有科学性。
 
2015年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以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有助于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深入思考。
 
2003年非典时期使用西医治疗的患者由于大量使用激素,导致有很大比例的患者留下后遗症,后来被截肢。广州中医药大学吴门医派传人——邓铁涛重用板蓝根,抢救回来的病人无一例发生股骨头坏死,这就是中西医疗效的差别,邓铁涛说:“‘非典’是温病的一种,而中医治疗温病历史悠久,积累了大量成功的经验。广州中医药大学两个附属医院以中医为主,治疗‘非典’,疗效显著。”
 
广州中医药大学一附院收治的36例“非典”患者,无一例死亡,医护人员无一人被感染。绝大多数患者痊愈出院,没有任何后遗症。患者平均退热时间2.97天,平均住院天数8.86天。这些病例均用西医方法确诊为“非典”,用中医药治疗后,再用西医方法确认痊愈,均有严格的病案记录。
 
3.中医已在西方取得前所未有的发展
 
“让中医药走向世界,目的是让中医药优质的健康医疗服务惠及世界、造福人类。目前,中医药服务遍及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亿人。”其中在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国家和地区都有立法保护中医药。这主要源于,我们从来没有故步自封,中医药从来都是传承创新、与时俱进的,坚持中西医并重,相互补充,协调发展。虽然我们不往西方科学上凑,但是由于我们长期的探索和创新,中医药越来越接近真理。
 
塞内加尔第一位医学女博士叫阿娃,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在中国她学习到了专业的中医学知识,回到西非传播中医。目前她已经运用中医知识治疗了1100多位患各种疑难杂症的病人,成为广受欢迎的医学专家。
 
出生于意大利医学世家的乔瓦尼·马斯欧西亚,中文名马万里,曾分别于1980年、1982年和1987年三次到中国学习中医。他善用针灸和中草药解决疑难杂症,开设的中医诊所门庭若市,被誉为“欧洲中医之父”。他编写的有关针灸的四部教材已经成为欧洲通用的针灸教材。他曾说:“中医在过去的15年里,在西方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而马万里也只是众多留学生中的佼佼者之一。尼日利亚留学生法西洪用针麻术使一位因车祸颅骨骨折的病人在神志清醒的状态下进行脑外科手术成功,被当地报纸誉为“医学奇迹”和“非洲医学史上的新篇章”。英国留学生刘维斯用耳针进行无痛分娩,成了当地一大新闻……
 
“事到如今,8所中医药大学被剔除出《名录》想要立刻恢复很困难,对此,我们应该积极沟通协调,广泛宣传中医药的合理性、治疗成果,和世卫组织取得联系,让他们了解中医药学和传统中医的不同,中医药学是创新发展的,传统中医是文化遗产,要争取尽快使8所中医药大学回归《名录》。”田侃教授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