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为李文亮医生降半旗?
一流大学科教融合的制度与实践
名气很气派的四所大学
“互联网+教育”保障“停课不停
中国药科大学落实防控责任

一流大学科教融合的制度与实践

2020-02-08 10:13 主页 来源:未知


一流大学科教融合的制度与实践


▲吴洪富

摘要:科教融合是当代大学的重要理念和一项基本原则,科教融合包括科研与教学互动、科研与教学之间的成果转化及学生参与科研活动等,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在这方面的经验值得借鉴。受教育法律和学术审核等制度的影响,坎特伯雷大学建构了创新性的科教融合制度,如在章程和战略规划等重大制度中确立科教融合,通过师资管理、机构改革等核心制度推进科教融合。除此以外,还形成了全组织、多形式、重视外显化的实践策略体系。同世界许多大学一样,坎特伯雷大学在科教融合方面也遭遇了不小的挑战,但无论怎样,科教融合这一理念都是高等教育一个基本原则之一。

关键词:科教融合;一流大学;坎特伯雷大学;制度与实践;经验

作者简介:吴洪富(1980—),男,河南原阳人,博士,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原理、高校教学与学生学习等研究。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年第1期

科教融合是当今世界高等教育的一个重要理念,大学尤其是一流大学更以此为基本原则之一,我国亦是如此。《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等都要求大学践行科教融合,具体指要“促进科研与教学的互动”“及时把科研成果转化为教学内容”“支持本科生参与科研活动”,等等。那么,在科教融合方面,一流大学做了哪些探索呢?特别是国外一流大学有哪些制度和实践策略可供我们借鉴?这是我国高校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基于此考虑,本文以在科教融合方面有诸多探索的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Canterbury University)为案例,研究一流大学科教融合的相关制度和实践。

一、坎特伯雷大学科教融合的政策环境

坎特伯雷大学的科教融合,明显受宏观政策的影响。要研究其科教融合,首先需要分析其外部环境。1989年,新西兰《教育法案》明确要求大学必须明确宣称并努力实现研究与教学的密切联系,这为包括坎特伯雷大学在内的8所新西兰大学提出了科教融合的法律要求。但是,由于世界高等教育变革的宏观背景,加之新西兰自由主义改革的推进,一个竞争性的、问责制的、绩效化的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形成,各种力量不断地推拉大学,大学共同体趋于分裂,科研与教学也处于分离的压力之中。可以说,坎特伯雷大学的科教融合处于法律与经济社会多重压力下。

(一)科教融合的阻力

新西兰有强有力的推进大学科教融合的力量,政府处于这种推力的核心。新西兰政府有明确的推动大学科教融合的立场,相关法律和政策制度是这种立场的体现。  

1.教育法律规定

新西兰1989年《教育法案》明确界定了各类第三级教育(Tertiary Education)机构的法律特征,其中,对大学的界定有6条,包括知识与专长的资源库,关注高级学习,培养学生独立心智,接受作为社会批评和社会良心的角色,具有国际水准的研究与教学等。重要的是第二条明确要求大学的“科研与教学是密切地相互依存的,而且绝大多数的教学由那些在探索知识方面活跃的人们承担”。这使得以教学与科研的联结以及研究引导教学为核心的科教融合成为新西兰大学的法律要求。在《教育法案》的规制下,其他相关政策也凸显了科教融合作为大学基本特征和要求的地位。 

2.相关政策制度

作为新西兰重要的两个监管大学的外部质量保障机构①之一,新西兰大学学术质量局(The Academic Quality Agency for New Zealand Universities,AQA)在2002—2007年开展的第三轮学术审核②的主题为“教学与学习”,其中专门把教研联结(teaching-research nexus)定为审核的重要内容,要求相关大学汇报科教融合如何在校园中展现。2013—2016年,大学学术质量局开展了第五轮审核,其在2013年初发布的审核框架的指标之一是大学的工作量管理,要求大学一定要确保学位层次以上的学生主要由那些科研活跃的教师教授。新西兰教育部发布的几个第三级教育战略,也坚持了这一根本原则。《Tertiary Education Strategy 2002—2007》指出:“研究活动与学位层次的教学之间的连接很重要。这保证新知识纳入到教师的学术活动之中(比如,纳入课程内容之中),并提供了一种研究文化,在这种文化中,本科生学习用一种研究为基础的方式对待其终身教育发展。这也给学生提供了更为丰富的学习经验,进而增加他们的能力。”[1](P59-60)这就要求“确保所有第三级教学的质量被最新的学术所丰富,并进行新的创新性的制度安排。因此,对于学位授予机构,确保教师积极参与高质量的研究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做到,资源将会被逐渐转移到更高质量的机构。”[1](P57)《Tertiary Education Strategy 2007—2012》强调其关注的重要领域是“强化研究引导的教学”“支持研究、学术与教学间的连接”,并指出:“科研促进了知识发展,并教育学生使用研究方法和分析推理进行思考。教学学术以及研究与教学间更为普遍的连接,必须得到强化。”[2](P25)在《Tertiary Education Strategy 2014—2019》中,也重申了“高等教育要进行研究和学位层次及以上资格的研究引导的教学”[3](P22)。

▲吴洪富

摘要:科教融合是当代大学的重要理念和一项基本原则,科教融合包括科研与教学互动、科研与教学之间的成果转化及学生参与科研活动等,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在这方面的经验值得借鉴。受教育法律和学术审核等制度的影响,坎特伯雷大学建构了创新性的科教融合制度,如在章程和战略规划等重大制度中确立科教融合,通过师资管理、机构改革等核心制度推进科教融合。除此以外,还形成了全组织、多形式、重视外显化的实践策略体系。同世界许多大学一样,坎特伯雷大学在科教融合方面也遭遇了不小的挑战,但无论怎样,科教融合这一理念都是高等教育一个基本原则之一。

关键词:科教融合;一流大学;坎特伯雷大学;制度与实践;经验

作者简介:吴洪富(1980—),男,河南原阳人,博士,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原理、高校教学与学生学习等研究。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年第1期

科教融合是当今世界高等教育的一个重要理念,大学尤其是一流大学更以此为基本原则之一,我国亦是如此。《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等都要求大学践行科教融合,具体指要“促进科研与教学的互动”“及时把科研成果转化为教学内容”“支持本科生参与科研活动”,等等。那么,在科教融合方面,一流大学做了哪些探索呢?特别是国外一流大学有哪些制度和实践策略可供我们借鉴?这是我国高校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基于此考虑,本文以在科教融合方面有诸多探索的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Canterbury University)为案例,研究一流大学科教融合的相关制度和实践。

一、坎特伯雷大学科教融合的政策环境

坎特伯雷大学的科教融合,明显受宏观政策的影响。要研究其科教融合,首先需要分析其外部环境。1989年,新西兰《教育法案》明确要求大学必须明确宣称并努力实现研究与教学的密切联系,这为包括坎特伯雷大学在内的8所新西兰大学提出了科教融合的法律要求。但是,由于世界高等教育变革的宏观背景,加之新西兰自由主义改革的推进,一个竞争性的、问责制的、绩效化的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形成,各种力量不断地推拉大学,大学共同体趋于分裂,科研与教学也处于分离的压力之中。可以说,坎特伯雷大学的科教融合处于法律与经济社会多重压力下。

(一)科教融合的阻力

新西兰有强有力的推进大学科教融合的力量,政府处于这种推力的核心。新西兰政府有明确的推动大学科教融合的立场,相关法律和政策制度是这种立场的体现。  

1.教育法律规定

新西兰1989年《教育法案》明确界定了各类第三级教育(Tertiary Education)机构的法律特征,其中,对大学的界定有6条,包括知识与专长的资源库,关注高级学习,培养学生独立心智,接受作为社会批评和社会良心的角色,具有国际水准的研究与教学等。重要的是第二条明确要求大学的“科研与教学是密切地相互依存的,而且绝大多数的教学由那些在探索知识方面活跃的人们承担”。这使得以教学与科研的联结以及研究引导教学为核心的科教融合成为新西兰大学的法律要求。在《教育法案》的规制下,其他相关政策也凸显了科教融合作为大学基本特征和要求的地位。 

2.相关政策制度

作为新西兰重要的两个监管大学的外部质量保障机构①之一,新西兰大学学术质量局(The Academic Quality Agency for New Zealand Universities,AQA)在2002—2007年开展的第三轮学术审核②的主题为“教学与学习”,其中专门把教研联结(teaching-research nexus)定为审核的重要内容,要求相关大学汇报科教融合如何在校园中展现。2013—2016年,大学学术质量局开展了第五轮审核,其在2013年初发布的审核框架的指标之一是大学的工作量管理,要求大学一定要确保学位层次以上的学生主要由那些科研活跃的教师教授。新西兰教育部发布的几个第三级教育战略,也坚持了这一根本原则。《Tertiary Education Strategy 2002—2007》指出:“研究活动与学位层次的教学之间的连接很重要。这保证新知识纳入到教师的学术活动之中(比如,纳入课程内容之中),并提供了一种研究文化,在这种文化中,本科生学习用一种研究为基础的方式对待其终身教育发展。这也给学生提供了更为丰富的学习经验,进而增加他们的能力。”[1](P59-60)这就要求“确保所有第三级教学的质量被最新的学术所丰富,并进行新的创新性的制度安排。因此,对于学位授予机构,确保教师积极参与高质量的研究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做到,资源将会被逐渐转移到更高质量的机构。”[1](P57)《Tertiary Education Strategy 2007—2012》强调其关注的重要领域是“强化研究引导的教学”“支持研究、学术与教学间的连接”,并指出:“科研促进了知识发展,并教育学生使用研究方法和分析推理进行思考。教学学术以及研究与教学间更为普遍的连接,必须得到强化。”[2](P25)在《Tertiary Education Strategy 2014—2019》中,也重申了“高等教育要进行研究和学位层次及以上资格的研究引导的教学”[3](P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