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海事大学举行新学期学生工作
西交利物浦大学交出“在线教学”
全国大学生同上一节思政大课
中国曾经拥有过哪些世界级大学?
这9所大学“就业率超高”,毕业

西交利物浦大学交出“在线教学”答卷

2020-03-10 09:15 主页 来源:未知
西交利物浦大学交出“在线教学”答卷

新学期已开学两周,尽管受疫情影响,原本容纳万余名中外师生的西交利物浦大学校园静谧无声,但在运用先进科技的西浦在线教学平台上,共有超过450门课程面向各院系学生推出,可同时满足6000至8000名学生在线学习。城市规划与设计系的常莹博士深切感受到,“西浦多年来的投入早已具备了在线教育的硬件基础和社群文化,对此我们很有信心。”
 
常莹博士是负责西浦在线教学协调工作的老师之一。她说,“新冠病毒疫情是所有国人共同分担的一次创伤、共同经历的生命事件。作为教育工作者,支持学生在线学习,可以间接地帮助到每个学生家庭,以这种方式助力复工复产,这让西浦所有老师感觉到自己与整个中国社会同呼吸、共患难。”
 
把“硬核”技术课上出“网红”味
 
坐在广东家中的书桌前,赵春博士开始了他的第一堂直播大课。他是西浦智能工程学院电气与电子工程系的讲师,此刻坐在电脑前的282名大二学生,分散在全国各地。
 
这已是赵春博士连续第四年教授这门专业课,这门课在每年的学生反馈中,都能获得相当高的评分。当学校确定了线上开学的计划,摆在他面前的挑战是:课堂从线下搬到线上,怎样才能把课上得更好?
 
“这是一门‘硬核’技术课,有很多枯燥的知识点。”赵博士说,“在以往授课经验的基础上,得结合网络的特点,研究和年轻人沟通的方式,才能把课上得生动有趣,让同学们更有学习热情。”
 
近年来,他明显感觉到一届届学生所发生的微妙变化:“一方面,西浦分数线逐年上升,学生的整体素质越来越优秀;另一方面,受成长环境影响,学生们更加注重自我、注重师生间的平等交流。”
 
赵博士花了三周为在线教学备课,其中包括上抖音、B站这些年轻人喜闻乐见的互联网平台,还研究起当前最火的综艺节目。
 
“我是个80后,之前没有接触过直播。我想了解,什么样的表达方式、沟通方式同学们会更乐于接受?比如说‘弹幕’这种互动形式,学生就天生比较感兴趣。”
 
上课那天,赵博士打开一个65页的课件,一面讲解知识点,一面透过学生的聊天窗口关注课堂反应;针对重要知识点,他会举例子、抛问题,鼓励学生在聊天窗口实时解答。
 
“这也是比我早几天开课的老师们分享的体验:相比录播课,直播课更有’仪式感’,师生间能获得实时反馈,因此更受学生欢迎。”
 
在赵博士看来,学生们的在线反馈甚至比线下更直观、更直接。“从聊天窗口,我能立刻了解学生对哪些知识点有疑问?对哪些知识点没听够,希望老师从不同角度解读?”
 
按照教学计划讲完相关知识章节后,他会针对学生有代表性的需求进行着重回应,实时答疑解惑。
 
“传统课堂上,老师也会提出问题、引发学生思考,但同学们没有一个好的渠道立刻表达、反馈出来。”他总结道,“传统课堂上,老师也会问:有什么问题吗?但中国学生往往会羞于表达,怕自己万一说错了怎么办……”
 
“而线上平台更平等,学生也更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当老师即时给出回应,同学们觉得自己受到重视,和老师的沟通是顺畅的、平等的,他们会很受鼓舞、更有学习劲头。”
 
难怪,赵春老师的第一堂直播课上完,机械电子工程专业的大二学生李德民已被他口中的“春哥”折服:“讲课风格有趣,直播很有互动感,大家都很兴奋!”
 
赵春博士同时也是西浦创业家学院(太仓)芯片学院的新专业负责人。他直言,在筹备新专业的过程中,自己对未来上课模式有很多思考,这也为当前的在线教学带来灵感。
 
他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活到老、学到老,除了专业知识,还要学习与学生的有效沟通方式。希望同学们觉得上我的课——‘值’!”
 
“定制化”教学,给学生最佳体验
 
每周二上午的10点55分左右,英语系传媒英语专业的大四学生姜若彤都会进入到老师Paul Cheung博士提前建好的“线上教室”,和其他三十几位同学进行短暂的寒暄之后,11点准时开始上“职场中的人际交流”这门课。
 
Paul Cheung博士表示:“这不是我第一次进行在线教育,但似乎上这门课的学生们在此之前都没有过在线教育的经历。”为了帮助这些学生适应在线教育、获得更丰富的学习经历和更好的学习体验,他尝试了很多“定制化”的教学方式。
 
在对比了不同软件和不同授课方式的利弊之后,Cheung博士选择使用能够多人视频协作的Zoom软件,搭配课件进行直播教学。“既然这门课是‘职场中的人际交流’,那我希望能最大限度地让学生体验这门课的核心内容——交流。”Cheung博士解释道,“课程的呈现方式有点像在线会议,所有人会分析解读文本、轮流发言,如果是录播的话学生就会很难参与到课堂当中来。”
 
除了教学和技术的准备之外,Cheung博士还用最近网上很火的“填瓶子”小游戏作为问卷,他对“掌上武大”公众号上发布的图片素材进行了文字修改编辑,调查了学生对这门课的期待、喜欢的学习方式等。“这是一个能够让学生们开始思考这门课的内容、他们想通过这门课学到什么、他们想怎么上课等问题既快速又简单的方式,我也确实收到了一些有用的反馈。”
 
202003101251004.jpg
 
“比如在回答喜欢的学习方式时,有些同学喜欢‘由点及面’——先从小的主题入手,再把这些细节组成宏观全局,而有些同学则正相反!其他几个问卷里也有这种相反的回答,所以我会在上课的时候尝试不同的方式来让不同学生更好地接受知识。”
 
为了让学生尽快适应在线教育,Cheung博士也会时不时地分享一些能让他们参与到课堂中的实用工具,例如线上音频或者共享笔记;他也会在学生们进入“线上教室”的时候打招呼表示欢迎,“就像在学校的时候一样,这些小细节往往都是很重要的。”
 
这些准备也为学生们带来了极佳的在线教育体验。“Paul真的特别认真,在第一节课上课之前,他就在ICE(西浦学习管理系统)上上传了这学期的阅读材料列表和每周的教学计划,让人很清楚每周要干什么,很有条理。”姜若彤说道,“准时上课、准时下课,课前有邮件、课间有休息、课上有讨论……我觉得和在学校上课没什么差别!”
 
“计划是最重要的,不是吗?”Cheung博士说,“西浦不仅提供了一个鼓励创新的环境,同时也提供了所需的资源和支持。所以我很期待能用新的方式和学生互动,为教学增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