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启动高等教育学科“筑峰计划
科学家提出梦境其实并不是假的
模式动物“中国造” 新药研发“
小麦的作用:农业科学很关心
家长该不该用惩罚的方式教育孩子

乡村教师为救孩子离家千里求医

2019-04-16 15:09 主页 来源:未知
乡村教师为救孩子离家千里求医

金会琴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儿子看到护士姐姐来扎针再也不会哭闹了,从前的杨金喆一看到护士就会哭闹不止,每当看到儿子一声不吭扎针的样子金会琴就非常心痛。金会琴和丈夫杨会生都是陕西省峡城小学的老师,本来一家人的生活平淡幸福,可这份幸福自从2018年9月儿子杨金喆被查出患有肝脏恶性肿瘤的那天戛然而止,夫妻二人带着儿子来到北京求医。

一眨眼他们已经来北京有半年的时间了,除了丈夫杨会生偶尔回家请假和借钱外,金会琴还没有回过老家。夫妻俩都是教师每次最多请一到两个月的假,假期结束还要再回去请假。在2019年3月21日,杨会生又一次回家请假和借钱,金会琴所带班级的学生托杨会生转交“特殊惊喜”给金老师,当金会琴看到礼物后泪水夺眶而出。

“金老师,我们很想念你,希望小喆尽快痊愈,你早日回来。”金会琴看着孩子们的话心中十分感动。孩子们知道杨老师回了学校就主动找上他说想给金老师一个惊喜。金会琴曾在六(一)班教英语,在她的职业生涯中,金会琴说她一直对学生们特别严格,所以很多同学会有意躲着她。

她真没想到学生们会主动录祝福视频给她,尤其是视频里叫马小龙的男孩,很聪明但也十分调皮,之前还经常撒谎请假,逃课,很多老师对他都十分头疼。在金会琴带他以后,努力帮他克服缺点,改变学习态度,看着视频里那个男孩她突然觉得这个调皮鬼长大了。看着视频中学生们期盼的眼神,金会琴又感动又愧疚,“因为孩子一直重病,只能请假带儿子治疗,不得不丢下学生,感觉对不起他们。”

金会琴跟杨会生同县不同乡,他们分别是田家河乡和峡城乡人。2012年金会琴刚毕业被分配到峡城小学,之后她便在这里遇到了已经教了八年书的杨会生,很快两个年轻人就坠入爱河,在2014年1月他们终于喜结连理。2016年5月份儿子杨金喆出生了,让这个小家变得更完整了。因为杨会生的父亲去世早,为了让母亲安度晚年,夫妻二人决定自己照顾孩子。图为孩子生病前幸福的一家。

在学校分配的宿舍里,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柜就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家。杨会生勤奋,金会琴明事理,儿子杨金喆可爱聪颖,一家三口日子过的安稳幸福。夫妻俩一直潜心教学,获得很多荣誉,同学们都很羡慕。

但噩梦来得如此之快,2018年9月,杨会生偶然发现杨金喆腹部有肿块。夫妻二人不敢耽搁赶紧带儿子到当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为疑似肝脏肿物。夫妻二人急忙带孩子又来到兰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很婉转的问二人是否还能生育?建议再生一个。接着医生告诉他们孩子是肝脏恶性肿瘤,肝母瘤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肿瘤很大了建议转院。

夫妻俩说那天正值中秋团圆节,当医生问他们是否还能生育时,他们的心都死了。养了那么大的儿子竟然病的如此重,他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虽然医生说治愈起来很困难,但他们不想放弃,万一还有希望,万一儿子还能痊愈呢?

去年九月份,夫妻二人就请了假带儿子来到北京。从武警总医院到北京儿童医院再到同仁医院,医院成了他们流动的“家”。孩子在北京武警总医院4个疗程的化疗都很顺利,就在准备转院时孩子却不幸感染肺炎,一连住了20天的医院。2019年1月份,杨金喆转院到了北京儿童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术。

刚到北京儿童医院时,杨金喆的手上胳膊上已经抽不出血,没办法只能在大腿根扎,孩子痛得大声痛哭,金会琴看着儿子心里疼得如刀割一般,却还是一边哭一边按着儿子。杨会生听着妻子儿子混杂在一起的哭声,只能心痛的在门外蹲在地上,那一刻如果可能他想替孩子承担所有苦痛。

手术时杨金喆肺炎还没痊愈,术后平躺时肺部大量积痰,术后第二天就开始吸痰,因为过程太难受,吸了两次孩子就不肯张嘴了。接着又从鼻子吸,可每次都是鼻血直流。刚手术完的金喆十分虚弱,眼睛几乎都不想睁,可每次吸痰都会拼尽全力来抵抗。每次金喆的眼睛都会瞪得鼓圆,看到儿子如此痛苦夫妻俩痛不欲生。

“在这半年的治疗里,小喆特别坚强让我心痛又感动,让我更加坚定地要继续为儿子治疗。之前他一看到护士进来就哭闹不止,不知何时起,他却主动伸出手臂让护士扎针不再哭闹。小喆还不到三岁,一看到他这样乖巧我都心如针扎一样难受。”杨会生向笔者倾诉着自己心中的痛苦。

肝母细胞瘤是一种罕见疾病,虽为恶性肿瘤,但治愈率很高,夫妻二人也是抱着很大希望一直坚持。不久前检查发现甲胎蛋白(肝母标志物)已降至正常,这也说明孩子康复有望,这个消息让他们不禁狂喜,他们的坚持是对的。但一想到孩子后期还需要18万的治疗费用。他们又陷入无尽的苦闷之中,该去哪凑这么多钱呢?

夫妻二人都是乡村教师收入也不高,在正常出勤情况下,每人每月也最多拿到三千多元。自从孩子病后夫妻二人已经快请了半年的假,仅有的积蓄也被花光还欠下了20多万的外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杨会生就会回家找亲朋好友借钱,而现在全都借了一遍,但为了儿子,他还是会放下脸皮去努力借钱。如今儿子情况不断好转,医生在术后暂定了六个疗程的化疗。现在已经到了第四疗程。看着儿子不断好转,夫妻俩更加坚定对儿子治疗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