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观念要让孩子相信什么
在线教育巨头们的水分有多大?
理解新时代劳动教育的三重逻辑
难以启齿的性教育,在什么时候开
在线教育迎来剩者为王的时代

在线教育巨头们的水分有多大?

2020-05-01 14:19 主页 来源:未知
在线教育巨头们的水分有多大?

图片来源@unsplash


  中国在线教育行业早于 1996 年开启,许是受限于传统 PC 时代,网络教育的形式并没有顺势风靡,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发展,在线教育才算迎来真正爆发,2012 年也被认为是在线教育元年。
  之后的两年时间内,大量资本涌入,千余家在线教育公司相继成立,直至 2015 年迎来了一次市场洗牌,数百家在线教育公司以倒闭收场。或许是头部企业当时在资本市场的卓越表现吸引到了创业者们,在线教育市场在 2017 年再次迎来高潮。
  在此之后,在线教育行业就有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从最初的意气风发,到头部企业接连崩盘,再到疫情之下峰回路转,而后疫情时代会如何走向至今成谜。无论如何,可以确定当初高呼着「颠覆传统教育」入场的在线教育行业非但没能如愿,反倒因急于攻城略地、市场无序竞争等因素陷入困境,而其存在的虚火与泡沫也一再被市场论证。
  在线教育行业大事记
  和当初头部企业以营收增长、估值翻倍的态势引发了在线教育行业再度爆发一样,头部企业的对于行业总有着无可避免的影响,而去年沪江接连传出的负面新闻,无异于宣告在线教育泡沫破裂在即。
  无论就资历还是规模而言,沪江算得上行业当之无愧的头部,其成立远早于在线教育爆发的时间,诞生于 2001 年,历经 5 年公益化运营后,于 2006 年开始公司化运营,2009 年正式成立沪江网校,也成为了国内领先的教育科技公司。
  而随着真相接连浮出水面,这一切风光皆成虚幻。
  首先是沪江一波多折的上市路。据称,其早在 2012 年已具备上市条件,但是因互联网转型主动放弃;2015 年计划在国内的新兴战略板上市,由于该板块的取消无疾而终;2018 年 7 月 3 日沪江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11 月 22 日通过港股聆讯,并于 12 月 7 日二次更新招股书。根据招股书,沪江 2015 财年、2016 财年、2017 财年及截至 2018 年 8 月 31 日止八个月的净亏损分别为 2.80 亿元、4.22 亿元、5.37 亿元、3.12 亿元及 8.63 亿元。
  其次便是沪江亏损之下降低成本的各项举措。2018 年年底,一封署名「集团 CEO、总裁办公室」的文件流出,文件指出公司核心管理层集体降薪 20%-50%;所有高管贡献出独立办公室,用于业务拓展、协同办公或会议室;同时内部进行人员调整,包括唐小浙卸任集团 CTO、曹建卸任总裁办主任、唐红浙卸任集团高级副总裁等。
  去年 3 月,再次曝出沪江裁员 1000 人,比例接近 50%,且「因为上市对赌协议失败,沪江全部裁员,市场部、督导部、老师全部被下岗,所有高层都拜拜」。这一言论遭到沪江反驳,官方声明表示关于「95% 裁员」的谣言严重失实,然而根据内部员工透露,没有 95% 那么多,但事实上确实有近千人的裁员。
  直至上市告吹。去年 5 月,深陷对赌失败、大面积裁员传闻的沪江,在港上市流程面临终止,若重启上市计划,需重新递交申请。而沪江将此归结为上市计划有所调整,并否认「上市失败」,称此次调整系公司综合市场环境,未来发展等各方面因素后的主动调整,公司将选择在合适的时机在合适的板块登陆资本市场
  然而,如此说辞并为奏效,上市失败后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至今仍困扰着沪江,昔日在线教育明星企业的陨落亦给了行业沉重一击。
  特别是近期,跟谁学、好未来接连「暴雷」,再次引发外界对于在线教育行业的广泛讨论。月初,好未来称「在公司的例行内部审计中发现其下属新业务线‘轻课’业务的某位员工存在违反公司行为准则的不法行为,其涉嫌与外部供应商合谋,通过伪造合同及其他文件的方式虚增轻课 To B 业务的销售收入。公司已报警,该员工也被依法拘留」。
  余波未平,跟谁学再度中招。著名调查机构香橼发布针对中概股跟谁学的做空报告,认为跟谁学夸大财务数据、存在虚假学员、管理层涉嫌多种金融欺诈等,最终直指该公司虚报收入高达 70%,其股票应立即被停止交易,并启动内部调查。
  头部企业尚不能独善其身,小喽啰们又岂能安生,在线教育行业的资本游戏越发无情。
  崩盘 2019 与魔幻 2020
  据《2019 年度在线教育行业大数据报告》显示,截止 2019 年 10 月底,教育行业共发生了 263 起投融资事件,相比 2018 年同期的 548 起,数量锐减近一半。除了资本寒冬影响外,在线教育行业绝大多数公司亏损也难辞其咎,甚至头部企业也未能幸免。
  据悉,2015 至 2018 年多数在线教育企业在亏损,仅3% 的企业实现盈利,而到了 2019 年,政策监管趋严、投融资环境遇冷、机构暴雷跑路等各项因素之下,这个行业更是持续崩盘。
  以好未来为例,上市前 9 年从未出现亏损,却在 2020 财年前两个季度连续亏损。财报显示,其第一季度实现营收 7.03 亿美元,同比增长 27.63%,;净亏损 1297.50 万美元,同比下跌 115.52%;前两季度,实现营收 16.39 亿美元,同比增长 31.11%,净亏损 3846.40 万美元,同比下跌 121.93%。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好未来实现营收 25.02 亿美元,同比增长 36.23%;实现净利润 647.30 万美元,虽扭亏为盈,但同比跌幅仍高达 97.58%。
  除此之外,网易有道招股书显示,其 2019 年上半年亏损 1.68 亿元,2018 年全年亏损 2.09 亿元;备受资本宠幸的 VIPKID 同样未能盈利,其 2017 年整体营收为 3.76 亿,2018 年超过 30 亿元,但与此同时,净亏损也从 2017 年的 4.59 亿扩大到 22 亿元。另据报道截至 2019 年 7 月份 VIPKID 的运营利润率为-10%,净利率为-50%。
  如果说 2019 年在线教育市场普遍不容乐观,那么 2020 年的魔幻开局似乎出现了一丝转变。受疫情影响,居家隔离情形之下不得不依赖线上课堂,诸多学生主动或被动使用在线教育,用户规模持续扩大。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 45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 2020 年 3 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 4.23 亿,较 2018 年底增长 2.22 亿,占网民整体的 46.8%。
  不可否认,疫情为在线教育注射了一支「催化剂」,面对巨大的在线学习需求,整个行业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态势。首先,在线教育平台关注度显著提高,自 2 月起教育类 APP 下载量呈爆发性增长,站内用户活跃度大幅提升;其次,加快在线教育市场下沉,三四线城市认知度明显改善;继而,用户成熟度提升,行业竞争愈发白热化。
  或许受众的高需求度让很多在线教育机构看到了希望,然而事实是,疫情于在线教育行业而言只是转折,而非转机。
  后疫情时代危机加剧
  可以预见的是,疫情的阴霾淡去流量将回归均值,当需求回落,在线教育行业将面临更大挑战。
  首先,客户留存成疑。迫于形势严峻、响应国家号召,众多学生涌入线上课堂的行为是建立在被动的基础之上,而因特殊时期不得不选择线上的用户也会因为一切回归正轨而离去,并未能直接改善在线教育行业内里的问题。
  其次,加速洗牌进程。除了原先在线教育公司积极投身,这块巨大的蛋糕也吸引了部分线下教育机构分食,表象的繁荣,实则是优胜劣汰的开始。也就是说,即便盘子变大,仍旧是口碑好、教学质量好、师资强的企业占优,市场需求增强也只会加速洗牌。
  再者,头部效应明显。可以说疫情是一次培养在线教育用户习惯的契机,但这个利好却不属于整个在线教育行业,随着用户成熟度提升,优质产品凸显,头部效应明显。
  总而言之,疫情之下的在线教育行业没有孰胜孰负,特殊时期过去只会以更快速度回归正轨,因疫情数据而对于对在线教育行业高估实为草率。
  而在线教育机构也深谙此理,或许是迫于行业危机感,它们开始百般寻求途径加深品牌化程度。比如,直播推广,在 4 月 10 日罗永浩的第二次直播带货中,猿辅导斑马 AI 课出现其中,这也是抖音直播上和罗永浩直播间内首次出现教育产品的推广。据悉,猿辅导斑马 AI 课售价为 49 元,销售量为 1.08 万,销售额为 52.68 万元。除此之外,还有科大讯飞旗下的阿尔法蛋智能故事机 Z1、网易有道辞典笔 2.0 两款教育硬件产品。
  以及,明星代言,网易有道精品课日前宣布签下「中国体育界传奇教练」郎平作为品牌代言人,这也是郎平教练首次为教育机构代言;不出两日,作业帮 CEO 侯建彬发布全员信,宣布作业帮与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达成战略合作,成为中国女排在教育领域全球独家代言合作伙伴。而这背后又将是一场在线教育的恶战。
  正所谓,「大风来了猪都会飞,而当潮水退去,谁在裸泳一目了然」,或许用来形容亏损、造假、无序、乱象成常态的当下在线教育环境再合适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