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像父母那样教育我们的孩子
助在线教育跨越城乡鸿沟
互联网+教育仍需冷静思考
政策性贷款助力职业教育发展
在线教育乱象:退款拖延超两月

助在线教育跨越城乡鸿沟

2020-05-04 09:06 主页 来源:未知
 助在线教育跨越城乡鸿沟 

周洪宇。 南都资料图

疫情期间,教师当“主播”、学生上“网课”成为课堂新形式,也被业界称作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在线教育实践。在教育部教育信息化专家组副组长周洪宇看来,此次疫情下的网课实践是对我国近年来大力发展的在线教育信息化建设的严峻考验,也明显暴露出教育信息化发展中存在的地区与学校间不均衡,教师信息技术水平和应变能力不足等问题。他建议,未来教育的线上线下深度融合发展中,我国亟须实施新一轮的师生信息素养全面提升行动,在资金投入、上网优惠等方面进一步向城乡弱势群体倾斜,确保他们也能享受到优质的在线教育。南都记者了解到,在线教育、高考延期、公共卫生教育等问题,都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在疫情期间重点关注并思考的议题。日前,周洪宇就此接受南都专访,分享他的想法和看法。

谈湖北高考延迟

符合常规,尊重历史,也照顾了现实

南都:你曾与长江教育研究院专家一起向教育部建议高考延期一个月,最终公布的方案与你的建议一致。但也有观点提出:作为疫情重灾区,湖北的高考时间与全国一致,这对湖北考生来说会不会“不公平”?

周洪宇:全国高考时间往后延了一个月,按理说,湖北如果能够再往后延一些当然准备的时间更充分,但政府做出这个决定是综合考虑了几个现实因素。湖北高考如果再往后延,就得自己出卷。目前湖北对外的各种通道已经解封,但各个小区的管控措施还没有解封。在目前情况下,把教师调出来集中做两个月的出卷准备相对还比较困难。另外,湖北特别是武汉夏天很热,如果考试时间进一步延到8月上旬,考生发挥也会受影响。考虑到我们过去也有在7月举行高考的历史,因此跟全国一起考,既符合常规,尊重历史,也照顾了现实,是一个相对较合适的安排。

从目前情况看,最近各省市都在做5月份高中毕业年级复学的准备,湖北高三复学时间与其他省份也相差不大。所以对湖北的考生来说,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复学,高考又在同一时间,总体还是公平的,我相信湖北考生对迎接高考也是有信心的。

南都:近期全国大中小学都已陆续开学,湖北的复学又有哪些特殊挑战?

周洪宇:湖北高校学生数量、规模都比较大,按照现在全口径统计,湖北省的高校是129所,在武汉的高校有89所。湖北高校学生有85%以上都在武汉,武汉大学生包括硕博研究生总数在114万左右,是国内也是世界上大学生最多的一个城市。

面临的挑战主要还是健康安全问题。目前省里安排主要是对全省所有的大中小学教师都进行双检测,即核酸检测和血液抗体检测。同时对余下的教职员工、返校的学生都要进行检测。

谈在线教育

未来应帮助城乡弱势群体跨越数字鸿沟

南都:你曾提到疫情期间大规模在线教育实践检验了我国在线教育的建设成果,据你观察,此次检验结果如何?

周洪宇:十八大以来,我国在教育信息化上推进的力度非常大。从这次疫情来看,也说明这项工作是富有成效的,例如在资源体系,设备硬件条件上进步都很明显。但也明显暴露出一些问题。例如,在线教育对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要求高,但不同地区和不同学校之间“苦乐不均”,很多学校设施设备不能支持或适用网络平台,并且东中西部差异非常大,西部深度贫困地区农村大部分学校的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很难适应在线教学的现实需要。

另外,学校和教师面对海量的在线教育资源和五花八门的在线平台,显得“不知所措”;同时优质的在线教育资源和好用管用的平台又很少。此外,教师信息技术水平和应变能力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居家在线学习要求家校步调一致,但家校合作显然“各吹各调”等。

南都:所以这种情况下在家上网课,反而可能放大城乡间的鸿沟、拉大城乡间的教育差距?

周洪宇:总体来看,在线教育对于填补城乡间教育鸿沟是有好处的,而且它是最便利、简洁有效的一种方式。比如通过教育信息化手段,可以让最贫困的地方同时享受大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弥补贫困地区教师素养不足问题。

但由于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对于一些家庭而言在线教育可能拉大差距,甚至可能会造成一种负马太效应。这也是我们认为需要重视的问题,要注意到其中复杂的关系,找到背后原因,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南都:你认为疫情过后在线教育应该如何发展?

周洪宇:未来的发展毫无疑问是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我认为应该实施新一轮的师生信息素养全面提升行动计划,将教师网上指导、师生互动、作业批阅、学情分析、答疑辅导等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作为培训重点,将网上互动、网上自主学习和网上合作作为学生信息素养提升的核心。积极开展家校合作,将家长如何督促小孩居家在线学习以及如何促进小孩网上自律等作为交流的重点。

同时,实施投入倾斜和上网优惠等政策。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中央和省级政府优先发展城乡边缘和落后的农村地区,对这些地区的学校信息化投入作出倾斜,帮助城乡弱势群体顺利跨越数字鸿沟,实行上网折扣或免费计划,并对其网络运行商给予减税等优惠政策。将城市弱势群体子女和农村偏远学校学生的上网设备纳入新一轮脱贫攻坚计划,保证更多相对贫困学生的切身利益,确保他们能享受优质的在线教育。

此外,还要健全在线教育法律制度和监管机制,确保在线教育健康有序发展。建立在线教育预付费管理制度和风险金准备金制度,切实保证学习者的切身利益。

南都:今年是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的收官之年,其中提出,到2020年要基本建成人人可享有优质教育资源的信息化学习环境,基本实现所有地区和各级各类学校宽带网络的全面覆盖等目标。据你观察,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有多远?

周洪宇:应该说还有些距离。我们在疫情期间对国内多个省市进行了调研,从问卷反馈情况来看,差距还是客观存在的,这也是我们下一步要努力解决的地方。今年是最后一年,又遇到这么严峻的考验,我相信将会促使国家的教育部门,包括地方政府,对这些工作更加重视,共同努力完成原来的规划目标。这次疫情对教育信息化建设也起到了一个推动作用。

谈公共卫生安全教育

应成为学校一门重要课程

南都:疫情也暴露出公共卫生教育普及率低的问题,对此你有没有一些思考或建议?

周洪宇:过去教育部对这项工作并非不重视,2007年就曾下发了《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对各类公共安全事件及教育都提出了分年级的针对性意见,要求把它贯彻到学校教育的各个环节。但在执行过程中,由于各地各校的重视程度、认识理解都不一样,所以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很多学生公共卫生安全意识是很淡薄的,遇到这类事件有的很茫然。这次疫情也提醒我们,公共卫生安全教育今后要作为学校的一门重要课程,要作为重中之重。教育部最近在各项工作当中都特别强调要重视公共卫生安全教育,包括对大学生、研究生也是这样。

南都:教育部明确表示今年研究生扩招会偏向公共卫生专业,但也有观点认为,除在招生培养环节加大投入外,可能从根源上还应该解决公共卫生人才待遇比较低的问题。你怎么看?

周洪宇:公共卫生安全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是重视中小学公共安全卫生教育,或在研究生扩招时增加一些名额就够。队伍的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除了招收优质学生、培养专业人才外,还要让他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收入。同时还要在法律上加强对医护人员的保护。

南都: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此次全国两会是否将围绕着疫情准备一些议案或建议?

周洪宇:针对此次疫情,我们已经做好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检疫法》、《生物安全法》、《传染病防治法》等与疫情有关的法律法规的修改议案。我还想建议国家在湖北设立公共卫生安全战略物资储备基地,进一步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通过这次疫情来反思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不足和问题所在,让这种应急管理体系更加合理、专业、透明,更能够发挥作用。另外,我还准备建议国家在湖北设立国家生物安全大科学中心,目前武汉已经完全具备了这种基础和条件。这些基地的建设将意味着对湖北整体科教实力,特别是生物安全实力的认可,另一方面也将进一步推动湖北生物安全科学技术、科教实力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