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孩子心理健康教育心得
印度的在线教育:加速奔跑的5年
为高等教育变革带来哪些新启示?
在线教育用户规模暴增
创新改革 促进教育优质均衡

印度的在线教育:加速奔跑的5年

2020-06-08 18:03 主页 来源:未知
印度的在线教育:加速奔跑的5年



1
 
  “彭”的一声,气球破了。此时,舞台灯光一变,背景音乐响起。
 
  印度著名演员沙鲁克·汗和年轻人们一起出现在舞台上开始跳舞。一群颇有活力的表演者加上极具印度风情的曲子,让这一幕看起来像极了宝莱坞歌舞电影里的画面。
 
 
  但实际上,这只是印度教育科技公司BYJU‘S的宣传广告。舞台上,众人的舞蹈也是为了创意展示“勾股定理”(a2+b2=c2),以强调线上教学的灵活性和创新性。邀请大牌明星代言,疯狂输出魔性广告,赞助印度国民运动板球赛事,作为印度在线教育的头部玩家,BYJU’S正为教育市场而不懈努力。
 
  与此同时,踩中行业快速上升期间重要节点的BYJU‘S,也一路成长为了现阶段炽手可热的明星项目。今年4月,IT桔子曾作出统计,成立于2015年的BYJU’S已融资12轮,总额达78亿人民币,其投后估值近82亿美元,在当时已是全球估值最高的教育创业公司。
 
  5月上旬,据外媒报道,为应对激增的业务量,今年完成两轮融资后,BYJU‘S正计划筹集新一轮资金,估值为100亿美元。短时间内估值一路飙升的BYJU’S正是当前快速发展的印度在线教育行业的一个缩影。
 
  社会阶层固化、公立教育资源匮乏、庞大的用户基数(仅K12的覆盖人数已达2.6亿)等诸多因素共同影响下,在线教育成为了印度互联网产业中最快崛起的行业之一,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甚至还吸引了腾讯、字节跳动、网易等中国巨头的入局,2019年成为关键的时间节点。
 
  2020年,疫情“黑天鹅”催化下,这个从2015年开始一路狂奔的行业再次提速,进入新时期的发展快车道。
 
  5年,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中,印度在线教育加速完成了一场蝶变。
 
  --  01  --
 
  2015:印度在线教育的“起飞”
 
  拉吉和他的妻子米塔终于崩溃了。
 
  贫民窟里垃圾遍地、老鼠乱窜的糟糕环境让他们极不适应。特别是不久前为了让女儿顺利进入学费高昂的重点私立学校读书,身为印度普通中产阶级的夫妻俩硬是“打肿脸充胖子”,带着孩子搬入了有学区房性质的高档社区。不过他们最后还是在入学面试中落选了。于是为了拿到重点私立学校发放给贫困家庭的少量入学名额,一家三口又搬到了贫民窟,开始假装穷人。
 
  从“上流社会”到贫民聚集地,中间的反差过大。但拉吉和米塔必须忍,毕竟能够进入好学校是大事,为了女儿的未来,两个人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哪怕是闹出了一系列让人苦笑不得的囧事。
 
  或许这部2017年上映的喜剧电影《起跑线》在故事讲述上有些夸张,但也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了印度当下教育产业的情况。种姓制度遗留下的痼疾、社会阶层固化、教育资源匮乏等种种因素作用下,印度公立教育体系和私立教育体系两极分化严重,前者水平落后,后者名额有限。
 
  因印度公立学校教育情况不理想,课后补习成为了大众刚需
 
  在这个需求量巨大的市场,能够打破时空限制、提供相对公平教育资源的在线教育行业于印度有着天然的发育土壤。特别是在2015年,印度总理莫迪提出“数字印度”计划,要推动印度经济社会的数字化转化。政府层面的介入让印度的互联网产业快速发展起来,在线教育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
 
  2015年8月,Byjus推出了在线学习App。这个创立多年的教育公司正式涉足线上。
 
  Byjus是由英国航运公司Pan Ocean的前工程师Byju Raveendran创办的品牌。在印度的多个城市开设线下培训机构后,Byju Raveendran开始尝试利用互联网为学生提供直播、录播等在线课程,并在2011年正式成立了公司。
 
3
  Byjus官网
 
  起初,Byju‘s主要为4~12年级的学生提供在线课程,涉及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这些课程的设计源自创始人Byju Raveendran数年积累的线下教学经验。与此同时,Byju’s希望通过技术手段实现面向每位学生的个性化教学方案的制定。
 
  多年的线下口碑积累、“因材施教”的先进在线教育方式以及刚需性,让Byjus的在线教育产品快速积累起用户。官方表示,App发布的3个月后,已有200万注册使用的学生。
 
  配合教学内容售卖硬件是Byju‘s的盈利方式。到2017年中,Byju’s已拥有800万用户和40万年度付费用户。过程中,伴随着用户数量的增加,Byjus陆续增加了面向本科生、研究生的培训课程,甚至还在去年推出了覆盖1~3年级的教育产品。
 
  同样是2015年,在线教育公司Unacademy在班加罗尔成立。创始团队的计划是将Unacademy打造为印度第一大在线学习平台,满足用户语言、各类考试培训、职业发展等多种学习需求,成立两年后,平台已拥有6000余门课程,涵盖500多个科目。
 
  一开始,他们在YouTube上设立了频道,后来才专门推出了App。不过前者依旧是Unacademy重要的分销和流量获取渠道,直到现在,其视频在YouTube每月依然有1.5亿浏览量。
 
3
  Unacademy的YouTube主页
 
  不同于Byjus“小霸王学习机”式的盈利模式,Unacademy的营收渠道是订阅服务。2017年,Unacademy推出 Plus Subscription,可以让用户参与直播课程学习,与平台教师实时互动。
 
  根据Unacademy对外公布的数据,2019年公司营收为2.19亿卢比,约2054万人民币,较上一年增长了219%。订阅业务的高速发展推动了公司整个营收盘的增长。
 
  可以说,2015年是印度在线教育行业发展历程中的关键节点——整个行业在一段时间的萌芽期后飞速进入快车道。
 
  在此前后,印度本土的第一梯队玩家纷纷诞生。Byjus、 Unacademy之外,还有成立于 2014 年、主打直播在线辅导的的Vedantu,创办于2015年、主要提供在线备考服务的Gradeup等。从K12、学前教育、高等教育、考试辅导、语言教育到职业培训等多个方面,印度在线教育玩家从用户的需求出发,构建了一整套相对全面的互联网教育资源体系,并根据各自团队的特点分别找到了发力方向。
 
  不少在线教育初创公司也在2015年获得巨额融资。这一年“印度版猿题库”Toppr在成立两年后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融资, Byjus则完成了2500万美元B轮融资……要知道,这时正值印度创投圈资本寒冬,但在线教育领域却能接连不断传来好消息,显得异常火热。
 
  根据IT桔子的统计,2015年,印度教育科技投资事件共11起,远高于2014年的5起。并且从这一年开始,该领域的投融资数量以及金额一路飙升,到2019年时,共有61.7亿元涌入这里。
 
3
  图源:IT桔子
 
  极度刚需性——被很多印度父母、年轻人视为改变命运、实现阶层跃进的救命稻草,头部玩家们的积极参与以及来自资本热情、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完善,共同助力了印度在线教育行业的“起飞”。
 
  --  02  --
 
  2019:中国玩家的入局
 
  根据谷歌和毕马威联合发布关于印度在线教育研究报告数据显示,到2021年,印度在线教育的复合年增长率预计将达到52%,市场规模将达19.6亿美元,付费用户数至960万。这样一块甜美的蛋糕吸引来多方的注意。
 
  中国巨头、投资人和创业者们当然是嗅觉最灵敏的那一批,而他们也为印度在线教育带来了资金支持,甚至是以搅局者的身份为这里输入了新鲜血液。
 
  2017年,腾讯为 Byjus注入4000万美元的资金,两年后,腾讯和泛大西洋资本一同为其注资,约1140万美元。
 
  2019年8月,好未来参与了 Vedantu的4200万美元C轮融资。目前,好未来是Vedantu的第二大投资方,共持有其14.35%的股份。
 
  2020年1月,腾讯再次出手了——领投有“印度作业帮”之称的 Doubtnut 的 A轮融资,此轮融资金额共1500万美元。
 
  4月,蚂蚁金服支持的 BAce Capital投资了Lido learning——由前Byjus副总裁创办的K12 直播课平台。而这也是阿里巴巴在印度首次投资教育科技项目。
 
  实际上,相比用投资试水,网易于印度教育产业的布局则更加直接,甚至也更早一步。
 
  2016年,网易旗下的有道词典以U-Dictionary这一海外版产品开启出海之路,而印度就是其重要的推广地区。
 
  据媒体的报道,当时,为了进入这个本地语言使用情况错综复杂的市场(印度的方言接近2万种),U-Dictionary团队专门雇佣了印度的语言专家对字条进行逐条编辑,增加几万条释义,并且针对印地语、乌尔都语等其中主要的15种语言进行了重点深化,这样一来可以基本确保覆盖印度总人口数(超过13亿)的93.78%。
 
  此外,为了适应当地的互联网情况和用户使用手机的实际状态,U-Dictionary团队将App安装包的大小控制在4M左右,确保印度用户能够手机小内存、无网络的情况下也能方便地使用。
 
  网易有道海外团队的这些本地化的努力,加上印度广大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希望借助翻译软件学习英语、找到更好工作的迫切需求,让U-Dictionary顺利打入印度。
 
  在登录印度的数月后,U-Dictionary就拿下了该地区“Best Self-Improvement”细分榜单第一。今年3月,App Annie公布的“2020年度印度十大教育App”榜单中(以2019年iOS与安卓双端月均活跃用户量为评估维度),U-Dictionary位列第一。
 
3
  在以U-Dictionary为切口成功攻下市场的基础上,2019年初,网易专门针对印度地区推出在线教育平台U Class,提供银行、公务员、医疗、工程等类型考试的线上培训服务。
 
  “网易希望专注于印度的教育领域。有道已经推出了一款翻译产品,我们认为,在其他市场也推出类似的产品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印度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市场,拥有大量的互联网用户,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U-Dictionary亚太区市场经理Tushar Singla曾这样说道。
 
1
  图源:《网易暗战海外》,TMT深读
 
  看好印度在线教育市场的中国玩家不只是网易。在2019年这一个时间点,包括字节跳动、欢聚集团、猿辅导在内,一批中国玩家开始用产品等更“重”的方式布局该领域。
 
  2019年,TikTok专门与Vedantu、Gradeup等印度在线教育平台合作,在主站上线了EduTok项目。点进这一专门的话题,用户可以观看不超过一分钟的学习视频,内容包括生活技巧、职业建议等。不同于系统的学习内容,这些更倾向于励志“鸡汤”或生活小建议。
 
  此外,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也有在印度发布独立学习App的计划。一位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负责人曾向媒体透露,字节跳动的印度教育产品尚在孵化中。
 
  欢聚集团同样通过在印度颇受欢迎的直播平台Bigo live 布局教育市场。Bigo Technology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Mike Ong曾公开表示,平台去年雇佣了200多名正规的印度教师,“他们能够教授英语和软件技能,例如Excel、PowerPoint和基本的Photoshop。” 在Bigo live 上,用户能够参与这些老师的直播课程,实时进行学习、交流。
 
  在国内在线教育厮杀最激烈的时候,猿辅导也悄悄通过海外布局拓展了战场。
 
  去年9月,Oda Class上线。该在线辅导平台是猿印公司专门面向印度市场推出的产品,虽然总部位于班加罗尔,但其创始团队来自中国,并且其背后有中国教育公司猿辅导鼎力支持——去年,猿辅导战略投资了猿印。
 
  目前,Oda Class在印度主打双师大班课模式,猿辅导创始人李勇透露,上线之后,Oda Class在50天内收获了超过100万订阅者。而根据团队的目标,预计在2020年底前获得1000万用户。
 
  Oda Class 联合创始人张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目前是在印度做教育最好的时机,线下有很多培训机构,然而还没有学而思这样的品牌形成。”
 
  这一批中国玩家们正怀揣着在印度打造或押注下一个“学而思”、“好未来”、“VIPKID”的想法,带着资金、中国市场已经验证的在线教育模式,在印度这片土地上投入大量财力和人力。
 
  但淘金并不容易,特别是“教育”这个行业具有强文化、强本地化属性。除了U-Dictionary以工具属性快速打开市场外,更多的中国玩家还在摸索市场中。而印度本土玩家也深陷盈利困境——绝对头部玩家Byjus在去年第三季度才透露进入转亏为盈状态。
 
  如何理解印度大环境、教育行业、因地制宜地打磨出“印度在线教育模式”、跑通可以盈利的成功打法,这无论对中国玩家还是印度本土玩家来说都是难题,考验着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们。
 
  特别是今年还有不可抗力的影响,为玩家们带来了新一轮的机遇与挑战。
 
  --  03  --
 
  2020:“黑天鹅”事件下的加速
 
  3月25日,出于疫情防控的考虑,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实行为期21天的全国封锁,每个印度人将被完全禁止走出家门。后续,伴随着疫情形势的发展,印度的封锁时间一再延长,学校、工厂的开学、复工时间也遥遥无期。
 
  疫情期间的印度学生。图源:Free Press Journal
 
  印度在线教育玩家们首先反应过来,也开始快速行动。
 
  4月2日,BYJUS 宣布为学生提供免费的在线直播课程。随后,Unacademy也宣布将免费开放6~7个的课程,并且将面向学校和其它机构开放技术支持。据36氪报道,Unacademy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Hemesh Singh 在接受 KrASIA 采访时透露,现阶段,已有近500家教育机构入驻该平台的直播课堂。
 
  特殊情况下,印度在线教育行业空前火热起来。各平台的用户数据是最直观的体现。
 
  自疫情爆发以来,BYJU‘S的新用户量上涨了60%,仅在3月至4月期间,平台新增用户达1350万,根据媒体最新报道,截至目前,BYJU’s 注册用户数量已超过 5000万,其中有超过 350 万付费用户。
 
  此外,参与Unacademy直播课程的学生数增长了3倍,产品使用率激增82%;Toppr的直播用户翻了一番;Vedantu的注册用户直接暴增10倍。
 
  甚至连提供编程技能培训和就业指导服务的Guvi Geek Network Private,也在疫情期间实现了12天增加15万用户的增长。在此之前,这些用户增长背后,都需要平台方不断通过成本高昂的明星合作、媒介宣传、“人海式”地推来完成。
 
  资本市场也再一次对印度在线教育市场展现出了空前的热情,今年以来,包括Unacademy、Vedantu在内,一众在线教育项目纷纷获投。
 
  据IT桔子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印度市场教育科技领域发生投资事件 18 起,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57%;总投资金额达到21.9亿元,同比增长近19 倍。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三个月里,印度所发生的教育投资事件已超过去年的一半。而所有获投的公司几乎是在线教育玩家。
 
  更具标志性的事件是,在今年接连拿到来自老虎基金、泛大西洋等机构的两轮投资(共4亿美元)后, BYJUS在5月初又计划筹集新一轮资金,估值100亿美元。
 
  今年前两轮融资完成后的BYJU‘S已经成为了全球估值最高的教育公司。要知道,VIPKID的估值也不过300亿元。如果新一轮的融资完成,BYJU’S将能够成为印度估值第二高的公司,仅次于“印度版支付宝” Paytm(估值160亿美元)。
 
  这象征着整个市场对印度在线教育行业的看好。尽管此次疫情过后,失去客观条件以及“免费提供课程”这个引流利器后,印度在线教育平台们的高速增长是否能持续还是未知数。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个黑天鹅事件下,印度在线教育的普及情况被加速,市场教育节奏按下加速键。同时,这也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大考”,能否抓住这里历史性事件节点,完成业务调整和平台规模的跃升、盈利期限的提前,考验着每个身处其中的玩家的真实水平。
 
  参考资料:
 
  IT桔子,《印度诞生全球估值最高的在线教育公司,腾讯已入局》
 
  锌刻度,《在线教育出海记:中国企业如何撬动印度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