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孩子进行“短视”教育?了解下
“再造式教育”模式助力脱贫攻坚
“互联网+教育” 打造数字化教育
家庭教育简史:理念进步与经验梳
不出大山享受高品质的教育医疗

“再造式教育”模式助力脱贫攻坚

2020-06-10 17:52 主页 来源:未知
“再造式教育”模式助力脱贫攻坚


 
 
  近日,贵州省黔东南州从江一中举行了一次特殊的开学典礼。校长刘诚平通过学校网络视频系统作了一次热情洋溢的发言。当了一辈子老师的刘诚平,曾在杭州多所重点高中工作过。去年8月,他放弃退休后的舒适生活,担任从江县第一民族中学的校长,为这所成绩曾在黔东南州排在末尾的学校带去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记者从市教育局了解到,去年以来杭州共有374名中小学教师参加援派支教,其中支教期在12个月以上的有205名。他们当中,有时代楷模陈立群,也有默默躬耕在三尺讲台的普通教师。扶贫先扶智。这群来自杭州的教师,以自己的方式为贫困山区的孩子种下了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希望。
 
 
  “杭州班”成了“明星班”
 
  位于贵州省黔东南州榕江县的榕江四中,以前是有名的“垫底学校”,长期以来一直在全县10所初中排名垫底。
 
  去年8月,桐庐县与榕江县结成了教育帮扶对子,8名桐庐教师进入了这所学校,还组成了一个特殊的班级——桐榕班。在杭州教师们的主导下,桐榕班把晚自修由老师上课改成自习,让学生从被动聆听变成主动思考提问。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改革,当时却引起了不少争议。“很多家长说不能把我的孩子当试验品,当时就回去了十几个学生。”榕江四中校长孙松海告诉记者。
 
  事实是最好的老师。由于注重发挥学生的自主性,一改过去灌输式教学的弊端,桐榕班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绩。最近一次全县模拟考中,由普通班学生组成的桐榕班平均分竟超过了重点班,成了远近闻名的“明星班”。
 
  像桐榕班这样的“杭州班”,已经成为杭州教育扶贫的一个重要载体,如星星之火遍布杭州对口地区的各个学校。在黔东南州民族高级中学,杭州安排专项资金设立“扶智班”,对就读贫困学生进行补贴;在陈立群担任校长的台江县民族中学,杭州设立的“甘霖班”让该校优等生外流的现象大大减少,学生辍学率大幅下降。
 
  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杭州先后在黔东南黄平县、黎平县和从江县等地的18所学校试点推广了“杭州班”支教模式,还引进企业支援在黎平职校开设了“静博士班”、“雷迪森班”、“金大门业班”,通过订单式培养让百姓亲身感受“上学能就业、就业能脱贫”,实现通过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精准帮扶的目标。
 
  教好学生,更要教好老师
 
  在创设输入式教育帮扶的同时,杭州市教育扶贫更注重常态下的“再造式教育”发展新途径。
 
  雷美央原来是杭州市德胜小学的一名教师,2018年7月来到湖北恩施来凤县大河镇中心小学支教,并担任副校长。在这里,她创建了恩施州东西部扶贫协作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教育帮扶工作室——“美央青年教师成长工作室”,将拱墅区的“有温度的教育”元素植入武陵山区,生动诠释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杭州教育帮扶理念。工作室开展讲座15次,受训教师1300多人次,组织青年教师赴杭跟岗学习4期,还募集建成了藏书达3万余册的“爱心书社”,成为来凤县教育帮扶的一块地方品牌,并被恩施州列入了教育帮扶新模式推广计划。
 
  去年11月,雷美央的支教期满,本可返回杭州。然而,她却主动申请继续留在当地,以完成自己的使命。“我要把‘美央青年教师成长工作室’在全县推广,留下一支‘带不走’的、有能力的年轻教师队伍,使当地教育能持续性‘造血输血’。”雷美央说。
 
  “杭州的支教教师不能只教好学生,更要带好当地的老师。”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杭州通过启动“银龄计划”选派了6位退休的校级领导和高级教师到黔东南州担任校长和副校长,有力地推动了当地学校开展教学改革。同时,杭州还为对口地区举办校长、后备干部、学科骨干教师等专题培训班5期,参训208人,接受7批209名对口地区教育系统干部和骨干教师来杭考察、入校跟岗学习和交流,并派出4批31名名优教师赴对口支援扶贫协作地开展专题讲座、培训教师等送教培师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