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发现24颗超宜居行星
他找到了“白色瘟疫”的治病祸首
宇宙中可能存在五种神秘的天体
手机的各项参数究竟是什么意思?
2020最新5G手机怎么选?

他找到了“白色瘟疫”的治病祸首

2020-10-07 10:20 主页 来源:未知
他找到了“白色瘟疫”的治病祸首



19世纪时,欧洲地区开始泛滥一种可怕的“白色瘟疫”,致使大多数患者因此而丧命。可是由于当时医学科技水平的限制,无人能够找到“白色瘟疫”的病因。直至一位科学家的出现,才用一种独特的染色技术找到了致病元凶。它究竟是哪种可怕的疾病?这位科学家的染色技术又是何种原理?如果您想知道,就让小编来为您揭秘:
 
 
 
 
(本文所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图片与内容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19世纪的欧洲,城市生活环境极差,以英国为例,当时工厂的污水、生活垃圾,全部被倾倒于苏伊士运河之内,致使原本清澈的河水变成了一条臭气熏天的“臭水沟”,令当地居民实在难以忍受。正是因为如此,各种传染病也开始横行肆虐,其中就包括19世纪被称为“白色瘟疫”的肺结核病。
 
肺结核病是一种慢性传染病,可以入侵人体多个脏器,尤属肺部感染最为明显,它的出现,令欧洲人大为惊恐,不少人都因此而丧命,著名的钢琴作曲家肖邦、俄国小说家契科夫、以及英国诗人雪莱等名人,全部死于“白色瘟疫”之手。
 
鉴于“白色瘟疫”带来的巨大恐慌,欧洲各国医学家们开始了一场漫长的与病魔抗争之路。在此之前,欧洲西医学理论已经形成了一套独立的理论体系,“细菌”的概念业已出现,人们对于微生物的理解,已经形成了初步的认识。在当时的医学家看来,“白色瘟疫”很有可能就是由某种细菌引起的恶性疾病。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细菌学尚处于发展阶段,诸多专家没有理论与器材查找致病细菌,并且细菌作为一种微生物,还会时刻不停的移动,即使能够将它们找到,也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提纯分离,从而达到研究的目的。
 
 
广告长岛蓝湾楼盘高资质房产经纪人诚心为您服务,竭诚为您觅得理想温馨家^^让您享受购房贴心服务,享受海南美景无忧看房,让您安心...
 
 
不过凡事无绝对,一个人的出现,令这项医学难题拥有了新的出路,他便是德国著名的医生、细菌学家罗伯特·科赫。科赫于1843年出生在德国一座名为克劳斯塔尔的小城市中,他从小成绩优异,并在高中毕业后顺利考入哥廷根大学,于4年之后顺利获得医学博士学位。科赫毕业之后,便随军出征,进入军队成为一名军医,之后回到家乡的小镇担任医官。
 
科赫在担任小镇医官时,当地已经开始爆发出“白色瘟疫”,在他的身边,有不少亲朋好友因为患上瘟疫而痛苦死去,令科赫本人感到无比的失落。从此之后,科赫立志要攻破该项医学难题,找到夺人性命的罪魁祸首。
 
科赫本人并非一时冲动,此前他已经利用简陋的设备,对炭疽杆菌的病原体进行过分离提纯,并确定了其致病原理与传播媒介。除此之外,他还发明了以固体培养基培育细菌的方法,成为现代医学普遍使用的基础细菌培育法。当科赫准备对“白色瘟疫”细菌进行提纯分离的消息传出后,不少同行都对此不屑一顾,认为他是因为受不了打击而患上了精神疾病,甚至当时欧洲医学泰斗、细胞病理学创始人菲尔绍都摇头说:“不可能的,这太难了!”。
 
 
 
 
科赫并未因为被大咖否定而感到沮丧,反而再次激发了他的斗志。为了能够找到病原体,他进行了近百次的实验,专门采用细菌染色技术寻找致病菌群。细菌染色技术,是一种为了便于观察研究,而利用有关染料使细胞着色的方法,通常步骤为涂片、干燥、固定、染色。细菌染色的原理很简单,细菌体表都有一层类脂质与脂质的皮膜,它们并不容易被着色,可是其一旦被着色后,乙醇与酸性脱色剂便难以将其脱色,故此可以利用该特性,就能令细菌“原形毕露”。
 
 
广告亚马逊跨境电商,小白如何快速开店?开店需要什么资质,需要多少钱?注册流程^^又是怎么样的,押金又是多少钱?我来为你详细解...
 
 
科赫在寻找致病菌的过程中,相继使用了结晶紫、美蓝、伊红、刚果红等染料,却仍然一无所获,直至用亚甲基蓝进行染色后,才发现了一种医学界从未见过的细菌。他将细菌放置于培养基中培育,再注射到实验动物体内,动物果然患上了“白色瘟疫”,由此科赫确信,自己终于找到了“白色瘟疫”致病菌,并将其命名为“肺结核杆菌”。
 
 
 
 
1882年3月24日,德国柏林生理学会召开,在会议之上,科赫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公之于众,并给予了极其有力的资料证明,令在场专家们频频点头,没有任何人能够提出质疑。甚至当时一直瞧不起科赫的医学泰斗菲尔绍,也不得不承认科赫理论的正确性,从此,“白色瘟疫”的元凶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并被医学界正式命名为“肺结核病”。
 
 
 
 
随着科赫找到了肺结核的病原菌,医学界开始有了针对性的治疗方法,最终令肺结核不再成为人们谈之色变的恐怖绝症。科赫靠着自己的毅力,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也将人类从病魔的手中挽救出来,而他也成了与路易士·巴斯德齐名的伟大人物,受到了无比的敬仰与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