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离子抗菌液,能杀灭新冠病毒?
一个天文学家是如何改变历史的?
恐龙灭绝元凶不是陨石
可能需要感谢现已消失磁场的月球
建议炸掉月球,地球将四季如春?

一个天文学家是如何改变历史的?

2020-10-27 12:50 主页 来源:未知
一个天文学家是如何改变历史的?


摘要:柴壁之战是公元五世纪初,在北魏与后秦这两大强国之间的一场重要战役,但是,北魏在取得胜利后却草草收兵,没有一鼓作气消灭后秦。那么,北魏为何手下留情,前秦又是如何得以保存的?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隐情呢?
正文:
 
 
五胡十六国形势
公元四世纪末、五世纪初,正是五胡十六国时期,中国北方地区分外热闹。
公元394年,后秦的第二个皇帝姚兴即位。从这一年起,姚兴陆续荡平前秦残军、攻破洛阳、逼迫西秦、后凉、南凉等五国称臣纳贡,成为中国西北部最为强大的一个政权。
与此几乎同时,北魏在道武帝拓跋珪的领导下强势崛起,横扫后燕,占领了河北地区的大片土地,与后秦、东晋形成了鼎立之势。
 
 
拓跋珪雕像
在那个“强权即正义”的时代中,这两大强国之间势必将有一战。
公元402年,后秦和北魏展开了正面对决,而引爆这场大战的导火索,是一个叫做刘勃勃的青年。
刘勃勃本是匈奴铁弗部人,公元392年,他的父亲、铁弗部首领刘卫辰被拓跋珪击败,全族五千余人全部被诛杀,只有刘勃勃逃了出来,辗转投靠在当时的前秦重臣没亦干手下,并成为了他的女婿。
10年过去了,前秦已然灭亡,而没亦干也从前秦重臣变为了后秦的高平公,刘勃勃则官拜骁骑将军,深得姚兴信赖。
这时,觊觎关中之地已久的北魏贵族们突然想起了刘勃勃这条漏网之鱼:正愁没理由开战呢,就是你了!
402年初,北魏兵分两路,常山王拓跋遵突袭高平(今山西晋城高平市),大败没亦干;而平阳太守貮尘则挥师直扑河东一带(今山西西南)。随即,在402年5月,姚兴派遣大将姚平、狄伯支率领四万大军,向北魏发起了反击。
就这样,后秦、北魏这两大强国的战争拉开了帷幕。
一、暴风骤雨
战争初期,后秦军队在姚平和狄伯支的带领下,经过六十多日的苦战,攻下了北魏囤积粮草的要地——干壁,获得了大量物资。
 
 
柴壁之战第一阶段形势图
然而,就在姚平等人志得意满,正在筹划下一步进攻方向时,探子传回了一条让他们为之一震的消息:北魏大将长孙肥、拓跋顺率领六万先锋大军已经直扑干壁而来,而在他们身后,还有拓跋珪亲自率领的无数北魏大军。
姚平非常清楚,拓跋珪这次出兵,是来拼命的。因此,在权衡了双方实力之后,姚平做出了决策——跑!
然而,姚平没有想到的是,北魏军队的速度要比他想象的快得多。当他撤退到位于汾河东岸的柴壁时,北魏的部队已经追了上来。
无奈之下,姚平带着3万多人的大军进入柴壁城,打算来个坚守待援。
但是,出乎姚平意料的是,追到柴壁城下时北魏军队并不急于攻城,而是一边围城,一边修筑浮桥,主力渡过汾河,在汾河西岸结起了坚固的工事,摆出了一副打持久战的样子。
 
 
当时的汾河堪称天险
原来,在拓跋珪眼中,柴壁城只不过是个鱼饵。他所瞄准的“大鱼”,则是姚兴亲自率领的后秦援军。
当姚兴带领四万七千大军赶到距离柴壁仅300里的蒲坂时,迎接他们的正是以逸待劳的北魏精兵。
在之后的数十日里,两方军队进行了几次小规模的作战,后秦军队虽然连连失败,但北魏军队为了继续保持对柴壁的包围,也抽不出军力来进行决战,两方就这么僵持了起来。
这就苦了坚守在柴壁城里的姚平等人:要打,援军过不来;要守,粮草已经消耗殆尽。无奈之下,十月初,姚平率领数千人冒死突围,却被预先埋伏的北魏军队包了饺子、全军覆没,而城内的狄伯支等四十多名将领及两万多后秦军队被北魏一举俘获。
 
 
柴壁之战第二阶段示意图
消息传到蒲坂,姚兴在悲愤的同时,意识到了一个巨大的危机——柴壁一丢,北魏军队最大的牵制消失了,蒲阪即将面对北魏军队的正面进攻,而如果蒲阪丢失,关中也将门户大开,亡国就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蒲阪遗址
但是,当北魏军队抵近蒲阪,攻打几次没有效果后,拓跋珪居然匆匆退兵了,让后秦轻轻巧巧地逃过了一劫。
二、暗流涌动
长久以来,对于北魏军队的撤退,史书上大多归结为后秦军队的坚守以及北魏后方柔然部落的骚扰,才使得拓跋珪草草收兵。
然而,当通过历史资料分析拓跋珪的性格时,我们可以发现,拓跋珪作为一代雄主,称霸天下是他一贯的目标,当彻底击败后秦的可能摆在眼前时,很难让人相信他会如此轻易的放弃。
另外,在拓跋珪向蒲阪进军时,后秦曾多次派使者求和,如果拓跋珪有退兵打算,是完全有机会再捞一笔的。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场原本值得大书特书的柴壁之战变得如此虎头蛇尾呢?
当我们再次翻阅史料时,一个小人物的姓名出现了,而他,很有可能就是迫使拓跋珪撤兵的关键人物。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晁崇。
 
 
晁崇原本是后燕的太史郎,在北魏与后燕的参合陂之战中被俘虏,后来被拓跋珪招揽,成为了北魏的中书侍郎、太史令。
北魏的中书侍郎是从三品,算是朝廷高官,这个晁崇不过是一介史官,为什么会得到拓跋珪如此青睐呢?
原因在于,晁崇身上具备一项极其稀有的技能——看星象。
在现代人看来,星象一说基本上属于怪力乱神、荒诞不经。但在普遍迷信的古代,会看星象可是一项了不起的本事。
从先秦时期开始,星象就成为了判断战争走向的重要依据之一,在各种史料上都有相关的记载。
 
 
也正因如此,许多统治者在出战时,都会让观测星象的官员随军出征,方便他们随时从星象中得到启示。
很巧的是,拓跋珪正是这么一个极度迷信的人。自然,晁崇也跟随这拓跋珪,参与了柴壁之战的整个过程。
在柴壁之战告一段落后,正当拓跋珪准备一鼓作气、直扑蒲阪时,晁崇向拓跋珪禀报了最新的天象——
“月晕左角,角虫当死!”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月晕触及了二十八宿中角宿(室女座范围内)的左星,按照卦辞,但凡有角的动物都会死!
且不管晁崇的卦辞从何而来,但按照当代科学家推算的星体运行轨迹来看,晁崇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据计算,402年10月,从中国北方观测,月亮的位置实际上是与昴宿(金牛座中昴星团)接近,与角宿所在位置夹角接近140。,差的根本不是一星半点。
 
 
金牛座昴星团
但不久之后,诡异的事情居然发生了:几天之内,北魏军中用来运输军粮的牛纷纷死亡,甚至给拓跋珪拉车的牛也未能幸免。
眼见军粮运输困难,后方又接连传来柔然骚扰的急报,再联想到晁崇的预言,拓跋珪做出了决定——退兵。
一个错误的预言,却产生了这样的结果,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已经知道,晁崇上报的星象是错的,但卦辞上所说的情景却发生了。因此,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晁崇早就知道这些牛会死,为了让牛的死亡合理化,捏造了所谓的“月晕左角”的天象。
这就产生了三种可能性:
1、晁崇发现了牛染上了一种疫病,会在数天内大量死亡,便捏造了这一星象——不可能,晁崇擅长的是星象,而不是兽医;
2、晁崇得知了有人要毒死北魏军队中的牛,提前向拓跋珪报警——不可能,如果真有这种情况,晁崇直接上报就行了,完全没必要归结到星象上;
3、晁崇直接参与了毒死牛的阴谋,他所谓的星象,只不过是给自己的行为打掩护——完全可能,并且也许是唯一的可能。
问题在于,晁崇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之前说过,晁崇是后燕的降臣,根据史书记载,与他同时投降北魏的后燕文武大臣有15人左右,但过了没多长时间,又有7个人先后投奔了后秦。
他们的行为很好理解:拓跋珪原本就性格暴躁,再加上长期服食丹药,性格愈加喜怒无常,经常无故诛杀大臣。
而姚兴却是南北朝时期一个较为少见的仁君,不仅勤于政事,务实安民,还重视佛教和儒学,就在这场战争的前一年,他亲自迎接高僧鸠摩罗什进入长安,使得长安成为了当时的佛教中心。
 
 
鸠摩罗什像
面对这样的两个君主,晁崇作为世代文臣,即使对后秦心向往之,也是相当正常的。
此外,根据史料记载,在拓跋珪出征前,晁崇的家奴就曾告密说晁崇与叛逃后秦的北魏将领王次多保持着密切联系,只不过当时的拓跋珪并未相信而已。
结合种种史料,我们可以大概勾勒出这个“伪天象”事件的来龙去脉:晁崇或是出于对后秦政权的仰慕,或是出于单纯渴望和平的理由,亲身参与、甚至是主使了“毒牛”行为,并捏造了一个最为合理却又无处查证的理由。
无论晁崇的动机如何,他总算是结束了这场大战,挽救了无数士兵的生命。从这个角度来说,晁崇功德无量。
但遗憾的是,北魏撤军之后不久,拓跋珪想起之前晁崇家奴的密告,终于回过味来,赐给了晁崇一个“自尽”。
三、劫后余波
柴壁之战结束了,而这场大战中的几个主角结局又如何呢?
拓跋珪——执政后期刚愎自用、君臣离心,终于被弑身亡;
姚兴——国力大损,不得不与北魏修好。但姚兴病死后近一年,后秦就被东晋刘裕灭国;
刘勃勃——虽然是这场大战的导火索,却在战争中毫发无损。并利用后秦、北魏停战的时机,不断扩充自身实力,还杀死了自己的岳父没亦干,最终自立为帝,建立“胡夏”,并恢复了自己的匈奴姓氏,是为夏武烈帝赫连勃勃。
 
 
赫连勃勃墓
一个天文学家,竟然改变了历史进程,恐怕当初晁崇夜观星象时,也未能预料到这样的变化吧?
参考文献:
《魏书.太祖本记》
《魏书.天象志》
《晋书.姚兴传》
《资治通鉴.卷112—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