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华某为首的“吃跟班”软暴力追
递减投资:这才是了解市场
山东律师可在律所地查询当事人户
全国断网数小时,损失超1亿美元
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工会联合委员

以华某为首的“吃跟班”软暴力追债获利

2019-07-14 14:03 主页 来源:未知
以华某为首的“吃跟班”软暴力追债获利
 

随着扫黑除恶不断向纵深推进,隐藏在深处的涉黑团伙陆续被揭开面纱。不同于人们印象中打打杀杀的暴力特征,一些软暴力已成为涉黑犯罪的新手段。浙江杭州警方近日以开设赌场、高利转贷、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多项罪名,移送起诉了一个以华某为首的黑恶犯罪团伙。在这个团伙的发迹过程中,交织着以暴力和软暴力为手段的大量犯罪活动。

 

这是杭州坚塔混凝土公司的水泥搅拌车行车记录仪拍摄的画面,一辆红色轿车从右后方斜插到搅拌车前,突然急刹车停在道路中间,阻止搅拌车行驶。坚塔公司是2015年迁到嫌疑人华某所在村子的地盘上,开小车别停搅拌车的正是华某司机劳某。在前后数月里,劳某受华某指使,经常对坚塔公司拦车堵门。

拦车堵门不仅会使混凝土凝固,还可能造成搅拌车报废,华某以此手段不断向坚塔公司制造麻烦,并提出他们控股的无理要求。而对华某的恶名,坚塔公司早有耳闻,从1991年到2013年,因盗窃、赌博等违法犯罪,华某先后7次被司法机关处理过。

由于长期无法与人履行合同,坚塔公司的生意逐渐下滑。最终,老板只好委曲求全,向华某妥协,将企业51%的股份给了华某。在华某掌权的两年内,公司盈利5千多万元,而他只拿出1千万元分红,其余都占为己有。

拦车堵门 强收租金敛钱财

堵门、拦车、断水断电,通过这些暴力和软暴力手段,华某不仅逼迫坚塔公司就范,还以各种名目向其他企业强制收费。

2017年11月初,华某安排人员将萧山新塘街道某工业园大门关掉,不让在园内企业车辆进出。

2017年10月,华某在明知厂房之前存有租赁的情况下,通过司法拍卖拍得了这个工业园内厂房,之后将大门关掉,以前入驻的企业虽然租赁合同尚未到期,但也要向他交20万元所谓的意向金才能进门。

此外,华某还重复收取和大幅提高园区内企业的租金。如有不从,便指使打手采用堵门断电等方式迫使企业停工停产。

有的企业不堪其扰,无法正常生产经营,被迫迁出此地;有的考虑到搬迁成本,不得已重新向华某缴纳了高额租金。据警方查证,某纺织有限公司与华某签订了新的厂房租赁协议,向其重新缴纳租金220万元。另一公司重新缴纳租金165万元。

以赌敛财 涉案赌资近3亿

在华某的发家史中,最重要的敛财方式是开设赌场、组织赌博。他不仅在萧山开设赌场,还入股澳门等赌场,组织萧山的企业主前去参赌,涉案赌资近3亿元。

从1991年开始,华某因赌博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多次。2008年,华某又纠集戴某等人在萧山一带开设赌场,向参赌人员发放高利贷,以赌获取非法利益。

华某利用他在萧山一带打出来的江湖地位,威逼利诱当地的一些企业主出境赌博。

赌博人员在境外输了钱,如果不按时归还的话,华某便以软暴力手段追讨欠款。如手中没钱还账,他就向欠款人放高利贷,获取更大的利益。

萧山区闻堰镇做土方工程的张某在澳门赌厅输了一千多万元,回来后没有及时向华某还钱,他就安排手下人到张某的单位进行堵门。

警方调查发现,像此类案件就多达20余起。

“吃跟班” 软暴力追债获利巨大

为攫取经济利益,从2009年以来华某先后网罗戴某等一批刑满释放人员为“打手”,以他实际控制的杭州安合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为据点,实施高利放贷,在追债时,他采取的“吃跟班”软暴力手段,对当事人形成强烈的心理威慑,导致当地20多家企业破产,多名受害人无家可归。

2012年7月,事主赵某因急用钱,先后向华某高息借款累计390万元,因无法及时归还高额本金与利息,华某就指使手下人采取“吃跟班”方式逼迫赵某还款。

这种全天24小时“吃跟班”的状态整整延续了3年多,当事人赵某住进了医院。

警方查证,华某团伙用软暴力、通过“吃跟班”的方式逼迫当事人还高利贷的案件,就有23起之多。华某除了安和公司向外放贷以外,2013年,他还成立了杭州冠亮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以购买苗木等虚假购销合同为名,从银行骗取贷款,再转而对外放高利贷。

经警方查实,华某勾结银行工作人员,以伪造苗木购销合同为手段,先后向银行申请贷款32笔,累计贷款2.67亿元,用于放高利贷,非法获利1.34亿元。

 

目前,该团伙的28名犯罪嫌疑人已依法被移诉至检察机关,其中22名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罪名移诉。专案侦办中发现的涉公职人员违法违纪线索,已经移交纪检监委部门依法依纪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