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穿泡沫"咸魚主播"難以上岸
山东相公墨业亮相第七届山东文博
山东迎来“大船大港”时代
山东开出高级职称“直通车”
山东大学教授建议降低法定婚龄

戳穿泡沫"咸魚主播"難以上岸

2019-08-08 08:59 主页 来源:未知
戳穿泡沫"咸魚主播"難以上岸

  近日,“蘿莉變大媽”事件引發人們對網絡直播真實性的關注。在媒體報道中,一位曾經的秀場流量主播表示,他的直播間曾在5個月內產生了400多萬元的打賞流水。然而,這400萬元中隻有5萬元是真實的,其余都是經紀公司刷的。巨額打賞背后,經紀公司和平台才是贏家。

  這樣看來,成為主播就能財源滾滾的想象,可能只是一場虛妄。之前的一則報道也指出,網絡主播的實際收入與社會上炒作的所謂高收入差距很大,半數網絡主播的月收入在千元以下,不到一成的網絡主播月收入過萬元。

  在直播經濟中,很多看似風光的“網紅”背后,都有著資本默默助推的力量,所謂的巨額打賞、主播互捧、對刷“游艇”“火箭”之類的大手筆,往往是資本運作的結果。“蘿莉變大媽”的蹩腳戲碼,可能只是直播行業無數運作中的少數敗績。

  互聯網經濟中,資本介入對行業崛起的意義不言自明,很多行業的起步離不開適當的資本支持。2016年堪稱直播行業的元年,眾多強勢有力的資本進場,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筍,遍地開花。自此,遍布街頭的“網紅”、躥紅網絡的主播,都成了直播經濟火熱的注腳。

  就平台介質而言,它超越圖文,豐富了視聽媒介形態﹔從互動性而言,它也比很多媒介形態便捷即時﹔更重要的是,它傳承著互聯網開放共享的基因,讓普通人更好地融入到互聯網世界。最初,直播平台的表現也不負眾望,甚至側面推動了部分貧困地區特色農產品的推廣,許多農民帶著自己的產品“一展容顏”,打開貨物暢銷的通道。

  不過,隨著資本退潮,許多曾經缺少自制力的“裸奔”平台死在岸邊,諸如虛假打賞、淫穢色情、策劃炒作等負面報道逐漸浮出水面。從國家層面發出的約談、關停、封號等懲罰措施,也讓無序的直播平台降溫去火。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中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4.25億,高盛分析師預測,中國網絡直播市場規模預計在2020年達到150億美元。400萬元的資金通過直播平台,在一個為資本全盤操作的賬戶中循環流動,為資本所驅使的主播看似無限風光,其實不過是資本貪婪過程中的工具而已。

  投入直播經濟的資本,隻為獲取巨額流量,從而贏得廣告投放的青睞。然而,通過虛假打賞、買粉絲等變相手段吸引注意力,隻放大了直播行業中的惡劣虛假一面。如果持續通過資本運作炮制虛假熱點,對直播觀眾的注意力也是竭澤而漁。

  同時,資本的過度介入,攪亂了直播內容至上的競爭策略,主播能否“網紅”不再取決於內容的上乘、獨特和趣味,反而取決於能否獲得資本的強力干預和影響。直播平台的馬太效應,擠壓了許多草根主播生存的空間,對那些缺少資金支持與經紀公司加持的“咸魚主播”而言,很難在直播大潮中“上岸”,分到巨額流量背后的“紅利”。

  考驗著未來直播經濟發展的,是如何通過國家有力的監管、行業與企業內部的深刻反思,從而擠壓水分、拒斥虛假,重塑直播行業的良性健康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