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史绕不开的人物
山东济宁全面启动“打非治违”行
中国电影制作技术上升到了好莱坞
宝马加快落实中国发展策略
城市规划行业精英云集重庆

中国当代艺术史绕不开的人物

2019-10-20 14:09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当代艺术史绕不开的人物

黄永砯,1954年出生于厦门,198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1989年起在法国巴黎居住和工作。他一直是中国当代艺术潮流中最为重要的艺术家。早期他的创作姿态激进,曾是达达精神在中国最早的传播者与实践者,发起并组织了艺术团体“厦门达达”。
 
黄永砯曾经参加过多个国际性展览,2016年度获得“沃夫冈罕奖”,这也是中国首位获得此项荣誉的艺术家。2016年度“沃夫冈罕奖”特邀评委、香港M+美术馆首席策展人郑道炼评价道:“从八十年代起步到九十年代拓展至国际视野,在他长达三十多年的艺术生涯里,黄永砯的艺术创作早已经超越了国界与文化,而是命题与年代的更宏大意义范畴。他作品中充满了令人敬畏的庄严感、难以置信的造像特征以及严谨的理性,这些都改变着我们的世界观和我们如何存在于历史与世界环境下的感知。他是一位伟大的雕塑者,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当代吟游诗人。”
 
艺术学者曹星原获悉黄永砯逝世消息后发文称:“惊!惊!在巴黎他和沈远的家和画室拼命做饭,拼命吃;在他家东拉西扯谈到半夜;在巴黎一起大吃海鲜,品味自称是最好的洋葱汤都好像是昨天的事情……他在温哥华艺术馆的作品中的蟑螂被美术馆的温度冻感冒了,美术馆受到动物保护界人士围攻,我被叫去和动物保护机构舌战,最后获得平息,好像是刚刚过去的事件。永砯学长如同一颗璀璨夺目的星,照亮了中国当代艺术界……”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总馆长王璜生几天前刚刚读到一篇关于黄永砯的采访报道,听闻其逝世消息感到“特别突然”。回忆起2002年筹备首届广州双年展,王璜生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说,当时,黄永砯为了制作一架巨型飞机,在闷热的制作工厂里一泡就是很久,但是这个飞机作品被要求拆除,当目睹拆除的一幕时,王璜生与黄永砯二人“眼中含泪”。最终,整件作品化为碎片,王璜生将其中一块签有黄永砯名字的碎片一直挂在家中,广州美术馆也收藏了黄永平的创作手稿。“印刷展览图录时,开印的凌晨5点,印刷厂问要不要将黄永砯的《飞机》撤下,我想了一下,还是保留在书上了。”王璜生说。
 
在王璜生看来,黄永砯是探讨中国当代艺术史时“极为绕不开的人物,他对中国当代艺术史贡献了非常多的思想和行动。一方面,他对于创作认真执着,另一方面,他很超脱,敢于超越一切,作品深具批判力度。”
 
黄永砯通过空间装置探讨了中西文化之间的关系,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试图寻找一种可以超越国界以及意识形态冲突的表达方式。黄永砯的艺术魅力就在于他的作品中透露出来的哲学、文化、政治思考,而不只在于艺术技巧和手法本身。他用自己的创作挑战传统艺术观念、信仰以及逻辑,将中西方的文化观念符号并置,以展现其中的紧张与冲突关系。
 
黄永砯自1989年在西方展出第一件作品《爬行动物》开始,便受到西方瞩目。这是他80年代纸浆系列的延续。1987年,他把浙美学生了解西方现代艺术的圣经《现代绘画简史》,与《中国绘画史》一起丢进自家的洗衣机,两分钟后搅拌出一堆纸浆,纸浆放在破玻璃上,玻璃则搁在一个木板箱上。这个快捷作品可以说是整个八五期间对传统艺术的反叛情绪的总结。
继“洗书”之后,黄永砯用洗衣机洗了大量报纸,把报纸堆成坟墓,坟墓的形状是乌龟。《爬行动物》用象征死亡的坟墓和象征长寿的乌龟的矛盾,来表达某种文化悖论。“按照黄永砯的意思,清洗并不是让它变得干净,而是使它更脏,更混杂。”费大为解释。
90年代,黄永砯热衷于使用动物、昆虫,最疯狂的作品应该是《世界剧场》。这是一个封闭的龟型空间,黄永砯受“圆形监狱”的启发,围绕中心设计了多个抽屉,把上百只昆虫、爬虫等放入抽屉里。暗喻了艺术界和日常生活中暴力的、充满竞争的关系。《世界剧场》在西方受到极大争议,被禁止在蓬皮杜艺术中心以及第一届鹿特丹欧洲艺术双年展、温哥华市立美术馆上展出。
 
2017年,《世界剧场》在古根海姆参展时被撤展,黄永砯在飞机上用垃圾袋写下短文,回应这一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