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之间充满争议
国家治理体系伟大创举
山东三大地主 快来了解吧
华为占据中国高端手机市场八成份
山东省司法行政运动戒毒品牌效应

国家治理体系伟大创举

2020-01-10 14:21 主页 来源:未知
国家治理体系伟大创举

“一国两制”作为一项前无古人的制度创新和开创性事业,必然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需要在港澳实践中不断经受检验并完善自我。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就是为了解答好党在新时代这项治国理政的“崭新课题”和“重大课题”。在实践中,必须以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为基础和前提,必须坚决维护宪法和港澳基本法的尊严和权威,必须具有坚守初心和使命的“底线思维”,以确保“一国两制”在港澳行稳致远。

“一国两制”是党领导人民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一项重要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伟大创举。香港、澳门自回归祖国之日起,就已重新纳入国家治理体系,成为直辖于中央的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一国两制”是解决历史遗留的港澳问题的最佳方案,也是港澳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决定》在深入总结“一国两制”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从制度层面特别是中央对特别行政区实行管治的层面,对推进“一国两制”实践做了系统的制度设计和工作部署。《决定》明确指出,坚持“一国两制”,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促进祖国和平统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所具有的13个显著优势的有机组成部分和重要内容,必须始终坚持和不断完善,以期充分展现此一制度体系的优越性,并把该制度优势全面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为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保证。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港澳治理”篇

港澳回归后已经重新纳入国家治理体系、已经逐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壮阔征程、走上了同祖国内地优势互补和共同发展的宽广道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紧密结合新形势下国家“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之战略目标,在对“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规律性特征之认识和把握日益深化精准的基础上,形成了一系列具有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意义的“港澳治理”之“顶层设计”、“底线思维”和重大战略举措。这些制度设计和战略举措体现了深厚博大的历史思维、总揽全局的战略思维和与时俱进的创新思维,体现了高超的政治勇气、政治智慧和战略定力,体现了鲜明的使命意识和责任担当,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港澳治理”篇,指引了谱写更加精彩的“一国两制”之“港澳故事”的正确方向。

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集中就“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建设应该坚持什么、完善什么展开论述,这在党的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这些论述充分体现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总书记关于港澳工作重要论述的精神,彰显了中央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不动摇的坚定决心和战略定力,也显示了中央必定会把港澳两个特别行政区管治得更好的制度自信和能力自信,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长远指导意义。这些论述针对“一国两制”在港澳实践过程中所出现的新变化新发展以及巨大成就,针对“一国两制”在港澳实践过程中所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以及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进一步巩固和深化港澳“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切实有效改善民生、循序渐进推进民主、包容共济促进和谐”前进方向,进一步巩固和深化港澳不断发展壮大“爱国爱港”、“爱国爱澳”力量以确保“一国两制”事业薪火相传,进一步巩固和深化祖国内地与港澳各领域交流合作,进一步巩固和深化港澳同胞同全国各族人民“命运共同体”意识、一道共享做中国人的尊严和荣耀、共担民族复兴的历史责任和共享祖国繁荣富强的伟大荣光。

必须以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为基础和前提

“中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持两点。一是坚定不移,不会变、不动摇。二是全面准确,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总书记明确指出:办好港澳的事情,关键是要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

确保“一国两制”在港澳实践行稳致远,必须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必须始终坚守“一国两制”科学构想的初心和使命,即必须牢牢把握“一国两制”方针根本宗旨的两个方面:“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保持港澳长期繁荣稳定”。二者缺一不可,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和前提。我们必须始终牢记,“一国两制”的提出首先是为了实现和维护国家统一。

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必须正确处理“一国”与“两制”、中央全面管治权与特区高度自治权之间的辩证统一关系。 “一国两制”是一个完整的概念。“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一国”是根,根深才能叶茂;“一国”是本,本固才能枝荣。要确保“一国两制”在港澳实践行稳致远,就必须始终做到“三个结合”: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对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发挥祖国内地坚强后盾作用和提高特别行政区自身竞争力结合起来。

中央拥有对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也包括授权特别行政区依法实行高度自治。对于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中央具有监督权力。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固有的,其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特别行政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高度自治权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权力,特别行政区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

中央对特别行政区拥有全面管治权,讲的是主权层面的问题,中央授予港澳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讲的是治权层面的问题。中央的全面管治权是授权特别行政区实行高度自治的前提和基础,授予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是中央对特别行政区行使全面管治权的体现。中央对特别行政区拥有全面管治权和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这两者相互联系、内在一致,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将这两者割裂开来、对立起来。

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健全中央依照国家宪法和港澳基本法对特别行政区行使全面管治权的制度,将是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工作的“重中之重”,其中主要包括:完善中央对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免制度和机制、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港澳基本法的解释制度,依法行使国家宪法和港澳基本法赋予中央的各项权力;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支持特别行政区强化执法力量;健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对中央负责的制度,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完善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同内地优势互补、协同发展机制;加强对港澳社会特别是公职人员和青少年的国家宪法和港澳基本法教育、国情教育、中国历史和中华文化教育,增强港澳同胞国家意识和爱国精神,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