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疫情过后的医疗健康投资
疫情下东南亚楼市镜像
疫情对医保基金的支出影响有限
中国系统推出智能体温检测系统
特斯拉发布2019年财务报告

疫情下东南亚楼市镜像

2020-02-21 08:32 主页 来源:未知
疫情下东南亚楼市镜像

“过了快两周,疫情还未结束,今天决定买打印机工作用以及给小家伙打作业纸,正式从游击战转为阵地战了。”2月14日刘凡(化名)在微信上发了一条朋友圈。在深圳从事印刷生意的他,以往每年春节全家人都会飞去日本滑雪,但一场疫情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临时决定飞去泰国。

2月3日,他带着太太、5岁的儿子以及菲佣飞往泰国曼谷,“之前传言高温有助于缓解疫情,因此我们选择去泰国度假避疫情,但目前疫情尚未结束,儿子学校的开学日期也一再延迟,我们打算到3月10日再回香港。”他向记者表示。尽管不懂泰语,但全家人在泰国的假期生活依然十分惬意。他每天带儿子去会所游泳,陪妻子去商场购物。为了不影响儿子的学业,他和妻子正开始为儿子在曼谷挑选一些短期的国际学校课程。

刘凡目前已在曼谷投资了三套总价约500万港元的小公寓,两套30平米的小户型,一套60平米的中型单位。“和内地一线城市如深圳相比,泰国住宅在装修、用料方面更考究,虽然曼谷房价的涨幅可能不如内地,但出租回报率还是比较乐观的。这次的疫情让大家更加意识到分散投资的重要性,不要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总结道。

近10年以来每年曼谷的房价保持5%-10%的涨幅,市中心的住宅租金净回报率约为4%。在曼谷小住的这段期间,让刘凡更加坚定了在泰国置业养老的计划,“泰国华人比较多,很容易形成生活圈。而且作为一个佛教国家,泰国社会的包容度较高,首都曼谷的生活节奏相比香港、深圳、东京等国际大都市,相对比较休闲。未来计划将小户型的公寓全部出售,换成更适合全家人一起生活的两户或者三房单位。”他说。

数据显示,今年1月24日至31日的中国春节期间,有14.3万名中国游客赴泰旅游,较去年同期减少了20万,降幅达58%,这对当地造成的经济损失达91.56亿泰铢(约20.42亿元)。

近年来,泰国已成中国旅客出境游的主要目的地之一,去年泰国接待了3900多万名旅客,其中近四分之一来自中国,每天往返于中国和泰国之间的航班超过220个。数据显示,旅游业贡献了泰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0%左右。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投资者尤其是那些购买海外房产作为度假屋或者养老基金的投资者,更将当地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和医疗医院因素纳入考察范围。泰国高性价比的医疗服务也吸引了众多的退休人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显示,泰国的健康安全状况在全球195个国家与地区中排名第六,亚洲排名第一。

泰国公寓买家申请延期蓄势待发?

对于东南亚最大房产经纪网络IQI泰国经纪人郭浩杰而言,疫情并没有改变她一如既往的忙碌生活。很多中国客户因疫情不能去泰国,她每天帮助已完成过户的客户去领房契、采买家电家具、安装窗帘,然后帮他们放租。“天天手上拎着一堆钥匙,身边跟着一堆工人,感觉自己既像包租婆,又像包工头,十八般武艺全能。”她在自己的朋友圈自嘲道。

郭浩杰2007年已经定居曼谷,并且举家移居泰国。在工作的间隙,热心的她四处在泰国搜罗口罩、洗手液等紧缺物资,托人带回内地。“本来有很多客户要过来办理交房手续的,但因为内地很多城市实施了封闭式管理出不了门,不得不延期。”她向记者透露,自己负责的一个项目至少有30个中国买家需要申请延期,“本来按照公司规定有些项目二月底如果客户没有完成尾款交付和过户手续,是要没收首付的,但现在鉴于疫情的情况,延期到五月。”

两年前,吉有家(深圳)信息有限技术公司创始人朱茂文移居泰国,在这里开始了自己的地产中介事业。“因为疫情的影响,春节期间过来看房的内地人少了一些,但是我们发现结构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以前绝大多数都是以投资为目的,但现在很多都是自住需求的客户。此次泰国政府在中国游客的入境政策上以及对中国抗疫的支持,也让很多原来摇摆不定的客户决定在泰国投资。”

泰国卫生部疾控厅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5日,泰国已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为34例,其中14人已治愈。

朱茂文发现,曼谷街头喧闹一如既往,日常生活并未因疫情发生太大的改变,只是路上戴口罩的人多了起来。一些摊贩甚至贴出了中文标语,写着“请鼓励中国的兄弟姐妹,武汉加油”,招徕中国游客。

自疫情爆发以来,多个国家和地区对来自中国内地尤其是武汉的旅客实施入境限制。然而,泰国是为数不多仍然对中国旅客敞开大门的国家之一,目前没有限制中国任何地区的游客入境。泰国旅游和体育部长皮法特(Phiphat Ratchakitprakarn)曾公开表示:“泰国不应只为了朋友生病,就切断亲密联系。”哇集拉隆功国王和王后、泰国政府向中方捐赠了医疗物资,巴育总理录制视频,振臂高呼“中泰团结,一起加油”,刷屏了社交媒体。

至今,泰国仍继续对中国公民发放落地签证。中国驻泰国大使馆2月9日援引泰国移民局发布通知指出,此前针对因武汉、黄冈、鄂州机场关闭而滞留泰国的中国游客,泰国已免除滞留罚款。自2月9日起,该政策扩大至所有持旅游签证或旅游落地签证入境、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而滞留在泰的中国公民。

朱茂文告诉记者,一对来自广西的夫妇,最近斥资100万泰铢(约22.4万元人民币)购买了十年的泰国精英签证,打算等疫情过去后就飞来曼谷看房。“丈夫是退休的大学教授,我前后联系了快有一年左右时间,之前他们也在考虑投资欧美,但这次疫情让他们感受到泰国政府和民间对中国旅客的善意,因此决定来泰国购房养老。”

精英签证是泰国政府为高资产净值人士所推出的签证。持精英签证可享受5年、10年、20年长期居留泰国的权利。另外还可享受多重VIP服务:专门快速入境通道、多次专人专车接送机、机场VIP休息室,泰国各地近200家高端酒店、高尔夫馆、SPA、餐厅的折扣或免费服务。

作为国际大都会,曼谷1100万长住人口中有超过300万的外籍人士。生活成本低廉让很多外派人士对曼谷趋之若鹜。然而,由于近年来公寓供应不断增加,曼谷楼市尤其是公寓住宅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降温。

为此,很多发展商已经放慢了推售新盘的速度,并将主力转移至单价在10万泰铢(约2.24万元人民币)以下的普通公寓市场。CBRE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曼谷共有11362个公寓新增供应,环比减少20%,其中55%的新公寓单价低于10万泰铢,整体售价在300万泰铢(约67.24万元人民币)以下。

然而,郭浩杰对于曼谷楼市的前景依然十分笃定,她认为在疫情过后会有一波爆发,“之前主要是以纯投资需求为主,主要投资一房公寓,但现在客户希望在海外购置一个家,对两房和大户型的需求增加。”

居外IQI泰国房产中国市场董事刁刻佳向记者表示,过去一个月约有5000多名中国内地人持旅游签证或落地签来泰国准备住到疫情结束,并有长期居留打算,“自1月23日以来,我们泰国公司接到泰国长期签证精英签证的咨询约110个,成交购买的有32位,比平时高出五倍左右的咨询量和成交量。”

开发商错失柬埔寨黄金卖房季

对于柬埔寨开发商半岛资本的销售总监柳为而言,今年的新冠疫情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虽然人在柬埔寨金边,但他却一直密切关注着国内疫情的发展。“每年的春节都有很多的中国游客在柬埔寨旅游,也是我们房产销售的黄金期,以往我们春节期间通常要接待七八十组客户,但今年春节期间只接待了一两组客户,据我们了解,一些中资开发商的展厅基本都暂停了。”他向记者表示。

跟泰国一样,柬埔寨目前也没有限制中国任何地区的游客入境。柬埔寨首相洪森11日在出席当地一场活动时表示,新冠肺炎非常时期限制中国游客入境,禁止中国人住酒店,出租车拒载中国人,就是对中国人的歧视。不过,疫情仍影响了中国投资者前去当地投资楼市。

此前,自2011年起,金边的房地产市场进入上升周期,2018年至去年第二季度金边核心繁华地段的高端公寓的单价已经达到了每平米2500-3500美元。包括富力地产、雅居乐等多个中资地产商亦纷纷进军柬埔寨。

半岛资本参与开发的“滨江雅诗丹顿”位于金边湄公河边,这是一个38层的高端公寓项目,毗邻市政厅、高尔夫球场,预计于2022年年底交付。该项目配套无边泳池、空中花园、桑拿房、行政酒廊等多项豪华设施。

2015年,柬埔寨政府推出了“China Ready for Cambodia Tourism”政策吸引中国游客。去年上半年柬埔寨共接待中国游客129万人次,同比增长38.7%,占该国整体外国游客的比重近40%。中国游客的涌入,也带来了一大批来柬埔寨“淘金”的中国投资者。

2017年,柳为开始将工作重心转移至柬埔寨的房地产市场,亲身见证了当地楼市的起步。“相比其他海外市场,柬埔寨购置房产的总价门槛相对较低,在金边投资一个一房公寓的门槛只要50多万元。不过一些中高端住宅的单价大约为每平米2700美元,而核心地段的单价则动辄4000美元以上。国内投资者在这边购买的主要是一些最小户型的公寓,用来收租,目前的租金回报大约在8%,回报率高于内地一线城市。”

在春节期间,他陆续收到了七八组中国客户因出境限制而取消参加考察团的消息。根据他向记者提供的行程资料,这些三日两夜的考察团行程十分丰富,包括参观大皇宫、金边塔子山、SPA体验、购物等,以及考察上述的滨江雅诗丹顿项目,不含机票的价格仅为980元。

然而,刘凡在柬埔寨“淘金”经历却并不愉快。2019年4月,他与其他几个生意伙伴在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下称“西港”)一口气投资了20多个临海的公寓,原本计划趁着西港的博彩业热潮,将这些公寓出租给当地博彩企业的高管。但是,去年8月,洪森政府颁布的一纸禁令,让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去年8月18日,柬埔寨政府宣布整顿博彩业,即日起柬埔寨政府停止颁发各种形式的网络博彩牌照,全面整顿网络博彩业。此举对西港的博彩业带了沉重的打击,西港是柬埔寨最大的港口城市,近年来,许多中国投资者与开发商蜂拥而至,当地经济出现井喷式增长。截至2019年6月中资在西港约有50座兴建中的赌场和数十家酒店,这座城市一度被誉为“东南亚的澳门”。

此前在博彩业爆炸式发展的情况下,也带动了当地的高端住宅和消费市场。“我发现当地的消费非常畸形,在餐厅吃顿饭可能要花费两三百美元,租个公寓则要花1000美元以上,完全与当地人的收入水平脱节。”刘凡说道。

事实上,这与仍处于起步阶段的地产中介行业密不可分。“目前柬埔寨的地产中介仍不发达,很多时候,房源的信息很难获得,因此租客往往要花费更多的金钱和精力来寻找合适的房源。对于购置房产收租的客人而言,他们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房子不一定能马上租出去。”柳为指出。

CBRE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由于公寓大幅增加,柬埔寨高端住宅市场有可能趋于饱和,去年高端公寓的供应激增243%,而可负担公寓及中端价位的公寓供应亦同比分别增加100%、78%。

“我们已经付了30%的首付,现在还在和发展商沟通,希望能缩减投资公寓的数量,不打算再追加投资了,吃一堑长一智吧。“刘凡无奈地表示。